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金像倒莽將埋苦兒

謝憐道:“馬上叫他來。”

風信并攏右手食中二指, 抵住太陽穴, 與慕情通靈去了。那邊,戚容啐道:“原來是永安那旮旯跑來的, 真是窮山惡水出刁民。窮就能搶神仙的錢了?”

郎英道:“那我不搶了。我現在拜你們供的這個神仙, 我給他跪地磕頭, 求他給我錢救我家鄉人的命,他會救我們嗎?”

戚容噎了一下, 心里嘀咕如果說會, 這人該不會就順桿往上爬理直氣壯抱著錢跑了吧?于是道:“太子殿下是神仙了,神仙都忙得要死, 你們這種刁民誰有空理!”

聞言, 郎英緩緩點頭, 道:“我想也是不會理的。我們也不是沒拜過求過,不是根本沒用嗎?該死的還是會死。”

謝憐心中一震,一名道人喝道:“你這人,在神殿里說這樣不敬的話, 不怕天人降罪嗎!”

郎英卻道:“無所謂了。降罪就降罪。已經不怕他不救了, 還怕他降罪嗎?”

戚容一揮手, 一群等候多時的侍從一擁而上,圍著那青年拳打腳踢。風信在里面見縫插針,化去他們拳腳的力度,是以郎英雖然看似被按著暴打,卻是一臉茫然,不閃不避, 只偶爾抬手護一下自己背上的行囊。戚容則抓了一把瓜子,邊嗑邊抖腿,道:“打,給本王狠狠地打!”真是一副十足的惡人做派。聽到他的自稱,郎英驀地抬頭道:“你是王?什么王?你住在皇宮嗎?你能見到國主嗎?”

戚容隨口噴道:“我是你爺爺!你還指望著見國主陛下呢?陛下日理萬機,誰有空理你。”

郎英扭著脖子,執拗地問道:“為什么沒空理我?神仙沒空理我,陛下也沒空理我,那到底誰有空理我?我究竟該去找誰?國主知道永安那邊死了很多人嗎?皇城的人知道嗎?知道的話,為什么還寧可把錢丟水里也不愿意給我們?”

戚容嘿嘿冷笑道:“我們的錢,愛怎么花怎么花,就是丟去打水漂也不干別人屁事,憑什么要分給你們?你窮你有理?”

這話雖然也有一定道理,但在此時說,真的不太合適。謝憐正要想個辦法封了戚容的嘴,正在此時,一名黑衫少年從殿后匆匆轉出,道:“殿下何事召我?”

謝憐招手道:“慕情你快來。你這些日子收到的祈愿里,可有聽到永安旱災的消息?”

慕情也是一怔,道:“沒有聽說。”

風信百忙之中脫口道:“怎么會沒有?那邊的難民都逃災逃到這里來了!”

他語氣太過篤定,弄得慕情臉色有點僵,生硬地道:“我說的是實話,的確沒有。你意思莫非是我故意知情不報?那你有沒有收到?如果真有永安人祈求去旱,太子殿是單月我當值,雙月你當值,總不至于所有旱災相關的祈福都集聚在單月,你一點兒也不知情。”

風信一愣,想想的確是這么個理,道:“我沒說你是故意的。你想太多。”

聽他們似乎又要起口角,謝憐頭痛地比了個“暫停”手勢,道:“好了,風信不是這個意思。都立刻打住。”

二人當即住口不爭。恰好戚容終于看手下毆打郎英看膩了,拿了個小袋子把瓜子殼裝了,道:“把這盜竊的賊人拖去大牢關了。”眾侍從道:“遵命!”幾人架起郎英。謝憐道:“先解決眼下的問題吧,把這人救下,我再好好問他永安的事。”

慕情緩和了顏色,謹慎地道:“殿下想怎么解決?你不可隨意顯靈的。”

飛升之后,謝憐十分不能理解的一個規矩,就是這個。神官說是要濟蒼生,卻偏偏要端著架子,凌駕于眾生之上,不可隨意顯靈,使至他時常束手束腳,十分煩惱。好在謝憐也有不少對策,他不假思索,頭也不回,出手一推。前方人等覺察地上影子隱隱晃動,疑惑地轉身。下一刻,戚容便慘叫了起來:“太子表哥——”

謝憐這一把,竟是將自己的神像給推倒了!

那仗劍執花、溫文俊美的黃金像將傾不傾,緩緩向一邊歪去。戚容一臉仿佛見到親娘上吊踢凳子的肝膽俱裂,完全顧不得郎英了,狂奔過去死死抱住那神像大腿,頑強地頂著,撕心裂肺地道:“你們這群廢物都在等什么!快幫我扶住他!別讓太子表哥倒了!!他不能倒啊!!!”

他撕心裂肺,謝憐卻神色泰然自若地與他擦身而過,邁出了太子殿,風信和慕情簡直臉都裂了。半晌,風信才道:“殿下!那可是你的神像!”

倒像這種事,兆頭不好,多多少少會有點忌諱。這樣自己推了自己神像一把的神官,可真是聞所未聞,三界奇葩。謝憐道:“一大坨金子而已。不這樣他們的注意力才不會被轉移。你們去壓著那黃金像,別讓他們抽出身來,我去會會這個人。”

風信和慕情雖然無語,卻只能聽命,站到神像旁邊,一人伸了一根手指壓著神像。他們只需要使出這點力氣,便足夠了,數人使出了吃奶的勁兒也扶不起來,只能勉強僵持,咬牙切齒地道:“……不愧是真金,斤兩真足!”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