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仙樂亂太子返人間

以永安這種流離失所的災民之眾, 想要對抗仙樂皇城軍隊, 無異于以卵擊石,螳臂當車。

然而, 無路可退之人, 就是有著以卵擊石和螳臂當車的勇氣。一場騷亂后, 幾萬永安人終于離開了城門,撤出一段距離, 換了個地方安營扎寨。

他們就是不肯走。走在路上說不定也要死, 在這里耗著大概也是死,有什么區別?憑借之前國主發放的水糧, 野外的樹皮、野草、菜根、蟲蛇鼠蟻, 以及積壓了多日的怨氣和不甘, 這些人以超乎想象的頑強生命力,硬是死死地扛著。幾天后,匆匆湊出來的千余人仗著些鋤頭、釘耙、石頭、樹枝,殺回來打了一場。

雖然這一場打得是亂七八糟, 輸得是一敗涂地, 一千多人里死傷過半, 但也不是一無所獲。郎英一個人沖進了城樓,扛了幾大袋米糧和幾捆兵器回去,雖然負傷慘重,卻反而激起了一眾亡命之徒的斗志。

此時,他們的性質更接近于強盜。一次,兩次, 三次。仙樂的士兵們發現,這群“強盜”在迅速進步。

原先毫無經驗的散亂襲擊者們漸漸摸索出了門路,來的人一次比一次更為棘手,回去的人則一次比一次多,還有源源不絕的新一波災民聞訊涌來加入,壯大他們的隊伍。仙樂國內為如何解決這些“強盜”吵得天翻地覆,而在這樣荒謬的戰斗進行了五六場之后,謝憐也再也無法作壁上觀了。

他多日不曾去上天庭報到,這次一回仙京,悶聲不響直奔神武殿。闖進去時,君吾坐在上首,一眾神官都在俯首聽命,似乎正在商議要事。若在以往,謝憐是會另擇他日再訪的,但如今,他等不了了,單刀直入,開口便道:“帝君,我要回人間去了。”

眾神官皆是一驚,隨即掩口不語,不想過多展露情緒。君吾思忖片刻,從寶座上站起身來,溫聲道:“仙樂,我大概知道發生了什么,不過,你先冷靜。”

謝憐道:“帝君,我此來非是為詢問,而是為告知。我的子民正陷于水深火熱之中,請恕我冷靜不能。”

君吾道:“世事自有定數。你可知,你這一下去,便是犯禁了。”

謝憐道:“犯禁便犯禁!”

聞言,眾神官神色驟變。還真是從沒有哪位神官,敢理直氣壯、擲地有聲地說出這句話。即便君吾再青睞這位年紀輕輕便飛升的仙樂太子,他也未免過于大膽了。

隨即,謝憐欠身俯首,道:“請您網開一面,給我一點時間。既已開戰,死傷無可避免,但如果我能平定這場戰事,讓最少的人死去,把事情控制在最小的范圍內,戰事結束后,我一定自愿回來請罪,屆時任由您處置。無論是將我壓在山下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我絕不后悔。”

說完,他維持著俯首的姿勢,向殿外退去。君吾道:“仙樂!”

謝憐足下一頓。君吾望他,嘆道:“你救不了所有人的。”

謝憐緩緩直起身子,道:“能不能救得了所有人,我要試過才知道答案。就算天說我一定要死,那把劍不將我穿心而過,釘死在地上動彈不得,我就還是活著的,我就還會拼著一口氣,掙扎到底!”

這一次重回人間,和以往每一次都不一樣。謝憐覺得有什么東西被拋下了。有些輕松,又有些沉重。第一步,他便迫不及待地先回了皇宮。

國主與皇后在御書房后,神色凝重疲倦,低聲說話。謝憐來到門外,先略略緊張了片刻,然后平定心情,掀起簾子,走了進去,道:“父皇。”

國主與皇后雙雙回頭,皆是怔然。少頃,還是皇后先站起身來,大喜道:“皇兒!”

她伸出雙手,過來迎他,謝憐扶住了她。可笑意尚未退去,忽見國主把臉一沉,道:“你干什么下來了!”

謝憐嘴邊笑容一僵。

之前在皇宮聽到父母背后對話,謝憐覺得,他父親還是想他的,并不如他表面上那般對自己意見頗多。本以為自己回來,國主多少會表現出一些高興,那樣的話,他也一定會軟和態度。誰知國主卻是如此反應,沒好顏色,于是,謝憐氣也上來了,肅然道:“我為什么下來,還不都是因為您?永安有今日之亂,您捫心自問,是不是也有一定責任?”

國主神色大變,厲聲道:“我的責任?這是你該對我說的話?!”

他竟是怒到連自稱也不注意了。皇后垂淚道:“都這樣了,你們干什么還要吵?”

謝憐道:“不是吵,是講道理。就算您是國主,是我父皇,但您若是有責任,我有什么不能說的?為何不盡力賑災?就算賑災銀被層層吞了,為何不整治貪官污吏?若是您雷厲風行,抓一個辦一個,還有哪條蛀蟲敢貪,難道情況會不比現在好?”

國主額頭青筋暴起,拍案道:“住口!你當國庫是無底洞,有多少缺口填多少?還抓一個辦一個,要是這么容易,為君的一聲令下就能立竿見影雷厲風行,何以歷朝歷代貪官污吏從來沒有根絕過?你懂什么,無知小兒,跟我來談治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