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世中逢爾雨中逢花 2

謝憐想起了點什么, 輕輕“咦”了一聲。

那張纏著層層繃帶的臉, 不可避免地讓他想到了三年之前遇到的那個小孩子。但他也不能確定。悲觀地想,那幼童只身逃下太蒼山之后, 真的還能再活三年嗎?

這時, 那少年走過來, 踮起腳尖,把泥塑像手里的花朵取下, 換上了自己手里的那一束。謝憐就坐在神臺上, 看得清楚,新換上的這一束花, 花瓣更為嬌嫩、飽滿、水靈, 香氣也更加馥郁, 一定是剛剛才采來的。莫非,他每天都來到這座不起眼的廟里,給這尊泥塑像的左手換上一束新摘的鮮花?

而且,奉上鮮花后, 那少年站在泥塑太子像下, 合掌結印, 默默祈福,竟是沒有像旁人那般不分青紅皂白地跪了再說,當真是把謝憐的話聽進了進去。

三年了。那么多參拜過謝憐的信徒,有達官貴人,有當世名流,有驚世之才, 然而,讓謝憐真正覺得“用心”的,居然是這樣一個才十二三歲的孩子。而且是個衣著寒磣,那些華美貴麗的金殿都不會放進去的小孩子,所以才只能到這草根神廟來參拜。

這可真不知是何滋味。

這時,廟門口傳來一陣啪啪的踩水之聲,一群孩子撐著雨傘,嬉鬧奔過。原本謝憐以為他們只是路過,誰知這群少年跑過去后,又跑了回來,像是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稀奇一般,拍手道:“嗚哇嗚哇,丑八怪又被趕出來了!”

這群少年與廟里這名小信徒年紀相仿,卻個個都比他高大,看樣子被父母養得很好。大概是節日將近,都穿著新衣新鞋。他們在廟門口踩水打鬧,笑容天真活潑,不帶一絲一毫的惡意,仿佛并不覺得“丑八怪”是個壞話,也不覺得自己話語傷人,就真的只是覺得這么喊好玩兒。那少年握緊了拳,然而拳頭太小,毫無震懾力,門外又喊:“丑八怪今天又要睡廟啦,當心回家你娘打死你!”

謝憐皺眉。那少年繃帶下露出的一只眼睛爬滿血絲,揚拳怒吼:“我沒有家!!我沒有娘!她不是我娘!都滾!都滾!再喊我打死你們!!!”

那群孩子卻有恃無恐,吐舌頭道:“你敢打我們,小心我們再告訴你爹,讓他教訓你。”

有的則擠眉弄眼,道:“是啊,你沒有娘,因為你娘不要你啦。你也沒有家,你家里人都嫌棄你。所以你只能在這個破廟……”

到這里,那少年突然大叫一聲,撲了過去。

他個頭雖小,氣勢卻足,一聲暴喝,嚇得幾個孩子要跑,然而跟他扭打作一團的那少年喊道:“怕什么!我們人多!”于是又都回來,七手八腳地去拉他打他。謝憐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揮手,空氣中一陣突如其來的怪力分開了兩撥孩童。隨即,地上飛起一潑強勁至極的水花,掀了那群少年一排跟斗。

畢竟是孩子,被莫名其妙摔了個詭異的跟斗,又喝了一口泥巴臟水,身上的新衣也全都濕了,變得比他們嘲笑的對象還臟還丑,登時從哈哈大笑變成了哇哇大哭,從地上爬起來,哭哭啼啼抓著傘一溜煙跑掉了。

謝憐搖了搖頭。他堂堂武神,斬邪魔鬼怪,保出行平安,還是第一次介入這種幼兒紛爭,即便是趕跑了壞的一方,也一點成就感都沒有。他回頭去望那少年,微微一怔。

混亂中,那少年頭上繃帶被扯下了一半,露出的半張臉上都是瘀青腫紫,顯然不是方才被打的。謝憐還沒來得及細看,他便一聲不吭地纏好了繃帶,抱著膝蓋,坐到了泥塑像腳邊。

謝憐到這間太子廟來,本意是想就個近,在這里召集風信和慕情,傳令商議要事,誰知遇到了這么個小朋友,忍不住在意起來,發完了召令,便蹲在旁邊盯著他看。蹲了沒一會兒,那少年腹中傳來咕咕的聲響。供盤里有幾個果子點心,雖然看著干癟,不大好吃,但聊勝于無。謝憐便擇了一個,輕輕往他身上一丟。

那少年被果子砸中,一下子雙手抱頭,蜷成一團,呈現一個防御姿態,仿佛丟到他身上的是一塊石頭,而且馬上會有更多石頭砸來。良久,四下望望,發現只是個果子、也沒有第二個人在場之后,他遲疑片刻,撿起果子,在衣服上擦了兩下,放回了供盤,竟是寧愿餓著肚子也不吃盤子里的供品。

接著,他走到門口,望了望廟外的大雨,似乎想出去找吃的。但雨實在太大,不想再淋了,便又回來,在泥塑像腳邊蜷縮著睡下了。

這時,風信和慕情接令趕到。二人從廟后轉出,風信郁悶道:“殿下,你上哪兒找了一間這么小的太子廟?為什么要在這里傳令?”一低頭,忽然看到一團人縮在地上,險些踩中,脫口道:“媽的這怎么有個小孩兒?!”

慕情也低了頭,仔細看了兩眼,立刻問道:“殿下,這是三年前從太蒼山上跑了的那個小孩兒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