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天上神袖手人間事

太蒼山, 太子峰。

至此時辰, 山上游客不可再逗留,已盡數被請出山門, 離開皇極觀。仙樂宮內誦經聲陣陣, 千余名道人正在做晚課, 四位國師則在那尊高達五丈的金像腳邊主持道事。

太子殿內,兩側都是從地面排列到天花的祈福明燈。謝憐從天而降, 輕飄飄地落到神臺之上, 恰好端坐在他神像之前。

他一揮手,平地起了一陣清風, 無數燈盞緩緩旋轉了起來。燈火迷離, 眾道人紛紛抬頭, 嘖嘖稱奇,隱隱有私語流動。國師原本磕著雙眼在椅子上癱坐,忽然睜開,道:“今天就到此為止了。都回去吧。”

眾道人起身, 退了出去。其余三位副國師雖然看不見謝憐真身, 但也猜出有什么東西降臨了, 一并退了出去,關上了神殿大門。那高門一合攏,謝憐便迫不及待地開口了。他道:“國師,您知道永安大旱的事兒嗎?父皇那邊似乎沒什么動靜,是不是朝中出什么事了?還是他不清楚具體情況?”

神官不可在凡人面前私自顯靈,只有一種情況例外。那便是在國師、掌教等高位修道之人面前。此等道行高深之士, 乃是神官在凡間的代言者,所以,謝憐可以直接與國師對話。那“太子殿內不可跪拜”的規矩,就是謝憐借國師之口傳達下去的。

他本以為是有何特殊情況,導致國主無暇分身處理永安災情,迫不得已,或者國主并不知道已經嚴重到了死人的地步,誰知,國師卻道:“國主陛下尚算安好,沒出什么大事,對永安災情也知道的很清楚。”

謝憐一怔,道:“那為什么父皇每次來皇極觀,我都沒聽到他為永安祈福?怎會連提也不提一句?”

他雖與父親常年不和,但也清楚,國主并非昏庸之君。雖然自負貴為天子,重于尊卑,卻不至于對災民漠不關心。國師道:“這不關國主陛下的事,是我建議,讓他和皇后在祈福的時候不提永安的。”

“……”

謝憐道:“為什么?”

國師道:“因為沒用。”

謝憐愕然:“什么叫沒用?”

頓了頓,他腦子轉過彎來,道:“您是說,因為我是武神,并不能管旱災,所以跟我提沒用嗎?可您是不是忘了,我非但是武神,我還是仙樂太子。我的國民如今深陷于水深火熱之中,我又如何能坐視不理?”思忖片刻,他道,“現今當務之急,乃是救治永安災民。勞煩您代我向父王進言,不要再修什么神廟神殿了,全國上下的太子殿已經太多了,我并不需要。還有那些黃金像,可以盡數熔了,撥款賑災。西邊永安大旱缺水,那便挖一條河,引東邊的水過去,灌溉莊稼,滋養土地……”

他一邊說著,國師一邊搖頭,喃喃道:“太早了。太早了。”

謝憐不解道:“您說什么太早了?”

國師道:“為什么我說你不該飛升太早,你現在懂了嗎?因為你的國民都還沒死絕。”

“……”謝憐雙眼睜大,沉聲怒道:“國師!您……您這說的是什么話?什么叫……什么叫我的國民都還沒死絕?!”

國師道:“你已經是神,可你總不能忘自己做凡人時的身份,藕斷絲連不與凡塵兩清。但你身在其中,卻又無能為力,最后只有一塌糊涂。”

謝憐坐在神臺上,國師站在神臺下,分明是謝憐俯視著他,可國師說這話時,卻仿佛他才是高高在上的那一個。謝憐道:“怎么可能無能為力?只要去做,就會有回報。能救一點兒是一點兒,哪怕只是救回來一個人,也比不聞不問要好。如果您不愿代我向父皇傳達,那么我自己去找他。”

謝憐霍然起身,國師一把抓住他衣袂,喝道:“回來!你知道為什么神官不能隨意在凡人面前顯靈嗎?千百年來定下的規矩,自然有他的道理,別做傻事!”

謝憐猛地回頭,道:“那我能做什么?這也不能、那也不能,國師,現在我的土地上,很多人就要死了!神難道不就是因為能拯救蒼生所以才稱之為神嗎?如果我這個時候都不能出現,那什么時候才能出現?!那我飛升的意義到底是什么?!”

國師抓著他,嘆息道:“太子殿下,唉,太子殿下。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嗎?”

平心靜氣,須臾,謝憐又坐了下來,道:“請說。”

國師凝視著他,道:“我看到了你的未來,一片漆黑。”

謝憐目不斜視地道:“您可能看錯了。我只愛穿白的。”

國師道:“我怕你拯救不了你的國民,反而被你的國民拉下神壇。”

謝憐道:“我的國民不是那樣的,他們能分清大是大非。如果我不能拯救他們,我呆在神壇上本身就沒有意義。”

半晌,國師嘆道:“你父皇做的雖然不能說是對的,但也不能說是錯的。你說要撥款賑災,其實你父皇不是沒有撥過,你可以看一下效果如何。你說要挖河引水,你自己看看那條河,看看能不能行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