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鍍金身鼎力挽天頹

謝憐怒不可遏, 拔出他胸口的劍, 正欲再刺一劍,卻發現, 劍上沒帶出一絲血跡。剎那, 他心頭雪亮, 調轉劍鋒,一劍斬下這白衣少年的頭顱。斬得是輕而易舉, 可這頭顱和身體分離之后, 兩邊都迅速癟了下去,化為了一攤扁平的皮囊。

這副身體, 竟是個空殼!

兩次見到這東西, 他都是用的假身, 真身根本沒出來過一次。雖然并不意外,但謝憐還是恨極,長劍在這軟趴趴的頭顱和身體上亂戳一氣,鋒利的劍氣將一具皮囊劃得粉碎他還不解恨。風信看不下去了, 攔他道:“殿下!這就是殼子而已。”

但是, 這殼子和謝憐少年時的相貌一模一樣, 所以看上去,就像是謝憐在殘忍地屠戮自己,畫面多少令人不適。謝憐喘了幾口粗氣,丟開劍,坐到一旁地上,道:“我知道!但他居然敢用我的臉!”

他真是氣狠了, 兩人都在他身前蹲下,靜默須臾,風信才道:“殿下,好點沒?你別把這東西的屁話當真,作弄人罷了。”

誰知,謝憐卻道:“不,他說了一些事,倒是沒作弄我,只是……”

風信吃了一驚:“他真告訴你解除詛咒的辦法了?!”

謝憐右手抓進頭發里,道:“他沒告訴我解決人面疫的辦法,他告訴我的是……制造人面疫的辦法!”

二人皆愕然:“制造?”

謝憐點了點頭,望望四野,覺得還是不要留在背子坡,決定先行離開。他現在不想看到士兵們躲躲閃閃的目光,也不想聽到病人們的哀嚎和不滿,于是,回了皇宮中謝憐空置多年的太子寢宮。

關了門,謝憐才勉強平定了心神,坐了下來,沉聲道:“那些長在人身上的‘人面’,全都是永安人的亡魂。一部分是戰場上死去的,更大一部分,是在大旱中死去的。”

慕情并不意外,道:“難怪永安人對人面疫絕緣,自己人當然不打自己人。”

風信皺眉:“那些死于大旱的又不是被皇城的人弄死的,就算是有怨念,也不該沖著這邊發啊?”

謝憐嘆了口氣,道:“話雖如此,但你們知道,人一死,魂魄是有混沌期的。”

人在死去之后的一段時間里,魂魄就猶如新出生的小兒一般,懵懵懂懂,半昏半醒,不知自己是誰、身在何方、在做何事,期限有長有短,全看各人以及機緣,這種狀態,就被稱之為“混沌期”。

而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生前的親人或愛人,可以引導這些亡魂,或是對他們產生影響。民間的頭七叫魂等習俗,便是基于此理。

謝憐道:“他……告訴我,永安士兵對皇城這邊都有著極強的怨念和攻擊之意,而他們的父母、妻子、孩子很多都在大旱中死去了。

“這些亡魂無所憑依,會受親人情緒的感染,他就是利用這些士兵尖銳的意志,給亡魂們灌輸對皇城仙樂人的敵意,驅使它們寄宿在活人的肉體上,爭奪活人的養分。

“因為,這些混沌期的亡魂已經被反復了告知一個念頭:如果沒有他們,你們本來是可以活下去的。”

風信道:“這是什么鬼念頭?誰是該活的,誰又是該死的??”

謝憐捂住額頭,道:“郎英之前無意在皇城里埋下的他兒子的尸體,這成為了他作法的引子。我讓他告訴我解決的辦法,他說了半天,卻是把這一套詛咒的術法都告訴我了。這是什么意思?”

并不是知道術法就可以破解詛咒的,風信罵道:“就是在捉弄你。什么玩意兒,我操了!”

慕情卻道:“他不是捉弄你。他的確已經告訴你辦法了。”

謝憐和風信一個抬頭,一個轉首,道:“什么辦法?”

慕情道:“解決的辦法!”

他雙眼發亮,仿佛發現了什么秘密,道:“永安那邊的詛咒能生效,是因為他們對仙樂有怨念。但是,仙樂這邊,對于永安,又何嘗沒有怨念?”

謝憐微微睜眼,呼吸微滯。慕情又道:“他既然把詛咒的方法告訴你了,那么,你就可以用同樣的方法,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制造出只感染永安人的人面疫!你想想,要使人面疫的詛咒生效,就必須有活人支持。只要讓他們感染瘟疫自顧不暇,甚至一個活人都沒有了,不就不攻自破了嗎?”

謝憐還從沒想過這種方法,聽他侃侃而談,一時愕然,半晌,脫口道:“絕對不行!”

慕情道:“為什么不行?別忘了,先一步下詛咒的人可是他們。”

謝憐霍然起身,道:“不行就是不行。還有,你錯了,永安的士兵肯定也很難感染人面疫,就和仙樂的士兵一樣。別問我為什么,我……”

慕情極快地道:“那么就算只感染平民也是好的!他們沒有皇城這邊齊全的防護設備和人手,一旦爆發人面疫,疫情必然傳播的更快,絕無還手之力!以他們背后平民的安危威脅他們停止詛咒投降也是一樣的,他們比皇城更耗不起!”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