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閉城門永安絕生機 2

“開門!”

“放我們進去!”

士兵們退入城中, 千斤閘門合攏。被士兵們驅逐出門外的人們又如黑色潮水一般涌回, 拍打在大門上。城樓上的將士們大吼道:“退走!退走!領了盤纏的可以上路了,往東邊去, 不要逗留!”

然而, 這些永安人背離家鄉, 一路逃荒,來到距離他們最近的皇城。皇城的大門對他們關上, 要想活命, 就得繞過皇城,走更遠的路, 到更東邊的城池去。

可是一路走到這里, 已是千難萬險, 死傷無數,如何還有余力繼續前行?就算每人發配了一些盤纏,水和干糧,可是又能在路上撐多少天?

他們都灰頭土臉, 有的拖著鍋碗瓢盆, 有的背著娃娃, 有的抬著擔架,扶的扶,躺的躺,再也走不動了,成片成片地坐在城墻前的地上。年輕的男人們還有力氣憤怒,錘著城門喊:“你們不能這樣!你們這是要我們死啊!”

“都是仙樂人, 你們要不要這么趕盡殺絕!”

一個男子喊得嗓子都啞了:“把我們趕出來就算了,我不進去了,但是讓我老婆孩子留下來,行嗎?!”

如蚍蜉撼樹,城門紋絲不動。

謝憐站在城樓上方。白衣獵獵翻飛,他越過女墻,俯瞰下方。皇城之外,所見皆是緩緩蠕動的人頭,黑壓壓的,密密麻麻,像極了他小時候在御花園里玩耍時看到的螞蟻群。

那時候,他出于好奇,多看了幾眼,伸出一根手指,想偷偷戳一下,馬上有宮人喊:“殿下,這東西臟死了,碰不得,碰不得!”提著裙子匆匆過來,幾腳把那些螞蟻都碾死了。

螻蟻活著的時候,除了密密麻麻,沒什么好看的,被踩死了變成一灘泥渣都算不上的東西,更沒什么好看的。

而皇城之內,萬家燈火輝煌,歌樂渺渺。一道城墻,隔開了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后來的永安人不能進去也就罷了,原先在里面的居然也要趕出來。雖然冷硬,但謝憐大概知道,這是因為連月以來,皇城百姓和永安百姓越來越多摩擦生事,留一群這樣的男人在城里,怕萬一里應外合,鬧出什么亂子。

可是,有一點,他覺得還是可以商榷的,出神道:“為何婦孺也要一并撤出?里面有些人,已經走不了多遠了。”

風信和慕情侍立在他身后。慕情道:“要撤就得一起撤走。不患寡而患不均,不能區別對待,否則難免刺激人。憑什么他們能留,我就不能留?”

風信道:“你想的真多。”

慕情淡淡地道:“就是會有人這么想。而且,如果妻子和孩子都沒走,那些男人也不會肯離開多遠吧,遲早還會回來的。留人在城里,就是留了后患。”

這些永安人不肯走,城樓內的將士們也走不了,都道:“哼,就這么耗著吧!”

國主陛下既然下了命令,難道以為坐在這里干耗著就有用了不成?能耗一兩天,難道還能耗一兩個月、一兩年?

皇城的將士、百姓,都是這么認為的。有的永安人絕望之下認了命,決定賭一把,繼續東行了,但為數不多。大多數還是巴巴地坐在城門口,盼著皇城能開門放他們進去,起碼先給他們一個落腳之處稍作修整,再繼續上路。更多的新來的永安人來了,雖然見城門緊閉,十分失望,但見這么多人都守著,也抱著等待并期待的心加入了大部隊。

于是,三四天后,城門口的人越聚越多,幾萬人幾乎是在這里安營扎寨了,形成了一副壯觀的奇景。他們靠著國主發放水和干糧勉強支撐,但也快到極限了。

這個極限,就在第五天。

這五天以來,謝憐每天都一天掰成三份用,一份用于太子殿信徒,一份用于安排搬水降雨,一份用于照看城外永安百姓,縱是有風信和慕情幫手,有時也覺不堪重負,力不從心。這一日,恰是在他沒守在城外的某個時辰,炎炎烈日下,城門前突然響起一聲慘叫。

慘叫的是一對抱著一個小孩的夫妻。眾人紛紛圍了過去,道:“這孩子怎么了?”“餓的還是渴的?”須臾,驚呼道:“大家把水分一些過來吧,這小孩兒臉色不能看了!”

那婦人哭著給憋紅著小臉的孩子喂水,水卻全都被吐了出來。他父親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病了,大夫,要大夫啊!”

他抱著兒子沖到城門前,哐哐拍門道:“開門,開門救命啊!有人要死了,我兒子要死了!”

門內士兵自然不敢開門。不管是不是真的有人要死了,門外好幾萬人呢,這一開門就別想再合上了,只敢通報上級將士。天氣炎熱,守了好些天的將士們也有些心浮氣躁,敷衍道:“給他水和食物。”于是用一根繩子,吊了一點水和食物下去。那男子道:“謝謝你們,謝謝各位將士大哥,但是我們不是要水和食物,能不能幫我們找一個大夫?”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