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天官賜福 >

第86章 人面疫出土不幽林 3

“啊啊啊啊啊——”

那青年原本半昏不昏, 在謝憐切斷了他左腿后, 突然醒來,狂叫道:“我的腿!我的腿!”

謝憐跪在血泊之中, 一身白衣血污斑斑, 奮力按住他, 道:“沒事了!醫師,給他止血!”

幾個醫師手忙腳亂, 慕情看不下去了, 道:“你別昏了頭。”上來取出一只小藥瓶,淡淡的煙氣流出, 鮮血緩緩止住, 謝憐也給這青年傷處渡了一層靈光。至于那條被切下來的腿, 孤零零地躺在地上,忽然微微一蜷,竟是脫離了身體后還在抽搐蠕動,仿佛一個活物。謝憐一揚手, 火光大起, 那腿在熊熊烈火中被燒為一團漆黑的焦炭, 那青年慘叫道:“我的腿!”

謝憐查看他腰側,見人面痕并未爬上來,雙眼一亮,喜道:“好了,停住了,沒再擴散了!”

那青年這才止住淚水, 睜眼道:“真的嗎?真的好了嗎?”

人群齊齊倒抽冷氣,蠢蠢欲動。猶猶豫豫一陣,有人嚷開了:“殿下,請您也幫我救治吧!”

一個少年的聲音卻在不遠處大聲道:“別亂來!不一定的,萬一他過了一陣再復發了該怎么辦?”

經這個聲音一提醒,謝憐也冷靜了下來,道:“對。現在還不能確定,還需要再觀察一陣。”

有人恐懼地道:“還要再觀察多久啊……等不了了,再等……再等這個東西就要長到我臉上去了!”有人則豁出去了:“我愿意冒這個險!”不多時,不幽林中數百人都亂哄哄地道:“殿下,求求你解了我們的苦難吧!”

眾人前赴后繼地對他跪拜起來,謝憐被他們供在中央,雖然為難,卻是不敢大意,道:“請各位先起來。如果一段時間后,此人沒有復發,我一定竭盡全力救治大家……”

好容易安撫了人群,作了諸多承諾,把那斷了腿的青年帶到別處安置了,謝憐坐到了一棵樹下。慕情看了看四周,才低聲道:“你怎么就直接把他的腿給切了?這種事,不是本人再三求你,你就不要做主。萬一你切了他的腿還是沒用,到時候他恨的就是你了。”

謝憐的心還在砰砰狂跳,一手掩面,啞聲道:“……當時情況不能再等了,他不答我,醫師也不敢下手,總不能就干看著任由疫毒擴散,總得有個人出來拍板說到底該怎么辦。我真是……”

風信難得面帶了憂色,道:“殿下,我看你還是歇歇吧。你真的臉色不太好,這邊我們先幫你頂著。”

謝憐也覺得有點撐不住了,緩緩點頭,道:“好。我就在這里休息一會兒,待會兒就回去了,不能走太遠。”恰在此時,林中又有人哭喊起來,風信和慕情便去看怎么回事,謝憐發了會兒呆,就在地上躺下了。

若在以往,沒人給他搭一座香帳、設一張牙床,他是決計不會就這么躺在荒郊野外的泥巴地上的,但眼下實在是沒精力去折騰那些勞什子了,他連衣上灰沙和血跡都沒撣干凈,灰頭土臉的倒頭便睡。

不知過了多久,迷糊中聽見風信叫他,謝憐猛地驚醒,翻身而起,感覺身上有什么東西滑落了,低頭一看,竟是一張打著補丁的破毯子,不知是誰在他休息時給他蓋上的。謝憐揉了揉眉心,對走近的風信道:“我不需要這個,你給那些病人送去吧。”

風信聞言一愣,道:“啊?你說什么?這毯子?這不是我給你的。我剛才才回來。”

謝憐轉頭:“慕情嗎?”

慕情道:“也不是我。大概是哪個住在隔離區的信徒給你送來的吧。”

謝憐四下望望,沒見到值得注意的人影,搖了搖頭,心想:“我居然連有人走近也沒覺察,這狀態可真差極了。”把毯子疊好放在地上,起身道:“走吧。”

他是心里帶著事走的。而很快,他所擔心的事就發生了。

僅僅過了兩天,謝憐再去不幽林時,一些醫師告訴他:夜里,有十幾個人面疫患者無視警告,偷偷爬起來,有的用火燎了患處,有的用刀子割了皮肉。還有好幾個,因為手法不當,失血過多,還悶在毯子里不敢做聲,怕被人發現,悄沒聲息地就死了。

謝憐剛下戰場便聽到這個噩耗,站在數百人中,看著地上那些鮮血淋漓、嗷嗷痛叫的病人,終于發火了:“你們為什么不聽勸?我不是說過現在還沒有確定這樣到底能不能根除疫毒嗎?怎么能這樣亂來!”

這是他第一次當著這么多信徒的面發這么大的火,眾人皆低頭不語,噤若寒蟬。謝憐心中實在生氣,忍不住多說了幾句,說著說著,冷不防一人道:“太子殿下百毒不侵,病痛在我們身上,又不在您身上,你當然說我們亂來。可咱們還不是因為實在病急了,才亂投醫的,有什么法子?”

這人雖然沒明著頂他,語氣卻陰陽怪氣得緊。謝憐一聽,血有點兒往腦上沖,道:“你說什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