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千燈觀長明漫漫夜

謝憐萬萬沒想到, 竟然真有人會把酒杯遞給他。

怪他反應太快, 不假思索便接了,接了就愣了。然而, 再看遞酒那人, 對方也是愣著的——居然是明儀。

原來, 方才酒杯傳到了師青玄手里,師青玄則為了好玩兒, 故意遞給明儀。而明儀悶頭喝酒吃飯, 看都不看就隨手亂傳,傳完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 也是無語。與此同時, 那雷聲也戛然而止, 只留下兩人面面相覷。

雖然接了酒杯的是謝憐,眾人目光卻都往風信和慕情身上湊。不難理解緣故,謝憐已經寂寂無聞八百多年了,八百年前, 自然是有不少他美談佳話的本子, 但到如今早就失傳了, 而且,根本不會有人在今天這個日子特地為他搭臺表演。所以如果非要找一出有“仙樂太子”這個人物的戲來看,那么就只有以風信或是慕情為主角的戲了。

因為,民間戲話在給這兩位神官編故事的時候,偶爾會把謝憐拿來用用,一般是讓他做個陪襯, 跑個龍套,更有甚者為了讓戲更精彩,直接把謝憐改成奸角,安排一些諸如欺負慕情孤苦無依或是橫刀奪風信所愛之類的段子。要是真在中秋宴里上演了這種戲碼,不管故事的主角們開不開心,反正其余做看客的一定開心。謝憐拿著那小玉杯,有神官已經催開了:“太子殿下,來來來,干了吧!”

催的人多了幾個,風信遠遠地說了聲:“太子殿下不能喝酒的。”

眾人都道:“一杯而已嘛!不妨事的。”

君吾一直一手支額,一語不發,這時微微起身,似要發話。師青玄也在一旁問:“你行不行啊?不行就算了,我幫你出十萬功德拉簾子。”

“……”謝憐怕他真的一沖動十萬功德就灑出去了,就算再豪爽也不是這么個豪爽法,而且不管什么戲他都看過,沒什么講究,忙道,“不用不用,一杯應該無礙。”說完,便把這酒一飲而盡了。

瓊釀入喉,滑過之處先涼后熱,謝憐有點兒暈,但醞釀片刻便把這暈勁壓了下去。小樓四面簾子緩緩拉起,眾人轉移了目光,準備專心看戲了。

一看便奇,只見那臺上竟是站著兩個人。一人白衣,面若敷粉,滿身風塵,背一只斗笠,定是謝憐無疑了;另一人紅衣,烏發如漆,俊美靈動,顧盼有神,一條長蛇盤在手上,被“謝憐”搶去,那紅衣人立即將那蛇劈手奪了甩開,握住“謝憐”的手就不放了。那神態,真真好似他的心也被狠狠戳了一刀子。

這一出,把等著看好戲的眾神官都看懵了,當然,謝憐自己也是懵的。這時,宴席上首的君吾笑道:“這是個什么本子?怎么像從沒見過?”

靈文立刻便叫人去查了,道:“這戲好像叫《半月國奇游記》,是新編的,所以從前沒見過,今晚是第一回 在人間上演。”

師青玄對謝憐道:“是上次半月國那批商人里的回去后找人寫的吧。省功德了,不用拉簾子。”

謝憐不置可否。人間能知道半月國之事的,只能是那批商人了,他記起來,商隊里有個叫天生的少年的確說過要感謝他還是要供奉他之類的話,莫非這戲就是天生出錢請人寫的?可是,他并沒告訴天生自己的名字,一個小小少年也未必有能力做到這一步。

另一邊臺下,雖然眾神官沒看到想象中的戲碼,但是,眼前這一出戲當然更精彩。畢竟,若是傳言屬實,那這紅衣人扮演的,可就是花城啊!

血雨探花的戲,人間是有不少的。不過,往往都是什么“紅衣鬼火燒三十三神廟燒完了天界屁都不敢放”“血雨探花正手反手一只手吊打文武神”這種令天界人士看了默默流淚的戲碼,不知這個本子會寫成什么樣?反正主角是謝憐,對于這位,大家總有種格格不入之感,并沒把他劃入天界“自己人” 的范圍,所以看看也無妨。而且這出戲舞臺精致,制作精良,戲中人扮相極好,簡直良心大作。于是,少不得心底大呼過癮,邊看邊評頭論足:

“真的嗎?編的吧,花城哪里會這樣跟人說話!”

“胡說八道,簡直胡說八道!”

“這戲把花城編成什么樣了?醒醒!又不是風月本子,這真敢編啊!”

畢竟是特地給他寫的戲,謝憐也認真地看了。坦誠地說,這戲不錯。扮相好,戲也好,只是,他作為被扮演者,有一個小小的意見:兩位主角,似乎有些太過親密了。

扮演他自己的那位,身手是很不錯的,不過,他每每開口喊“三郎”,雖然語氣并不如何跌宕起伏纏綿宛轉,謝憐卻覺得比方才“風師娘娘”喊“水師大人”的“郎君”、“夫君”更令人坐立難安。而且,小動作也似乎太多了點,勾勾手,摟摟肩,抱抱人,總覺得,哪里不太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