第68章 人上為人人下為人 3

紅紅兒猛地轉身, 把臉撲在謝憐懷里, 狂聲大叫起來。

這叫聲沒有字句,毫無意義, 連哭聲都不是, 卻令人毛骨悚然。如果不看是誰, 可以被當做一個成年人瀕臨崩潰時的發泄嘶吼,或者是被一刀割開了喉嚨的小獸在垂死掙扎, 仿佛唯有立刻死去才是他的解脫, 誰都可以發出這種聲音,卻獨獨不該是一個十歲的孩子發出的。因此, 他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半晌, 國師道:“我說真的, 還是放開為好。”

風信這才回過神來,道:“殿下!快放開,你當心……”不過,最終他還是沒忍心說下去。謝憐道:“沒事。”

那位祝師兄卻十分關心太子殿下的安危, 又見紅紅兒把血淚鼻涕都蹭在謝憐的白道袍上, 前去拉那幼童, 口里道:“小朋友,使不得!”

誰知,他越拉,那幼童卻啊啊大叫,死不放手,手腳并用, 越抱越緊。上來三四個道人七手八腳都扯不下他,反而讓他像只小猴子一樣,整個人都掛在了謝憐身上。謝憐又是好笑,又是可憐,一手托著紅紅兒,順著他瘦弱的脊背安撫,一邊舉起另一手,道:“罷了。不必擔心,就讓他這樣吧。”

頓了頓,感覺懷里的幼童不抽了,逐漸安靜下來,謝憐才低聲問旁人:“仙樂宮失火,沒別的人傷著吧?”

慕情道:“沒。留在屋子里的,就我們幾個。”

由于仙樂宮已經被燒成一片焦黑的斷壁殘垣,謝憐自然沒法再待了。

確認只是燒了屋子、并沒傷到人后,一眾趕上峰來的道人們開始清理現場,翻到那些金燦燦的殘渣和發黑的寶石,俱是心痛不已,謝憐卻不怎么在意。

他除了日常所用之物精致一些,本也沒放什么貴重物品在仙樂宮內。最貴重的,就是他收集的兩百多把名劍,然而真金不怕火煉,這些名劍本來就全都是烈火中千錘百煉鍛造出來的,安然無恙。親自把它們翻出來后,謝憐將之暫時存放在國師們的四象宮內。

至于紅紅兒,他緊緊抱著謝憐,大哭一陣,哭累了,睡了過去。謝憐本想把他帶下太蒼山,找一處地方安置,國師卻要他先去四象宮一趟,于是,謝憐先帶著他過去了。

把那幼童放到屋內榻上,謝憐隨手給他掖了掖被角,放下簾子,帶著風信和慕情退了出來,道:“國師,這孩子的命格,當真那么可怕嗎?”

國師撇著嘴道:“你不如自己算算看,他出現之后,都發生了什么事?”

三人默然。這幼童一出來就萬眾矚目之下掉城墻,迫使上元祭天游三圈中斷。再出來就是戚容為拿他出氣縱馬拖地,大街擾民,使至風信斷臂,謝憐與國主沖突,皇后垂淚。現在,又引得整座太蒼山上黑殿鎮壓的怨靈都破印而出,還燒了仙樂宮。果真是厄運連連,如影隨形。

謝憐問道:“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解決?”

國師道:“解決?你指什么?改命嗎?”

謝憐點頭。國師道:“殿下,你不跟我學術數,所以這方面,你真是一點都不懂。如果你懂,你就不會這么問了。”

謝憐怔了怔,正襟危坐,道:“愿聞其詳。”

國師便拿了桌上茶壺,斟了一杯茶水,道:“太子殿下,你還記得,你滿六歲時,陛下與皇后召我進宮為你占卜,我問過的一個問題嗎?”

望著那杯氤氳茶水,謝憐想了想,道:“您是說,杯水二人嗎?”

當年,為給太子謝憐測算命理,國師問了他許多個問題。有有解之問,有無解之問,謝憐每答一個國師就變著花樣夸他,聽得國主與皇后笑逐顏開,也有不少問答傳為佳話。但其中有一個問題,謝憐答了之后,國師沒有作任何評價,外界也并不耳熟能詳,就連風信也不大清楚,慕情更是不曾聽說。這個問題就是“杯水二人”。

國師道:“二人行于荒漠,渴極將死,唯余杯水。飲者生,不飲者死。若爾為神,杯水與誰?——你先不要說話,我問別人,你看看他們怎么答的。”

他后面一句是對著侍立在不遠處的二人說的。慕情斟酌片刻,謹慎地答道:“能否請國師告知,這二人分別是何人,品性如何,功過如何?須得知根知底,才能做決斷。”

風信則道:“不知道!不要問我,叫他們自己決定。”

謝憐噗嗤一笑,國師道:“你笑什么?你還記得你自己怎么回答的嗎?”

謝憐斂了笑意,正色道:“再給一杯。”

聞言,風信和慕情一個轉臉,一個低頭,似乎都不忍卒聽。謝憐回頭,一本正經地道:“你們笑什么?我認真的。我若是神,我肯定再給一杯。”

國師的手在那一杯茶水之上輕輕揮動,茶水自行在杯中緩緩流動,若有生命。他則繼續道:“這天底下的氣運,好壞,都是有一個定數的。就如同這一杯水,總也是那么多,你喝夠了,別人就沒得喝。一個人多了,另一個人就少了。古往今來,一切紛爭歸根結底,都是因為人有多個,水只有一杯,給誰都有道理。想改命換命?雖然很難,卻不是不可以。但如果你改了這個小孩兒的命,那別人的命數也會跟著被改動,又增冤孽。你當初說要再給一杯水,就跟你今天說要選第三條路一樣,意在開源,想得挺美,但是,我告訴你,基本沒可能做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