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人面疫出土不幽林 2

顯而易見的不對。因為那第一個沖上神武大街的人面疫患者就是個體格強健的壯漢, 未免站不住腳。

那幾個患了人面疫的士兵和其他士兵相比, 究竟是哪里不同,謝憐想過很多種可能, 也驗證過很多種。論方方面面, 他們和別人都沒有太明顯的區別之處。所有的受染者中, 樣貌,體格, 甚至身份, 性格,均是五花八門, 總結不出一個固定規律。莫非, 誰染誰不染, 真的只是運氣問題?

謝憐自語道:“到底士兵們是做過了什么,才能抵御人面疫的傳播呢?換句話說,究竟有什么事,是平民做得少, 士兵做得多的……”

說到這里, 他忽然雙目睜大, 臉色刷的白了。聽他語音戛然而止,風信道:“怎么了殿下?你想到什么了?”

謝憐的確是想到什么了。他想到了一個合理的推測,同時,也是一個可怕的推測。

他一下子站了起來,脫口道:“不會的!不不,應該不是這樣的, 沒可能有這種事。”

風信和慕情也一下子站了起來,道:“什么事?”

謝憐捂著額頭,來回走了幾步,舉手道:“你們等等,我,有個很荒謬的猜測。應該不是真的,但我需要試驗一下。”

慕情道:“到底什么猜測?你要怎么試驗?要我給你找個人過來試試嗎?”

謝憐立即否決:“不行,不能找活人來試,萬一我猜錯了怎么辦?”倒不如說,他心內是希望自己猜錯了,大錯特錯才好。慕情皺眉道:“殿下,你如果想知道自己的猜測對不對,你就必須要用一個活人來試。這是最好的辦法,你在這發愁也沒用。”

風信也皺眉:“你沒看他煩著嗎,這當口就別說這種話了。”

慕情轉頭道:“奇了,我說什么了?我說的不是實話嗎?到這一步了,再猶豫糾結,有什么用?”

風信反感道:“在你這兒什么都要用有沒有用來衡量嗎?那是活人,猶豫都不猶豫一下,你是不是也太冷靜了。”

慕情道:“冷靜?你莫不是想說我冷血吧。”

謝憐也沒了往日在二人中溫和調解的耐心,道:“你們兩個,一句話就能爭起來,成何體統!給我在這兒站一炷香,一炷香內誰都不許動。老規矩。”

“……”

“……”

一聽到“老規矩”三字,風信和慕情都是微微變色。謝憐擺手道:“天官賜福。開始。”

半晌,風信咬牙道:“……福星高照。”

慕情也咬牙道:“……照本宣科。”

風信艱難地道:“科……科……”

他尚在苦苦思索該怎么接,謝憐轉身便進入不幽林,尋那三個患病士兵問話去了。

所謂的老規矩,是謝憐想出的一個轉移他們注意力的辦法。風信和慕情有事沒事便要刺對方幾句,起點不大不小的口角,一開始,謝憐會讓他們默立一炷香,不許和對方說話,直到冷靜下來,但收效甚微,于是后來,謝憐決定改成讓他們成語接龍,有勝負之爭,如此,他們腦子里就沒有空閑去糾結剛才吵的架,而是要絞盡腦汁去接龍、想方設法去贏下對方了。發現這個好辦法之后,謝憐覺得世界和平了不少,甚為滿意。眼下要他們再按老規矩來一遍,也算是勉強讓大家都輕松一下。

然而,這輕松并未持續多久,一炷香后,謝憐回來了。他面色極為不好,吩咐道:“給我把和患病的那幾個士兵同吃同住的同營士兵都召集起來,我有話要問他們。”

那兩人已經各自卡了好幾次,各有勝負,終于不用再接龍,都是松了一口氣。慕情道:“也行。不過這樣迂回地求證,未必可保證結果完全準確。”

風信轉身要去執行他的指令了,謝憐又道:“等等!已經深夜了,現在去問動作太大,也不能一次召集多人,引人注意。我要問的話不能走漏一點兒風聲,這樣瞞不住人。”

風信回頭道:“那要怎么辦?一個一個帶過去你那里私底下問?”

謝憐道:“也只能這樣了。明天先把跟那幾人走得近的士兵一個一個單獨帶到我屋子里去,不能讓他們知曉彼此都被問過,你記得命令他們絕對不許告訴別人。否則……”

他吸了一口氣,嘆道:“算了,你還是威脅吧,就說若是傳出去了,格殺勿論。越狠越好。”

慕情道:“一個一個地問,那得問到什么時候?”

謝憐道:“不管問到什么時候也要問,多問一個多確定一分。這件事……我非弄個清楚不可,絕不能有半分差錯。”

于是,第二日,謝憐坐在城樓上臨時給他劃出的一間屋子里,親自問了三百多名士兵。

面對他提出的問題,這三百多人都給出了相同的答案。每問一個,謝憐的臉色就沉下去一分。完事之后,風信和慕情走進屋去,見謝憐坐在桌邊,一手扶額,不說話,許久才緩緩地道:“你們守住城門,我去一趟太蒼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