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方寸亂莫道芳心亂 2

謝憐道:“我……”

話音未落, 他只覺花城微一用力, 一陣激痛倏地爬上,忍不住一縮。

雖然花城的動作已經極為克制, 這點痛對他而言也根本不算什么, 但不知為何, 在花城面前,他似乎有點藏不住痛。也許是因為花城先和他說了一句, 讓他太想刻意憋住了, 反而沒成功。覺察到謝憐的退縮,花城立即握緊了他的踝骨, 低聲道:“沒事。馬上就好了。別怕。”

謝憐搖了搖頭。那邊花城動作更輕, 下手神速, 再舉起手時,已取出了一枚小小的針,道:“好了,沒事了。”

謝憐定睛一看, 那針尖閃爍著惡毒的光芒, 花城五指微微一合, 便將它捏碎為一縷黑氣,消散于空氣中。見狀,謝憐把不安都暫時擱置在了一旁,凝神道:“好重的怨氣。一般的胎靈是不會有這么強的法力的。”

花城站起身來,道:“是。所以,一定不是正常流逝的胎靈。”

這時, 一名面具人俯首進來,雙手捧著一只陶罐,呈交給花城。謝憐下意識觀察這人手腕上是否戴了咒枷,這次他的袖子卻是扎得嚴嚴實實的。花城接了,單手托著陶罐看了一眼,轉身遞給坐在墨玉塌上的謝憐。謝憐還沒湊上去,便聽里面傳來一陣悶悶的孩童啼哭聲,還似乎有什么東西在里面瘋狂亂撞,撞得陶罐微微搖晃,幾乎有些站不住,戒備更甚。

而他接過陶罐,微微掀起陶罐封口的一個角落,只往里面看了一眼,背脊瞬間躥上一陣寒意。

只見里面團著一攤坯胎一樣的東西,雖然手腳都長出來了,但軟弱無力,那顆頭則隱沒在黑暗中。整個看上去,簡直就是一團畸形的內臟。

這就是它的真身!

謝憐立即重新封住了罐子,道:“原來如此。”

他曾聽過,有人會尋找未足月的孕婦,將孕婦腹中的孩子生生剖出,做成小鬼來施行一些法術,驅使它害人,保護自己,或是鎮宅保運。如此看來,這個胎靈就是那種邪術的產物,而他的母親,還很有可能曾經是謝憐的信徒,否則不會把謝憐的護身符放在未出世的孩子的衣服里。

沉吟片刻,謝憐道:“這胎靈是你抓住的,三郎可介意我拿它去調查一番?因為之前我在與君山就遇到過它一次,此次是它第二次在我面前出現,不知究竟是巧合,還是有什么聯系。”

花城道:“想拿走拿走便是了。即便我不出現,你也能一個人抓住它。”

謝憐笑道:“話雖如此,但三郎抓它,可比我抓它要輕松多了。”

他本是隨口一說,卻聽花城道:“是嗎?如果當時我沒去,你打算用什么辦法抓住它?把它吃進肚子里,再把劍也吞下去嗎?”

“……”

還真給他說中了。

花城臉上神色并無任何不悅,謝憐卻莫名覺得他有點兒生氣了。

直覺告訴他,這一句若是回答得不對,花城會更生氣。正不知該如何應對,忽覺腹中微縮,謝憐不由自主地道:“……我有點餓。”

“……”

話出口才反應過來的謝憐都不好意思看花城臉上究竟是什么表情了,只能誠實地解釋道:“這回是真餓了……”

半晌,花城終于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這一笑,謝憐面前彷如陰霾散去,頓時松了口氣。花城則半是笑半是嘆,點點頭,道:“行吧。”

原本花城是要留他在極樂坊設宴的,但謝憐一聽“設宴”二字,便知必然要大為鋪張,主動提出出來走走,隨便找點吃的,花城應了。

極樂坊中甚為溫暖,兩人濕淋淋的衣物進去后不久便都干了。但謝憐那身女裝異常惹眼,他還是向花城借了一套衣服,換了身干凈的白衣。之后二人出去,走出老遠,居然也還能聽到那胎靈的啼哭聲,一聲聲喊著“娘”,可見其頑強。不過,鬼市里原本就到處都是鬼哭狼嚎,這哭聲湮沒其中,就一點兒也不稀奇了。

鬼市大街依舊熱鬧非凡,兩邊都是賣特色小食的攤子。雖然鬼還是那些鬼,但它們的態度跟謝憐上次來逛時可就大不一樣了。花城和他并肩而行,那些長得十分奇幻的老板們都笑面相迎,爭先恐后對二人招呼,幾乎哈腰點頭,令謝憐莫名其妙想到一個詞:“狐假虎威”。

除了對花城行注目禮,還有幾千幾百雙眼睛對謝憐投以更為灼熱的目光,似乎在審視和猜測,能和鬼市之主并肩而行的,究竟是什么人,這讓他又懷疑起自己是不是做了個錯誤的決定。置身于妖魔鬼怪的滾滾濁流中,萬眾矚目前,花城卻是習以為常,問他道:“想吃點什么?”

終于看到了一家賣的東西不是很奇怪的攤子,謝憐心想速戰速決,道:“就這家吧。”

花城卻道:“這家不行。”

謝憐奇道:“為什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