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施怪計開門盜鬼胎

謝憐微微一愣, 久遠的記憶似蒙塵的畫面, 微微拂去灰塵,但仍不清晰。他松開了手, 拿起那一朵花, 凝神不語。花城也擱了筆, 在一旁緩緩研墨,道:“怎么了?”

“……”謝憐微笑道, “沒什么。只是這種花, 香氣沁人心脾,我一直都很喜歡。”

在宮觀中供花, 倒也不少見。只是, 一般都會供大紅大紫的大捧鮮花, 或者永不凋謝的手扎假花。頓了頓,謝憐道:“莫非‘血雨探花’,探的便是這種花?”

花城笑道:“哥哥真真料事如神。”

笑語間,二人終于合力完成了一幅字, 寫的還是那四句詩。花城拿起來欣賞片刻, 似乎甚為滿意, 道:“嗯,不錯。裱起來。”

聽他說“不錯”,謝憐已經噎了一下。再聽到“裱起來”,謝憐又噎了一下,道:“你該不會是想掛到墻上吧?”若是給他逝去的老師們看到有謝憐參與的一幅字長成這樣,恐怕都要氣得活活詐尸。花城卻笑道:“不。我自己收著, 誰也不給看。”

正在此時,二人突然聽到外面隱隱一陣號叫:

“失火啦!”

“失火啦!”

“極樂坊失火了!”

千燈觀內里安靜至極,奈何二人五感皆超絕凡人,聞聲迅速對視一眼,謝憐脫口道:“又是極樂坊?”

話已出口,才覺這個“又”有點滑稽。花城不慌不忙,收好了字,道:“不必擔心,哥哥坐這里,我去去就回。”

謝憐怎么可能安心坐在這里,道:“我跟你一起去!”匆匆跟上,心中納悶:怎么他每次來,極樂坊都要失火一次?瘟神之名可又印證了。雖然這次不關他的事,可簡直都要習慣性歉疚了。二人趕回極樂坊,整一條大街上都濃煙滾滾,小鬼小怪們吵吵嚷嚷地拎著水桶來回奔走滅火,見到花城和謝憐來了,都道:“城主!您老人家不用擔心,火不大,已經滅啦!”

花城無甚表示,謝憐卻松了一口氣,溫聲道:“太好了!真是辛苦各位了。”

小鬼們原本都沒指望過會得到感謝,更何況還是城主朋友的“辛苦了”,一聽便樂了,紛紛道:“不辛苦!多大點事兒!”“應該噠!”

謝憐這才發現,他來說辛苦,似乎略為不妥,因為他并不是此間主人。不過,既然花城本人沒說,他說一下應該也不會有壞處,便暗道慚愧,再不在意。二人進入極樂坊看了看起火之處,果然只是燒了一小片地方,而且是個角落里不算起眼的小屋,難怪很快就被撲滅了。

然而,確定了這一點之后,謝憐卻警惕了起來,對花城道:“縱火者既不是無知大膽到惡作劇,也不是真的想燒掉什么,更像是要轉移注意力,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但是,在這節骨眼上,會是想轉移什么注意力呢?

猛然間,謝憐反應過來了:“那胎靈!”

之前他們從極樂坊出來的時候,走了許久,那胎靈還一直在哭哭啼啼,哭聲刺耳尖銳,還不時叫娘。而現在,這聲音卻消失了!

他們又到極樂殿外的一間偏殿去查看。二人出來時,花城隨手把裝著胎靈的陶罐放在一張案上,眼下陶罐還在,但謝憐上去一拿起來就覺得重量不對,太輕了。再打開一看,果然,里面已經空無一物了!

那封口,被關在罐子里面的東西是不可能自己打開的。謝憐立即道:“胎靈被人放出來了。”

花城卻并無一絲亂色,道:“是被人偷走了。那東西在蝶陣里過了一道,眼下元氣大傷,自己跑不遠的。”

謝憐道:“那就好辦。三郎,你這極樂坊可有監視出入往來的護衛?看看能不能找到可疑的人。”

花城卻道:“沒有。”

“……”謝憐眨了眨眼,道,“沒有嗎?”

花城道:“嗯。一向沒有。”

難怪他上次在極樂坊里偷偷搞小動作,也是一個護衛都沒見到。謝憐還想過是不是因為埋伏的太深他沒發現,沒想到是當真沒有,微微一愣,道:“你對極樂坊這么放心嗎?”

花城道:“哥哥,你注意過極樂坊里的門嗎?”

想了想,謝憐道:“不曾注意過。莫非是有什么特殊之處?”

花城道:“不錯。”

他指了指這間偏殿的門,道,“如果不是此間主人,未經允許,帶走了原本在里面的人,或是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哪怕只有一件,就會無法打開門,被困在那間屋子里。”

謝憐回憶上次來極樂坊,他當時似乎一直在用骰子開道,而最后離開,則是風師起了大風,掀開屋頂,這才避免了從“門”離開。這都是一些較為暴力的畫面,越想謝憐越覺得不能想,微微汗顏。頓了頓,又問道:“那假使三郎你從我這里搶走了一樣法寶,收到極樂坊,我作為法寶的原主人,也帶不走它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