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雨難求雨師借雨笠

那少年完完全全地呆住了。

風信和慕情兩個人恨不得生出七手八腳來堵他, 好容易才把謝憐拖下來, 謝憐卻一把就將他們二人揮散了,道:“知道了!不說了!我知道違規了, 你們都假裝沒聽到不就行了。只要你們不說, 沒人會知道的。只此一次。不許說出去, 聽到了嗎?”

慕情一臉仿佛被迫吃了襪子的表情,搖著頭, 喃喃道:“怎么會有你這樣……理直氣壯地說出‘為我活下去’這種話, 真是……”

謝憐本來根本不覺得有什么的,被他這么一說, 反倒覺得有什么了, 鬧了個大紅臉。風信立即板著臉道:“行了, 殿下都說不說了,你還提干什么。”自己卻嘴角抽搐。謝憐看不下去了,辯白道:“干什么干什么,我的話明明就很有用。你們看。”

那少年呆坐了好一陣, 沒再聽到謝憐的聲音, 于是用力揉了幾把臉, 取下桌上供盤,抱在懷里,開始吃里面干癟的果子和點心,用力嚼啊嚼,吃出了一股小動物般可憐巴巴又兇巴巴的勁兒。謝憐彎腰看他,露出笑容, 對另外兩人道:“你們看,有用的。他剛才不吃的,現在吃東西了。”

慕情道:“行行,有用。你是神嘛。”

風信也道:“對對,有用。你是神嘛。”

“……”

謝憐正色道:“是的,我是神。叫你們來,的確是因為我有了決斷。”

到這里,方才輕松了不到一瞬的氛圍又凝重起來,風信問:“怎么做?”慕情則道:“還管嗎?”

謝憐道:“管。很簡單。仙樂國內水的不夠,就到仙樂之外的國家去。”

慕情遲疑道:“到別的國家去?那會不會太遠了?只怕要借一些水法神官的法寶,而且駐鎮別的國家的神官,未必愿意。”

謝憐自然也考慮到了這個,道:“我先去試試吧。總比什么都不做要好。你們先繼續留在永安,先緊著嚴重的地方救災,我回上天庭去,有問題嗎?”

風信道:“沒問題。后面我頂著。”

慕情想了想,又問道:“那殿下,你這邊太子殿里信徒的祈愿呢?”

謝憐道:“這個也是我要說的。你先只撿緊要的,代我解決了吧,不太緊要的可以壓一壓。”

慕情雖然看上去不太樂觀,但還是道:“你是太子殿下,聽你的。不過,我建議不要壓太久。”

謝憐拍了拍二人肩膀,風信和慕情一行禮,這便退下了。小廟方寸之地內,又只剩下謝憐和那個孩子。謝憐走出廟去,回頭望了一眼,再不多留,直奔仙京。

他原定是先去拜訪幾位水法神官,但奇怪的是,頭幾位恰巧都不在仙京府中,只剩下一個雨師,不住仙京。謝憐在仙京街頭行色匆匆,迎面走過一來一位攜著幾沓卷宗的黑衣女文官,莞爾道:“太子殿下,您可算回來啦。”

謝憐忙道:“南宮,你來得正好,你可知雨師府邸在何處?”

這位黑衣女郎名叫南宮杰,是下天庭的一位下級文官。謝憐飛升之后,許多雜物都是由她交接和處理的。因此人消息靈通,辦事妥帖,謝憐對她頗有好感。南宮杰道:“雨師大人現下還沒有修建好府邸,暫居在南方雨師國。”給他指了雨師居所地點,又道:“您找那位大人做什么?”

謝憐道:“急事,多謝。”正欲離去,又轉過身來,輕咳一聲,不好意思地道:“南宮啊,上天庭這些神官你熟,能不能告訴我,雨師大人有沒有什么……特別喜歡的東西?”

通常來說,一任新的神官飛升之后,精明一點兒的,就會把所有同庭在位的神官的大廟都拜訪一遍,送上禮物。這就是給了面子。這幾乎是個不成文的規定,但謝憐因為飛升得突然,剛上去時沒人引他教他。等到后來國師提醒他了,一來是已經錯過了最佳時機,再送很別扭,二來是這種事難免令人聯想到人間貪官走后門,作為太子,謝憐對此感觀不好,最終還是決定順其自然,總會有機會能以誠懇正當的方式拉近與仙僚們的關系。

當初姿態漂亮,現在卻一反往態,主動問一位神官喜歡什么東西,仿佛準備賄賂他人,難免赧然。可是,不這樣也沒辦法。住仙京的那幾位起碼在通靈陣說過話,有什么條件人情可以好商量。雨師則是完全沒有交集,第一次登門拜訪,謝憐總不好意思讓人誤以為他要白借法寶。

南宮杰立刻懂了,道:“慚愧,怕是幫不上殿下的忙了。雨師大人為人低調,別說是我了,恐怕整個天界都沒人知道這位大人的私人喜好。對不住啦。”

謝憐的臉有點紅了,道:“無事,不必放在心上,多謝。”

南宮杰又道:“不過,如果您是有要事相尋,不妨直接登門拜訪。依雨師大人的脾性嘛,未定不會見您。”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