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方寸亂莫道芳心亂

猝然間, 謝憐雙眼大睜。

他這輩子還從沒給誰這樣對待過。一來沒誰敢, 二來沒誰能。可是,這人身如鬼魅, 出現得太快, 他完全沒來得及防備, 就落到這么個境地了,一時手忙腳亂, 猛地要推開對方, 卻嗆了幾大口水,“咕嚕咕嚕”水晶珠子般的水泡一串一串從他口中冒出。這在水下可是大忌。于是, 對方將他的腰摟得更緊, 二人身體貼得更近, 謝憐那只亂推的手被牢牢壓折在自己胸前,動彈不得,雙唇也被牢牢封住,吻得更深, 一陣柔和冰冷的氣流緩緩渡過來。茫然無措、逆來順受中, 謝憐看清了這人的眉眼。是花城。

發現是花城的一剎那, 他便停止了掙扎,心中不合時宜地冒出許多雜亂無章的零碎念頭,比如:原來是花城,難怪這么冰冷。鬼是不用呼吸的,居然也可以渡氣給他。可是鬼難道不會沉下水去嗎?

正在此時,花城忽然睜開了眼。

與那只近在咫尺的黑眼睛對視的瞬間, 謝憐又僵硬了,一下子掙扎起來,撲騰撲騰,像一只笨拙到不幸溺水的鴨子。這點撲騰卻被花城輕而易舉化解,他摟著謝憐的腰,迅速向上浮去。不久之后,二人猛地破水而出!

水底是冰冷的,空氣也是森冷的,然而,此刻的謝憐,渾身都是滾燙的。一浮出水面,他就想別開頭,但那虎視眈眈的黑煙依舊籠罩在水面上,一見有人出來,立即鎖了過去。謝憐剛扭過一點頭,又被花城一手扣著后腦扳了回去,四唇還沒分離片刻,這便又緊緊相貼。謝憐被吻得唇瓣又痛又麻,幾乎要失去知覺,若是別人,他早一劍捅過去了,可偏偏這人是花城,他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被逼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這時,越過花城的臉,他看到二人身邊,萬千銀蝶破水而出!

帶著一陣尖銳的呼嘯,那蝶雨如密集的鋼彈一般從水面下射出,蝶翼反射著冷冷的刀鋒般的光芒,瞬間削得那童靈尖叫連連,黑煙潰散,四下逃竄。然而,蝶陣鋪天蓋地,將它鎖在中央,橫沖直撞也沖不破。而花城眼睛都沒抬一下,摟著謝憐再次潛入水中,過了一陣,二人唇瓣終于分開了。

一分開,謝憐又吐出了一大串泡泡,而花城則騰出一只手,丟出了一枚骰子。那骰子在水中居然也能轉得飛快,旋出一道激烈的水流,最后定住。須臾,二人再次浮出水面。

這一次,不遠處就是岸,花城才帶著謝憐游了過去。這岸也不知是哪里的岸,有燈火和人聲,似近似遠。身后水面,蝶陣挾著那一團黑煙沖天而起,朝那燈火隱隱處飛去,只留下那童靈一路凄厲的長呼:“娘——!!!……”

兩人上了岸,重重坐在地上,這般面對面,謝憐這才看清了對面花城的模樣。

其實,他們兩人也不過才幾天沒見罷了,謝憐卻覺得,他們仿佛有許久都沒見面了。每次見面,花城都有不一樣的好看,這次的他,似乎比上次又大了一兩歲。他面容原本就俊美,出水更炫目。發絲極黑,膚色極白,面頰右側一縷極細的發結成小辮,一道紅線精心編結入理。這是謝憐第一次發現,他額心上方有一個小小的美人尖,襯得臉龐更精致好看。而那被黑色罩住的一只眼帶來幾絲殺氣,沖淡了這份精致,使他的好看達到了一個近乎完美的平衡。

花城蹙著眉,仿佛在隱忍,輕喘了幾下,一開口,聲音明顯比以往要低沉,道:“殿下,我……”

從發梢到身體,謝憐整個人都在滴滴答答地滴著水。他嘴唇紅腫,兩眼發空,呆滯了好一會兒,才囁嚅道:“我……我……我……”

“我”了不知多少個,他才突然迸出莫名其妙的一句:“我有點餓。”

聞言,花城一怔。

謝憐還沒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又稀里糊涂道:“不是。我……我……我有點困……”

他翻了個身,背對花城,雙手和膝蓋落地,慢慢摸索,仿佛在找東西。花城在他身后道:“你在找什么?”

謝憐只是下意識不敢看他,語無倫次地道:“我在找東西。我在找我的斗笠。我的斗笠呢?”

若是換個人來看,見了此情此景,必定要一聲慘叫:“完了,傻了!”其實,只是謝憐從沒經歷過這種事,一時間受的刺激太大,有點失去控制罷了。謝憐手膝并用,背對著花城在地上走了幾步,喃喃道:“……我,我找不到。我要走了。我要回家吃飯……我要收破爛了……”

“……”

花城道:“對不起。”

覺察背后傳來的他的聲音靠近了,謝憐一下子跳起來,喊道:“我要走了!”

他這聲喊得跟喊救命似的。花城道:“不行!”

謝憐急急忙忙要跑,沒跑幾步,卻是腳底一歪,再次摔回地上。回頭一看,一路地上竟全都是血,那根扎在他足底的針,已經完全刺進去了。花城一把捉住他腳踝,聲調都變了,道:“你怎么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