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白夜題書紅袖添香

這個問題, 他心中其實隱約已有答案。然而, 花城的反應,卻和他預想的大不一樣。

默然片刻, 花城忽然道:“抱歉。”

謝憐不解:“什么?”

他原本覺得, 如果“千燈觀”不是什么烏龍, 那么最有可能和它有關系的,也只有花城一人了。但無論他的猜測對不對, 花城都沒有說抱歉的理由。花城不答, 只示意他和自己一起往前走,謝憐依他而行。二人走了一陣, 一轉角, 驀地視線豁然開朗, 一座靈光流轉的宮觀,靜靜呈現于謝憐眼前。

一瞬間,他的呼吸都凝滯了。

四面八方都是烏黑與赤紅交錯的鬼域風光,而在這包圍之中, 那宮觀美輪美奐, 千燈璨璨, 宛如仙境。

這樣一座以光明和輝煌為基的宮觀,卻是坐落在一個龍蛇混雜、群魔亂舞的鬼市里,如此格格不入,卻又如此令人震撼。入眼的一剎那,就會在腦海中留下難以磨滅的深刻印象。好半晌,謝憐才道:“……這是……”

二人站在這宮觀之前, 均是仰望。花城也微微揚首,道:“前幾日中秋節至,想著哥哥在上天庭大概也要參加他們每年那個無聊的游戲,就弄了這個地方,給哥哥赴宴之時找點樂子,解解悶。”

“……”

他“解悶”的方式,未免令人瞠目。為了給謝憐“找點樂子”,就弄了個觀出來,還升了三千盞祈福長明燈!

花城微微低頭,整了整袖口,又道:“原不想教你知道的,因為是我擅自布置的,把哥哥的觀建在我這一堆亂七八糟的地方里,哥哥莫要見怪才好。”

謝憐立即搖頭。花城居然還覺得給他添了麻煩,所以不想讓他知道,他簡直不知該說什么好了。到這一步,再道多謝可就太無力了,于是,謝憐定了心神,深吸一口氣,專心欣賞起這座“千燈觀”,須臾,側首道:“這座宮觀奇麗恢弘,巧奪天工,非數日之工可成,三郎不會是近日才建的吧?”

花城笑道:“自然不是。哥哥看的不錯,這地方是很早就建成了的,苦于沒法派上用場,所以一直藏著,我也從沒放別人進來過。可要多謝哥哥讓它終于找到了用途,這才得見天日了。”

聞言,謝憐竟是略略松了一口氣。

既然是早就建成了,但一直沒派上用場,想來最初應該是要做別的用處的,眼下是順手拿來用的。不然若花城真是特地給他建了一座宮觀,他就要更加不安了。當然,依花城的性子,也很有可能純粹只是為了建著好玩兒的。雖然謝憐十分好奇原本花城建這樣一座與鬼市有天壤之別的建筑是打算做什么用的,但仍按捺住了詢問的沖動。問得太多,不是什么好習慣,誰知道什么時候便問到不該問的了呢?

花城道:“進去看看?”

謝憐欣然道:“當然。”

二人并肩,緩緩行入宮中,在玉石鋪地上漫步。四下參觀,這觀內開闊明朗,卻沒有神像,也沒有信徒用以跪拜的蒲團。花城道:“匆匆落成,草率不周之處頗多,哥哥海涵。”

謝憐莞爾:“并不。我覺得很好,非常好。沒有神像和蒲團正好,一直都不要有是最好。不過,為何連牌匾都沒有?”

此問絕非責問,只是觀內有幾處玉石花卉鋪地上都精心雕了“千燈觀”字樣的暗紋,擔著門面的匾額卻沒有掛上,自然不會是因為倉促,所以他才好奇詢問。花城笑道:“沒法子。我這里可沒什么會寫字的人,你看方才那群,能識字就不錯了。哥哥可有什么喜歡的書法大家?我去給你請來寫這牌子,或者,我以為最好的法子,哥哥自己來寫一幅,掛在這千燈觀上。那是再妙不過。”

說著,他一指大殿供臺。那玉案極長極寬,其上井井有條地布置著些供物和一只香鼎,還設有筆墨紙硯,書香清逸。二人走上前去,謝憐道:“那不如,就請三郎來幫我寫吧。”

聞言,花城眼睛微微睜大,似乎沒料到他會這么說,道:“我?”

謝憐道:“嗯。”

花城指指自己,道:“真要我寫?”

謝憐有所覺察,問道:“三郎可有何為難之處?”

花城挑起一邊眉,道:“為難之處倒是沒有,只不過……”

見謝憐一直等他回答,他負起了手,似乎有點無奈地道:“好吧。只不過,我寫的不好。”

這倒是奇了。謝憐當真沒法想象,花城會有什么事做的不好,微笑道:“哦?是嗎,寫一個來看看?”

花城又問了一遍:“真要我寫?”

謝憐取了幾張白紙,整整齊齊鋪在玉案上,悉心親手撫平,又挑了一支合眼的紫毫,送到他手里,道:“來。”

見他什么都準備好了,花城道:“行吧。但是,不許笑。”

謝憐點頭:“那是自然。”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