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觀月夕斗燈中秋宴

“鐺!”

火花飛濺。

劍刃深深插入石頭鋪地, 謝憐雙手握劍, 低下了頭,額頭深深抵住劍柄, 一口牙仿佛就要被自己咬碎在齒間。

“廢物!”

戚容哈哈笑道:“你這個廢物!我就知道你不敢殺我!任憑我怎么羞辱你, 怎么把你往死里折騰, 只要我拿把刀放在別人脖子上,你就奈何不了我。你這個沒用的懦夫, 做神做成你這個樣子, 你還活著干什么!”

然而,謝憐卻已徹底冷靜下來了。他抬起頭, 雙眼冷冽:“你別高興的太早。我奈何不了你, 自然有人奈何得了你。”

戚容哼道:“你是不是又想抱著君吾的大腿求他給你做主啦?別做夢了, 當年人家理你了嗎?嗯?現在還腆著臉跟他混,你可別是個蠢貨吧。”

謝憐把戚容身上那套莊重華麗的悅神服剝了下來,召出若邪,縛了戚容就把他丟到一邊, 道:“你最好閉嘴少說兩句。”

戚容道:“我又不怕你, 你憑什么威脅我?”

謝憐道:“那你怕不怕花城?”

戚容的笑容終于卡住了一瞬。這一瞬, 謝憐輕聲道:“我事先告訴你,萬一我什么時候心情壞了,說不定就把你交給花城,請他幫我想個法子治治你了。所以你給我小心點,聽到了嗎?”

聞言,戚容徹底笑不出來了。他悚然道:“他媽的, 你好惡毒!虧你想得出來!你還不如把我交給郎千秋呢!”

謝憐跪在地上,開始用手一點一點去撿地面和棺底那些大小不一的粗糙顆粒。事實上,他暫時是不會把戚容交給上天庭的。原因就是郎千秋。若是交了,郎千秋得知戚容下落,即刻便會提劍沖過去要殺他。讓不讓他殺?頭疼;萬一殺了,下一步又如何?也頭疼。所以,上天庭目前是交不得的。

這么看來,去找花城幫忙,似乎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但其實,他也只是拿花城出來嚇嚇戚容罷了。畢竟他已經打擾花城太多次了,每次一有什么事都先想到花城,總感覺有些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光是現在搬出他來嚇戚容,謝憐已經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戚容轉頭,沖別的方向吐了口帶血的唾沫,那小孩可憐巴巴地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道:“爹,你沒事吧?你是不是被打的很痛?”

戚容仿佛很樂于享受這種父子游戲,陰陽怪氣地道:“兒子乖~爸爸沒事~哈哈哈。”

謝憐一邊眼眶發紅地摳撿著那些粉末,一邊小心翼翼地往悅神服里放。那小孩悄悄爬過來,也幫著謝憐撿了一點。謝憐看到這一雙小手,抬頭望他,那孩子小聲道:“哥哥,你能不能不要打我爹了,放我們走吧。我們再也不來你家里偷東西了。”

謝憐心中一酸,強忍下去,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孩道:“我叫谷子。”

謝憐將所有骨灰都收齊了,包在衣服內疊好,重新放回棺材,合上棺槨,這才緩緩地道:“谷子,那邊的不是你爹,是另外一個人,他被鬼附身了。現在是個壞人。”

小孩子卻不能理解他的話,迷惑地道:“另外一個人?不是啊,我認得的,那就是我爹啊。”

戚容贊許道:“不錯不錯,劃得來,撿了個便宜兒子!哈哈哈……嗷!”卻是謝憐一腳踢了過去。

谷子尚且年幼,一直與父親相依為命,對戚容俯身的這具身體極為依賴,怎么也不會肯離開的,謝憐一時又想不到該怎么安置他,于是背了芳心劍,對著兩具棺槨重重磕了三個響頭。左手提著戚容,右手抱著谷子,離開了太蒼山,風馳電掣地往菩薺村趕。

離開多日,回來時是深夜,那菩薺觀門大開,香云滾滾,神臺上香爐里插滿了香支,桌上也堆著些貢品。謝憐進了門,隨意四下看看,隨手從供臺上拿了兩個包子,一個給了谷子,一個則粗暴地往戚容口里塞去。這具身體可畢竟還是個活人,在謝憐研究出怎么把戚容從這人身上拽出來之前,都得好好進食。戚容噴了口包子大罵難吃,似乎有點不放心,道:“我說!你該不會真的要把我交給花城吧??”

謝憐冷笑道:“你很怕嗎?”懶得聽他廢話,轉身去地上一堆咸菜壇子里東翻西找。戚容嘴硬道:“我有什么好怕的,該怕的是你,身為神官,居然跟這種絕勾勾搭搭的。你……”說著說著,他忽然目光一凝,鎖定在一處。原來,謝憐一彎腰,他胸前的衣物里滑出了一樣事物。

那是一枚晶瑩剔透的指環。戚容緊盯的,就是這個。

謝憐沒注意到他目光,戚容卻在他背后,面露懷疑之色。過了一陣,他道:“太子表哥,你胸前那是個什么東西??”

謝憐本也不打算理他,但戚容提到的這枚指環卻是他有點在意的東西,于是轉身,手指勾著那細細的銀鏈子,道:“這個?你知道是什么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