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撈仙錢莽將遇太子

“開——”

伴隨著一聲中氣充沛的長呼, 大紅的錦緞落地。千人之眾, 登時爆發出直沖天際的歡呼。

這是一尊黃金太子神像。一手仗劍,一手拈花, 意喻“坐擁滅世之力, 不失惜花之心”。神像面容輪廓柔美, 長眉秀目,唇線姣好, 嘴角微揚, 似笑非笑。說多情而不輕佻,道無情卻不冷漠, 是個慈悲且俊美的面相。

這是仙樂國土內, 整整第八千座太子殿。

飛升三年, 平地起了八千座神殿。如此空前絕后的熱烈追捧,絕對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獨一份了。

但這第八千殿, 也并不是最華貴的太子神像。太蒼山上, 太子殿下少年修行時居住的那一座山峰, 如今已被命名為“太子峰”。就是在那里,建起了第一座仙樂宮。第一尊太子神像鑄好后,也是在那里,由國主陛下親自揭幕的。那一尊太子神像,高達五丈,工藝更為傳神。通體由純金打造, 乃是貨真價實的“金身”。

仙樂宮內,香客絡繹不絕,踏破門檻。殿前的香鼎長長短短插得爆滿,功德箱也比一般廟里的功德箱要更為高大敦實,因為如果不做得大一些,往往一天不到就被投滿了供奉,后來的人就投不進去了。甫一入觀,還有一泓清水池,也被丟滿了錢幣,波光粼粼下青光閃閃,池中的幾只老烏龜每天都被石橋上香客的錢幣敲打得縮在龜殼里不敢探出頭來,道人們怎么勸阻游人都沒用。宮觀高闊的紅墻內種滿梅花,樹枝上綁著無數鮮紅的祈福帶,一片花海里,紅帶隨風飄飄,一派繁華似錦。

而大殿之內,謝憐正襟危坐在他的神像下方,俯瞰眾人。無人看得見他,他卻能坐看下方香客們議論紛紛:

“這太子殿里怎么沒有跪拜用的蒲團啊?”

“是啊,觀主也說不能跪,這都開觀了,不能跪是怎么回事兒?”

一人道:“你們是頭一回來仙樂宮吧。仙樂宮都是這樣的,聽說太子殿下飛升之后,托夢給許多廟祝、觀主,說信他者不必跪。所以,太子殿里都是沒有跪拜之處的。”

雖然旁人都看不見他,但謝憐還是點了點頭。誰知,另外幾人卻笑道:“這是什么道理?神仙不就是拿來跪的?訛傳吧。”

謝憐噎了一下。又聽有人附和:“是啊,跪是一定要跪的。跪了才顯得心誠嘛!”

“就算沒有蒲團也沒關系,咱們跪在地上吧。”

于是,一個率先跪了,立刻,四周的一大片都跟著在地上跪下了。成百上千的人擠在殿內殿外,對著神像,叩叩拜拜,此起彼伏,口中念念有詞,暗暗許愿祈福。謝憐默默躲了開來,心道:“罷了,慢慢來。”

下一刻,無數嘈雜的人聲巨浪一般,從四面八方朝他打來。

“求高中!高中!今年一定要高中!中了還愿!”

“出行平安!”

“我看中的姑娘都看中我師兄,請讓他變丑一點,求您了。”

“他媽的,我就不信我還生不出一個大胖小子!!!”

……求什么的都有,謝憐聽得頭大如斗,趕緊地比了個訣,將聲音盡數隔絕。這邊他耳中剛安靜下來,只聽一聲大叫,一名黑衣人雙手捂著耳朵從殿后奔出,咆哮道:“這都是些什么鬼!!!”

眾香客也渾然不覺此人的出現,繼續叩拜。謝憐吁了口氣,拍拍他的肩,笑道:“風信,辛苦你了。”

仙樂宮香火如此旺盛,謝憐每天能聽到的祈愿何止上千。一開始,他還憑著一股新奇勁兒猛沖,事無巨細,親力親為,后來實在是祈福的人太多了,就劃了一部分丟給風信和慕情。哪些是他職責范圍內的,哪些是可以忽略的,兩人過完一遍,再篩出需要重視的交給他。

慕情過完了就上報給他,從不怎么抱怨,風信卻總是不能理解,為什么有人就愛瞎求一氣,連房事和諧這種也到仙樂宮里來求。謝憐是武神,哪里能管這種事?長此以往還弄得其他神官也頗有意見,暗指他們占著茅坑不拉屎,管不了還要把信徒都籠絡過去,也是無話可說。風信捂著耳朵的手遲遲不能放下,雖然捂耳朵其實并沒有用。他道:“殿下,你為什么這么多女信徒!”

謝憐雙手籠袖,坐在繚繞的香云里,微笑道:“女信徒多不好嗎?美人如云,賞心悅目。”

風信悚然:“一點都不好,女信徒好像整天除了求長得好嫁得好生兒子就沒別的愿望了,沒個正經的,我看了她們就腦殼疼!”

謝憐莞爾,正要接話,突然,人群一陣騷動。二人朝殿外望去,只聽有人壓著聲音道:“小鏡王來了,快走快走!小鏡王來了!”

一聽“小鏡王”三個字,眾人仿佛聽到了“大魔王”,皆是大驚失色,作鳥獸散。瞬息之間,猶如龍卷風過境,原本在參拜神像的香客都逃得七七八八了。須臾,一名身著披風、儀容華貴的錦衣少年,雙手捧著一盞琉璃寶燈,邁過門檻,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不看那雙眼睛,這少年容貌與謝憐有三四分相似,而看了那雙眼睛,就覺他太過張揚明麗,不是戚容又是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