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永志不忘永志不忘

這是人們為他立的第一座神像, 也是最宏偉莊嚴的一尊神像。

以前, 看著這樣的“自己”,謝憐都是泰然受之, 并不覺得有什么問題, 但這一刻, 他卻覺這尊金光璀璨的巨像無比陌生,忍不住心想:“這真的是我嗎?”

那邊, 風信和慕情在分頭查看有沒有被困未被發覺者。謝憐心頭那絲迷惑一閃而過, 見人群漸漸安定,松了口氣。

可這口氣還沒松到底, 忽覺身上傳來一陣壓力, 謝憐一顆心當即繃緊。

那座天塔, 畢竟太高、太沉重了。

那神像似乎也微覺吃力,雙手輕顫,雙足下陷,高大的金身也被壓彎了一點, 只有微笑依然不變。謝憐見狀, 立即再召法訣。可法訣斥出, 心中卻是一涼,那金像非但不起,竟是又彎下了一點腰,眼看著隱隱就要托不住了。

謝憐的雙手也跟著輕顫起來。他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在他的認知里,他要打哪座山,哪座山就應聲而倒;他跺一跺腳, 意欲震撼之處便地動山搖。而他從未感受過的這個東西,叫做“力不從心”。

萬不得已,謝憐一咬牙,飛身而上,在那巨大金像腳下坐定,猛地再次舉手召動法訣。這一次他以親身上陣,那金像果然再起,猛一昂首,重新將那傾斜的天塔、頂了起來!

雖說是硬扛了下來,但謝憐背上和心內已是冷汗涔涔。而皇宮內外無數人不知他有苦不能言,已經前赴后繼地對這奇景金像跪拜起來,呼道:“國難當頭,太子殿下顯靈了!”

“殿下請一定要救救我們!”

“救黎民!護蒼生!”

謝憐咬牙一陣,勉強道:“請大家起來,都退開,退遠一些,不要圍在這里,我……”說到這里,他發現自己居然中氣不足了。他的聲音被湮沒在海潮一般的高呼中,越想放大,越發現自己的渺小。謝憐深吸一口氣,正準備大喝,一只手卻突然抓住了他的腳腕。他一低頭,見竟是戚容,忙道:“戚容,你快下去告訴大家不要圍在這里,當心塌了!”

這句話是脫口而出的,而謝憐意識到自己說了什么后,驀地一陣毛骨悚然。

以前的他,別說是說這種話了,連這種念頭都絕不會有。就算天真要塌下來,他也相信自己一定能頂住。而現在的他,發現了一件極為可怕的事:不相信了。

不光人們不相信他了,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了!

戚容卻隨口道:“怎么可能塌了,不是有你頂著嗎!”

聽了這一句,謝憐心又是一抖。戚容卻渾沒注意他微微發青的臉,眼冒綠光,道:“表哥,我來幫你吧。”

謝憐一怔,道:“你幫我?你怎么幫我?”

戚容不假思索道:“你不是說你知道怎么制造人面疫的方法嗎?你把那個方法告訴我,我幫你去詛咒永安人。我幫你殺死他們!”

……他果然躲在床底下把三人的話都聽進去了!

謝憐氣到無力:“你……你簡直胡鬧!你知道什么是詛咒嗎?”

戚容卻滿不在乎地道:“知道啊。不就詛咒而已嗎?表哥我跟你說,我在這方面很有天分的,我經常詛咒我爹,我懷疑他就是被我咒死的,你……”

“……”謝憐聽不下去了,道:“你走吧。”

戚容忙道:“不!不!好,你不告訴我怎么詛咒也行,那你告訴我……到底怎么才能避免得人面疫?”

謝憐心一懸,戚容又道:“你知道的吧?你知道為什么士兵不會感染不是嗎?表哥,你告訴我到底為什么,好不好?”

眼下還有許多宮人都聚在這附近,不知有多少雙耳朵在聽著,謝憐生怕走漏風聲鬧出什么事來,閉口不語。但果真有人按捺不住了,抬頭問道:“太子殿下!這是真的嗎?”

“您真的知道怎么樣能治好人面疫?!”

“那為什么不說出來?”

那些人眼中冒出和戚容一般的綠光,謝憐緊閉著嘴,齒縫間迸出幾個字:“不!我不知道!”

人群有小幅度的騷動,但不大。這時,風信回來了,遠遠一見戚容趴在謝憐身旁便喝道:“干什么干什么!”

謝憐立刻道:“風信,把他帶下去!”

風信應聲而來,戚容卻猛地抓住謝憐,熱切地道:“表哥,你一定會把永安人都打敗、都趕跑的是不是!你會保護我們,你一定會的吧!是不是?”

若在幾個月前,也許謝憐還會滿腔熱血地大聲答道:“我會保護你們!”可現在,他不敢了。戚容神情激動至極,謝憐看著他微覺迷惑。因為他很清楚,戚容根本不是會憂國憂民的那種人。就算國家危在旦夕,他也應該只是害怕居多,為什么會這么激動?須臾,他又忽然想起來一件事來。戚容那個父親,似乎也是個永安人。

見他不答,戚容的聲音突然凄厲起來:“太子表哥!你不會真的就這么放著不管吧?難道我們就這樣任由別人這樣糟踐欺辱?難道、難道我們就一點辦法都沒有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