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天官賜福 >

第83章 溫柔鄉苦欲守金身 4

謝憐左手已被自己刺得鮮血淋漓, 但畢竟只是在“傷”, 沒做到“殺”,欲望就始終得不到徹底的滿足。那布塞咬不住了, 從嘴邊落下, 他下手愈狠, 下一劍刺入左腿。這一劍刺得頗深,劍刃入肉聲清晰, 那少年士兵再也忍不住, 奪步沖來。聽到那嗵嗵嗵的腳步聲,嚇得謝憐連連后退, 退到背抵洞壁還拼命往后縮, 道:“不不不!不要過來, 不要、不行……”

那洞口的第二道血線,是謝憐專門為攔住自己而設的,攔不住那少年,他還是可以再躲回安全區的。但眼下溫柔香已開始了第二輪發作, 只要那少年一進來, 謝憐恐怕就要當場結果了他性命, 哪里還會容他再逃出去?他生怕自己失手殺了這孩子,只能躲避。那少年士兵聽出了他語氣里流露的惶恐,怔怔地道:“殿下……”

殺虐之意在謝憐血中暴動。他哆嗦著手,提起了把那破劍,心中一個聲音反復喝道:“我不會死、我不會死、我不會死!!!”

下一刻,當機立斷, 倒轉劍鋒。

黑暗中,那少年士兵隱約見有冷光一閃而過,大叫道:“殿下!!!”

而謝憐已經一劍下來,將自己穿腹而過,死死釘在了地上!

一陣尖銳的劇痛從腹部爆炸開來,蔓延至全身,將熱潮盡數驅散。謝憐雙手緊緊握住劍柄,雙眼猝然大睜。輕咳一聲,唇邊逸出一絲鮮血,連呼吸也凝滯,一動不動了。而那少年士兵似乎驚呆了,“撲通”一聲,跪在了他身旁。

正在此時,洞外尖叫連天:“什么人!”

花妖們細嗓嬌音,叫得甚為刺耳,然而,有個人吼得比它們還刺耳,蓋過了它們所有的聲音:“什么鬼!!!”

聽到這一聲怒吼,謝憐突然又吸了口氣。

風信!

另一個聲音悶悶地道:“溫柔鄉。不想中招就趕緊捂臉。”

這自然是早已遮了口鼻的慕情。風信捂了臉,似乎又看到了什么,悶聲怒道:“那是……殿下?殿下?!我操了!我真操了!!這是想干什么!”

慕情也“咦”了一聲,道:“真是不成體統,太不像話!”不過,語氣倒不似風信那般生氣,倒是有點像聽誰講了個拙劣的笑話。謝憐躺在山洞中,不知他們在說什么,大概猜出他們不滿女妖在自己面前赤身裸體,有傷風化。風信連連大罵,道:“趕緊的燒了!不要被別人看到!”

緊接著,只聽一片烈火噴薄、灼燒之聲,熊熊火焰中,女妖們的尖叫咒罵之聲漸漸消失。慕情道:“燒干凈點,這種女妖香氣有毒,留下種子長大了要壞大事。”謝憐提氣待出聲,只咳了一下,那兩人便聽出了他的聲音,沖山洞喊道:“殿下,你在里面嗎?”

謝憐道:“……我在這里……”

雖然他盡量平穩聲音了,但還是比平時虛弱。二人立即過去,在洞口被血線擋了一下,不過,因為他們對謝憐設障的習慣了然于心,也知道該怎么解開。風信托起一道掌心焰,走了幾步,還沒照亮山洞最深處,忽然道:“誰?”

慕情也警惕道:“洞里還有其他人?”

謝憐道:“沒事。一個小兵。”

二人這才放心,走了過去。明亮的火光映得整個山洞呈溫暖的橘黃色,而謝憐躺在地上,長發鋪散,上衣盡褪,一柄長劍穿過他的腹部,將他釘在了地上。

見狀,二人皆是驚駭交加。風信俯身道:“誰干的?!”

謝憐道:“我自己。”

慕情愕然道:“怎么回事?”

謝憐搖頭道:“別提了,萬般無奈,出此下策。趕緊把我弄出來吧。”

慕情上前,皺著眉頭把那劍拔了,哐當一聲丟在旁邊,被那少年士兵撿起。風信扶謝憐坐起,給他披了外衣,謝憐這才把遇到溫柔鄉后的驚魂一夜的經過大致說了,道:“你們來得比我想象的要快。戚容呢?”

風信道:“戚容被國主關皇宮里去了,他是老是在外面招搖過市,所以才那么容易被人盯上。不過他回去后還知道要先找我們,還算他拎得清。”可見戚容雖然極度討厭謝憐這兩個侍從,但也知道他們的厲害。二人原本想留一人守城,但因戚容鬼吼鬼叫,還拿著一把謝憐的血開過光的寶劍,恐危險超出預期,還是一齊來了。背子坡中這一帶妖氣甚重,并不難尋,很快便趕過來。

雖然謝憐是飛升之體,尋常的刀劍傷不到他根本,這么捅自己一劍絕不會死,但是,在過往的二十年里,他幾乎從未在真正的戰斗和生死搏殺中輸過一回,這是他第一次受這么重的傷,難免要緩一緩,于是,風信背了他準備回皇城。腹部傳來陣陣陌生的劇痛,謝憐頻頻蹙眉,但盡力克制,道:“你們在來的路上,沒遇到什么東西嗎?”

慕情道:“沒有。”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