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溫柔鄉苦欲守金身 2

聞言, 那少年士兵的背影猛地一僵, 緩緩轉身,但就是沒敢過來。眼下情勢刻不容緩, 見他遲疑, 謝憐心中一股焦躁沖起, 強忍著燥意道:“你不要怕,我又不會對你怎么樣。快過來!”

終于, 那少年邁開了步子。奔到了謝憐身前二尺, 又猛地剎步。謝憐無聲地輕吸一口氣,向他伸出一只手, 道:“……扶我起來, 帶我離開。”

那少年士兵小心翼翼地握住了這只手。仿佛瀕死之人終于找到依靠, 謝憐瞬間整個人松懈下來,朝這少年身上倒去。

由于沉浸于溫柔鄉之中,他體溫升高,已經渾身發燙, 然而, 這少年的掌心竟然和他一般的熱燙, 還在微微發顫。

謝憐只靠了一會兒,蓄了點力氣,便提了一口氣,勉力站直了。他不愿讓一個比自己矮小的人全力支撐自己,在攙扶之下慢慢走了幾步,誰知, 卻聽花妖們道:“別,太子殿下,你可別離開呀。‘他’就在路上等你呢,你要是離開了這里,就會遇到‘他’了。”

“他”?

謝憐道:“‘他’是誰?”

提到這個人,溫柔鄉們仿佛微微膽寒,凝滯了片刻,須臾,嘟噥道:“‘他’就是‘他’。”

花朵們相互點頭,道:“‘他’就是‘他’。就是那個帶我們來到此處的人。”

盡管它們不敢說出那個人的名字或是身份,可謝憐腦海中,立即浮現了那張半哭半笑的面具。他道:“你們的意思是,如果我現在回去,把你們挖到這里來的那個人,就會在路上截殺我;而如果我留在這里,他就不會來找我,是嗎?”

花妖們十分滿意,嘰嘰喳喳地點頭。謝憐心中無名登時火起。

不殺他,只把他困在這里,限于這般難以啟齒的境地,這是故意要玩兒他還是想怎樣?!還不如干脆出來決一死戰呢!

稍稍冷靜,他便壓下了那陣惱意。看來,對方并無意正面擊敗他,似乎只是想要他損法力,掉境界,失信徒。

這些花妖說的未必是真話,但就算不是真話,仔細想想,即便這少年一路扶著或者背著他,他們也未必能安全回去。若是對方故意在半途扔下來幾個女子,情況反而更糟更尷尬。

權衡片刻,謝憐吐出一口灼熱的氣息,閉上眼,道:“帶我到那邊的山洞去。”

那少年士兵依言而行,扶著他穿過一地橫七豎八的尸身,來到那座山洞之前。謝憐低聲道:“停。”

那小兵停步。謝憐連抬手也發顫,道:“你的劍呢?”

那少年左手支撐他,騰出右手舉起佩劍。謝憐伸出一手,挽起衣袖,露出小半截胳膊,瑩白月光下,宛如羊脂冷玉,那少年呼吸一滯,謝憐卻沒注意,低聲道:“刺我一劍。”

舉著那把破劍的手立即垂下去了,謝憐道:“不要怕,你只管刺,刺深一些。我要設陣,眼下手邊沒別的法寶了,非得見血不可。”

那少年士兵卻道:“殿下,請用我的血!”說完,舉起自己手臂便提劍一割,完全沒保留力道,謝憐道:“不用!你的血……”卻是沒趕上,一道深長的豁口已出現在那少年手臂上,霎時鮮血橫流。謝憐嘆道:“唉……你……罷了。”

他的血是能開光的無價之寶,一個凡人的血又如何能與之相比?但見這小兵一片誠心,不忍心直說他做的是無用功,只道:“多謝了,不過,還是需要一點我的血做引子。”于是,自己取了那劍,雙手顫抖,割了好幾次才下準手,刺在了小臂中心。殷紅的神血順著白臂下流,滴滴的在山洞前劃了兩道弧,猶如兩道屏障,可謂是暴殄天物。謝憐還特地混了點那少年的血,畫完之后,愈加頭暈目眩,道:“……進去吧。”

山洞里黑黢黢的,那少年從懷中掏出一枚火折子,擦亮了,火光映得四周明亮至極。

那少年士兵的臉擋在繃帶后,遮得嚴嚴實實,謝憐此刻的狼狽之態卻是暴露無遺。冷汗涔涔,發絲微亂,唇角沾血,腫脹微紅。那是方才咬破嘴唇、給寶劍開光時留下的傷口。火光刺得謝憐眼睛生疼,熱浪也灼得他分外難受,謝憐立即道:“別點火,滅了。”

那少年立即丟了火折子踩熄,四周重陷入黑暗。謝憐被他扶進了山洞,以一個冥想靜心的姿勢,在地上坐了須臾,緩緩道:“現在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你,你能完成嗎?”

“……”那少年半跪在地,對他道,“萬死不辭!”

謝憐忍著急促的氣息,強作鎮定道:“這個山洞之前,我設了屏障,一共兩道。外面一道,是不讓外面的東西進來的;里面一道,是不讓里面的人出去的。”

無聲地喘了幾口氣,他繼續道:“兩道屏障之間,留有一個人的空間,你就在那里,守住洞口。不管聽到外面有什么聲音,也不要出去;同樣的,不管聽到我在里面怎么了,也絕不能進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