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溫柔鄉苦欲守金身 3

這一聲泄出去后, 謝憐猛地捂住了口。

那少年士兵猛地轉身, 道:“……殿下?”

謝憐一手撐地,一手死死捂嘴, 氣息紊亂, 肩頭抽動。單聽這聲音, 看這背影,恐怕多半會以為他正在啜泣。

謝憐這一輩子, 無論飛升前飛升后, 都從未經歷過如此煎熬的時刻。比皇極觀里最嚴苛的修煉都要難熬多了。他撐地的手沒力氣了,整個身體向一側倒去, 躺在地上迷糊間見那少年似想進來, 謝憐喝道:“別過來!我說了無論聽到什么都別過來!!!”

那少年止步。謝憐好容易翻轉了身子, 仰面朝上,呼吸是勉強平順了,體內流竄在四肢百骸的熱潮卻是一浪高過一浪。洞外女妖聽他輾轉反側,火那個旺的呀, 紛紛拍手笑道:“好殿下, 這是何苦來的!今兒你怕丟了信徒, 不來享這快活;明兒你怕丟了信徒,不敢做別的事。這哪里是神官,這難道不是個被你那些信徒絆住了手腳的苦刑犯!這樣的神,不做也罷,橫豎都是要丟的,干什么不圖個自己爽快。來來去去, 理他作甚!”

謝憐額頭浮起幾絲淺淺的青筋,情緒有些失控了,怒道:“閉嘴!!!”

眾女妖自然不怕這時的他,又對那小兵調笑起來:“小弟弟,你瞧咱們說的有沒有道理?哈哈哈哈……”

“嘻嘻嘻……你站在這里,難受不難受啊?”

冷汗早已浸濕了他全身,謝憐煩躁至極,伸手猛地撕開胸前衣物,只求一絲涼意。只聽“嗤嗤”聲響,他忽然反應過來:這手怎么突然涌上一點兒力氣了?雖然那陣力氣轉瞬即逝,很快就沒了,但他細細一感,果然,麻勁過去了,力氣在漸漸上涌,然而,謝憐一顆心卻是往下一沉。

陷入了這溫柔鄉,是先酥麻,再狂躁。眼下酥麻已過,再過一會兒,就是狂性大發了。雖然他在山洞前特地設了兩道屏障,里面的那道就是為了阻攔自己失去理智沖出去,但發了性,也不知攔不攔得住。這片刻的清醒來之不易,謝憐抓緊時機,心念電轉,飛速思考對應之策。

忽然,他想到一節:溫柔鄉的發作是很快的,可以說血氣上腦就失控,為何他卻支撐到了現在?難道除了他定力尚可,就沒有別的原因了?

想到這里,謝憐深吸一口氣,微微側首,對洞口那欲入不入的少年剪影道:“你……進來。”

聞言,那少年士兵似乎想立即奔到他身邊,幾步后,卻仿佛記起謝憐方才怒喝“無論聽到什么也不要進來”,又不知到底該不該進去了。謝憐眼下改口,也是無奈,道:“你先進來再說。”

那少年再不遲疑,沖了進來。

洞壁狹長,洞中溫暖潮濕,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憑借著謝憐壓到極細的喘息聲,那少年摸索到了他身前,謝憐道:“你把劍放下……放在地上。在我身邊,不要太遠。”

那少年士兵道:“是!”這便將自己唯一的防身武器拱手交出,放在謝憐身邊垂手可及之處。謝憐又道:“請你扶我起來。”

那少年便半跪在他身旁,伸出雙手去扶謝憐。誰知,他一下手,指尖觸到的不是布料,而是溫熱的肌膚。

那雙手立即縮回。謝憐也是冷不防被一雙炙熱的少年的手燙了一下,這才想起,方才他在地上心煩意亂掙扎間,撕去了自己的上衣。原本男子赤著上身也沒什么,只是,放在這個情境下,就有點兒尷尬了。但這點尷尬無需點明,該做什么做什么就過去了。那少年大概也懂,不等謝憐開口,已再次伸手,扳著他赤裸的雙肩快速扶起,隨即撤手。謝憐靠在了洞壁上,背心貼著微涼的巖石,緩了些,覺察對方退了兩步,忙道:“等等,別出去!”

他說什么這少年士兵都立即照做,當即定住。謝憐道:“你割一小縷我的頭發下來。我有用。”

那少年應聲伸手。然而,黑暗中視物不清,謝憐長發又都整整齊齊地束在身后,他沒能一下摸準謝憐的頭發,卻是不小心碰到了謝憐胸口一片肌膚,滑膩柔韌,一層薄汗,一沾即滑。謝憐原本就忍得難受,這少年碰的也太不是地方,胸口登時仿佛有一陣電流躥過,酥麻之感波及全身,低低一聲呻吟。

剎那間,洞內兩人全都僵硬了。

而洞外那群花妖恨不得豎起耳朵扒著聽,哪里會漏過?都嘻嘻地道:“啊喲,里面這是在做什么呢!”

“臊死人啦。”

“不敢聽啦。”

當它們在嘲笑自己忍得辛苦,謝憐咬牙道:“你們……!”

聽他動氣,那少年士兵也忙不迭撤了手,不敢再碰。謝憐自然不是對他咬牙,在他眼里,這小兵不過是個小孩子罷了。想著大抵是怕冒犯了他,謝憐柔了語氣,道:“別慌,你繼續,別理它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