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千燈觀長明漫漫夜 2

三千盞!

半晌沉默, 陡然, 四起軒然大波。

哪怕是首席之位穩如泰山的神武殿,也從來沒在中秋宴上一夜摘得三千明燈。甚至從來都沒有誰想過這個數字。哪怕是一千, 也還勉強好說了, 三千, 這才是真正的史無前例,比前幾甲神官加起來還要多!

可想而知, 此刻, 眾位神官心中有多不可置信,當即便有神官脫口而出:“弄錯了吧!”

“數錯了吧……”

可是, 且不說報幕神官數了這么多年的中秋宴斗燈, 會不會恰好在今天出錯, 光是看一眼那組成了龐大光幕的燈流,即便是退一萬步,真當是數目有誤,那錯誤也只可能是數少了, 不可能是數多了。于是, 又有神官道:“會不會那燈并不是真的祈福長明燈?也許只是普通的燈?”

這話其實就等于“造假了吧?”, 也有幾人附和。師青玄卻道:“怎么會是普通的燈?普通的燈和祈福長明燈規格完全不同,根本飄不上天來,怎么會不是真的?”

如果這句是謝憐辯的,眾人大概還會繼續質疑,但既然是師青玄說的,而且師無渡也在這里, 旁人就不好說什么了。路被堵死,便轉向了另一個方向:“諸位,這個千燈觀在哪里?什么時候建的?是誰建的?有哪位仙僚知道嗎?”

報幕神官道:“不知……但是那些燈上,寫著的就是‘千燈觀’升上來的。”

“可我根本就沒聽過什么千燈觀啊?!”

“對啊,我也從來沒聽過!”

謝憐總算是從一片震驚的空白中抽離出來了,聽到這幾句,誠懇地道:“諸位,實不相瞞,豈止你們沒聽過,我也沒聽過。”

總不可能這也是天生建的吧?

所有神官今晚都被這雷炸得暈頭轉向,根本不敢置信,七嘴八舌。謝憐真想說:“不過一個游戲罷了,大家何必太較真呢。”然而,首先,很多人心里并沒把“游戲”當游戲,其次,他是這“游戲”的第一名,由他來說這話,不是欠揍嗎?其他神官也不好說,因為其他神官名次都在他之后,說了仿佛在給自己開脫沒拿第一也沒什么大不了,便很尷尬。這時,裴茗笑道:“我就說血雨探花帶走太子殿下非是為了找他麻煩,之前諸位還不信,現在可信了?”

經他提醒,眾人這才猛然醒悟。

如果是花城,那么,他擺擺手就升了三千盞祈福長明燈,也不是不可能!

謝憐和花城到底有沒有關系,究竟是個什么關系,可謂是撲朔迷離。此前,眾人都覺不懷好意說更可信。因為沒理由對天界一向極不友好對花城突然就對謝憐另眼相看了。但是,依花城那種無法無天的做派,同樣也沒理由突然就對某人虛與委蛇起來。今日中秋宴過后,這不懷好意說,恐怕就有點站不住腳了。畢竟,三千盞祈福長明燈!即便是執掌財運的水師,也不是說拿出手就拿得出手的。紛紛亂亂中,忽然,從宴席上首傳來一陣不緊不慢的撫掌之聲。

眾神官循聲望去,只見君吾一邊撫掌,一邊對謝憐笑道:“仙樂,恭喜。”

謝憐心知君吾有意解圍,心中感激,對他俯首。君吾又嘆道:“你總是能創造奇跡。”

見此往來,宴席上漸漸安靜下來。遲疑片刻,終是在君吾的帶領下,參差不齊地拍起了手,道起了賀。

至此,縱使再震驚,諸天神仙們也不得不承認了。這位太子殿下身上,歷來都是奇跡倍出。從前如此,現在,也是如此!

中秋宴散了,一直轟隆轟隆的雷師也收了工。捧場最賣力的當然是師青玄,不管是誰的名次出來了,他都是第一個拍手捧場的。裴茗除外。謝憐原先還在想他橫插一杠子,水師從屈居第二變成了屈居第三,會不會不悅,但看師無渡,卻似乎并無不快,裴茗和靈文都對他道了賀,接下來三人就商量著到誰家小山上的溫泉去推拿了。師青玄聽了道:“哥,你們又出去玩兒了?”

師無渡收了扇子,道:“嗯。”

靈文抱著手臂笑道:“風師大人要不要也過來玩兒?”

師青玄道:“我不去。我約了人的。”

師無渡皺眉道:“你可別約些亂七八糟的人。”

靈文道:“再亂七八糟,有裴將軍亂七八糟嗎?”

裴茗警告道:“杰卿,住口了。”

謝憐等他們兄弟二人說了幾句,便和師青玄一齊準備離席了。路上遇到慕情,他也不知到底有沒在看謝憐,眉頭不那么舒展了。風信卻與他相反,起身離席時對謝憐道:“恭喜。”謝憐也對他一點頭,道:“多謝。”

郎螢被安置在仙京的風師仙府上。那孩子眼下看起來干干凈凈的,只是依舊怕生,謝憐領了他下去,一路上他都沒怎么說話。謝憐先到鎮上買了點新鮮果子給他吃,沒直接回菩薺村,而是先到一座小樹林去看了一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