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懷鬼胎平地再起波 2

謝憐道:“可能, 是被吃了。”

那富商一哆嗦:“被、被吃了?!”

謝憐點頭。那富商道:“那、道長, 現在該怎么辦?我可還有一位如夫人也懷著肚子呢,那妖怪萬一再來該如何是好?!”

這人家里居然還有一個孕婦!

謝憐舉手道:“稍安勿躁, 我再問問, 您夫人還記得, 她夢里遇到這個孩子的地方是在哪里嗎?”

那富商道:“她說模模糊糊記得是間大屋子,更多的肯定不記得了。一個夢而已, 誰會記這么清楚?”又咬牙切齒道, “我……我四十多了才盼來一個兒子,我好苦哇!道長, 你能把這妖怪抓住殺了嗎?可不能再讓它禍害我家里的人了!”

謝憐道:“不要慌, 不要慌。我盡力而為。”

那富商大喜, 搓手道:“好好好,道長需要些什么?酬勞不成問題!”

謝憐卻道:“酬勞不必,只要您幫忙辦幾件事。第一,麻煩找一套閑置的女服給我, 必須足夠寬松, 男子可穿的, 以及,恐怕還需要您那位如夫人的一縷頭發,用于作法。”

那富商吩咐仆人:“記下記下!”

謝憐又道:“第二,請叮囑您那位懷孕的如夫人,最好換一間屋子睡覺,但不管在任何地方, 在任何時候,聽到有陌生的小孩兒的聲音喊她‘娘’,都不要答應。千萬不要答應,嘴巴都不要張開是最好。雖然人在做夢的時候往往不會知道自己在做夢,迷蒙失智,但如果您在她耳邊反復叮囑,使她腦中深深記住這件事,也許還會有效。”

那富商也應了,謝憐道:“第三,我帶了兩個小朋友出來,麻煩您幫我照顧一下,安排一頓好飯。”

那富商道:“這種小事,別說兩件,就是一百件我也能給你辦下來!”

終于到最重要的最后一樁了,謝憐道:“第四。”

他從袖中取出一枚菩薺觀開光的護身符,雙手遞上,鄭重其事地道:“請您對著這個護身符,大聲說一句‘太子殿下請保護我!’——這樣,這一樁就可以記在我觀名下了。”

“……”

是夜,謝憐再次換上了一身女子衣物。

雖說他穿女裝似乎已是輕車熟路,但扮成孕婦卻還是頭一遭,對鏡梳妝,沒花半柱香,末了塞了個枕頭到自己肚子里,再將從孕婦處取來的一縷頭發藏在這枕頭里,謝憐便躺在了床上。平心靜氣,放緩呼吸,不一會兒,就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謝憐悠悠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已經不是那富商小妾的屋子了,而是一間華麗的樓閣。

謝憐第一個反應,是摸芳心是否在他身側,摸到之后,這才放心。芳心畢竟是一柄寶劍,與他緊緊綁在了一起。隨后,他慢慢坐起身來,忽得手底黏黏糊糊的,舉起一看,自己躺在一張床上,而床上大片大片的血跡極為駭人,還未干涸,染得他半邊身子也紅彤彤的,觸目驚心。

謝憐見怪不怪,下了床,走了兩步,忽然覺得身上掉下了什么東西,低頭一看,居然是那個枕頭,趕緊撿起來重新塞進去。再走兩步,肚子又掉了,謝憐只好一直雙手端著它,四下觀察。

自幼長于皇宮,耳濡目染潛移默化,對于美與不美,謝憐自有一套見解。這座小樓,在他看來,雖然華麗,卻滿是脂粉之氣,要他猜,覺得像是一間酒樓,或是尋歡作樂之處。而且,比起今日建筑的盛行之風,這風格實在有些古老了,倒像是幾百年前的屋子,不知究竟是什么地方。

如此,便不大可能是富商那個被打掉的女兒的胎靈在作祟了。因為邪祟構建出來的幻象,是基于自己的認知。顯然,這種幾百年前的古屋,只會存在于幾百歲的邪祟的認知中。走了一圈,空無一人,謝憐又回到了他最先躺的那間屋子。

這是一間女子的臥室,設有梳妝臺,柜子可以打開,里面放著一些小兒的衣物,以及娃娃、撥浪鼓等玩具。謝憐一一檢查,發現都是嶄新的,看得出來此間女主人很愛惜這些物件。也就是說,對于“孩子”,這個女人是滿心愛憐的。

又翻了翻,謝憐忽然一驚,那小兒的衣物中,還夾著一個護身符。而這護身符,竟然是他的護身符!

萬分詫異,謝憐少不得要再三確認。沒錯,這的的確確就是他的護身符。而且,不是現在他自己上山采香草、自己編織、自己畫符、自己買紅線系起來的這種簡單的護身符,而是八百年前,仙樂太子最風光時,全國流通幾乎人手一只的那種護身符,用料和花紋都極其精致,來自何處,是否開光,也是一清二楚。

難不成這屋子的女主人,還曾經是他的信徒?

正在此時,一片死寂里,謝憐忽然聽到了一串咯咯咭咭的笑聲。

那是小兒的笑聲,十分突兀,空曠四散,不知是從何處發出來的。謝憐不動聲色,心中卻在琢磨:這聲音有些耳熟,竟是仿佛在哪里聽到過。究竟是在哪里?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