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平永安太子上戰場

他身后的風信和慕情皆是一驚, 道:“殿下!”立即搶出去, 護在他身側左右。

然而,整條神武大街上的百姓們卻都已經看到了出現在正前方大街中央的白衣少年。游行隊伍混亂了一陣, 重組了。上千人層層疊疊地包圍住謝憐, 第一個人不敢確定地道:“您是……您是太子殿下嗎?”

第二個人遲疑:“不是說太子殿下飛升了, 早就不是凡人了,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第三個人高聲道:“是他!三年前上元祭天游的時候, 我親眼見過的, 是太子殿下!”

越來越多的人認出了他們日夜供奉的那位武神,謝憐緩緩地道:“是我。我回來了。”

于是, 人們瘋了。

“天神降世!這是活生生的天神降世啊!”

“天人下凡了!”

“一定是因為不忍見我們再這樣受賊子欺辱了, 殿下才下來的!”

立即有人滿懷希望地追問道:“太子殿下, 您會帶領我們打敗永安人嗎?一定會吧?一定是這樣的吧!”

頓了片刻,謝憐平靜地道:“我回來,是為保護仙樂國,保護我的子民們。”

他身旁的風信和慕情把這句話聽在耳中, 都不敢確定到底是什么意思, 然而, 熱血上頭的國民們卻一廂情愿地理解了這句話的含義。而謝憐有著自己的思量,心跳得越來越厲害,一咬牙,道:“……相信我!”

他握緊了拳,道:“你們的信奉,會給我更強的力量。擁有了這份力量, 我將誓死保仙樂,護蒼生。請你們相信我!”

人們等待的就是這一刻,要的就是他這樣的保證,當即熱烈歡呼,一圈一圈地朝中心的太子殿下拜服下去,道:“誓死追隨您!追隨殿下!”

“保衛仙樂!”

皇城百姓聽說了“天神下凡”之說,全都從大街小巷涌了出來,只為一睹這千年不遇的奇跡,甚至聞訊趕來的皇城衛兵也不敢放肆,加入了拜服之列。三人被夾在大街中央寸步難行,風信和慕情不得不勉力維持秩序,喝道:“不要擠,都不要擠!”

然而,并沒有多大作用,誰都想擠到最靠近太子殿下的地方,用手摸一摸這位從天上來的神人的衣角,就仿佛給整個人都開了光。最終,驚動了皇宮中的國主,派出幾位將軍帶著全副武裝的士兵出來,這才驅走了狂熱的人群。

所有人都散了之后,在留下滿地雜亂腳印和飛揚塵土的地面上,謝憐看到了一樣東西,他走近前去,俯身拾起。

那是一朵花。被多人踐踏,幾乎碾成了泥土色。只有幾片殘留的花瓣,窺得見一點原先的潔白之色。

那淡淡的清香,并沒有如故,不一會兒便散去了。

想通了一些事后,這次謝憐再回皇宮,對國主的態度軟和了許多。于是,國主對他的顏色也緩和了許多,父子二人各退一步,算是暫時達成和平。而國師似乎早就料到了謝憐會下來,什么也沒說。

謝憐從前覺得,一國一心,大事當前,所有人都聽國主的,這是理所當然的事。然而,真正坐下來參與的時候,他才切身地體會到了國主是個煩惱何其多的位置。一朝之臣,居然還會分許多小派別,每一派各有各的打算,針對一件大事到底該如何決斷,可以爭論不休七天。每個人每一派都稱自己是為國為民,實際上心里卻不一定是這么想的。

對于駐扎在城外,正式打算分庭抗禮的永安人,他們的意見遲遲不能統一。有人主張直接派軍剿滅,由頭不夠就編幾個多扣幾個罪名,有人則不然。

永安之亂,起始于天災,爆發于人禍,那摔死在皇城門口的一家三口,真是個再壞不過的引子了,如果不是那個砍斷繩子的將軍已經被郎英徒手捏斷了脖子,他回來也是要重重受罰的。說得難聽些,就算內里再復雜,有再多緣由,這事表面上看上去,就是官逼民反。事已至此,鬧得沸沸揚揚,強扣罪名,只會更激反感,編什么理由都瞞不住人了。若派軍去剿滅,擺明無道之主,難稱仁義之師。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旦留下了殘暴的名聲,非但不能服民,還恐附近其他國家趁機打著替天行道的旗號生事。再換一邊想想,這群永安人又有什么好怕的?他們窩在山林野外,沒糧沒兵器,能鬧多久?

所以,最終占上風的,是后一種主張:如果永安人膽敢來犯,來一次殺一次;不來犯,就讓他們自生自滅,根本不必仙樂耗費一兵一卒,打著打著自己就會消耗殆盡的。

作為武神,謝憐下凡,自然必須要在戰場上發揮作用。于是,軍中少不得要大力鼓吹:有太子殿下在的一方,就是正義之方,有太子殿下在的軍隊,就是神之軍團!

一時之間,全國大量青年男子踴躍參軍,短短幾月之內,仙樂國軍隊人數翻倍暴漲。動靜如此之大,永安那邊似乎也得到了消息。原本他們活動還算頻繁,一小撮一小撮的,忽然之間卻啞了聲息,仿佛有所忌憚,正在暗中蓄力,搞得仙樂這邊的將士也十分緊張,不遺余力地對謝憐描述“每次那個總是沖在最前方的郎英”有多可怕。聽到這個名字,想起那日所見的小兒尸體,謝憐總會微覺心情復雜。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