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施怪計開門盜鬼胎 2

謝憐道:“姑娘?!”

蘭菖臉色煞白, 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突然間, 她肚子里仿佛什么東西爆炸了,原本還算平坦的小腹猛地膨脹成一個巨大的球形, 幾乎要把長裙撐裂, 還有滾滾黑煙從衣縫間溢出!

眾女鬼松了手微微散開, 蘭菖雙手勉強死死抱著小腹,驚恐道:“不要鬧了!”

竟是那胎靈在她肚子里鬧騰了。花城從容地道:“哥哥退后。”

謝憐道:“無事!”

蘭菖雙膝猛地跪在地上, 滿臉痛苦地道:“聽話!聽話!你乖一點, 你乖一點好不好!!!不要再鬧了!!!”

謝憐道:“蘭菖姑娘,你把它先放出來吧。”

蘭菖忙瘋狂搖頭, 道:“不行!不行不行!我一定會把他關在我肚子里好好養的, 他再不會出去害人了!城主我求求你們不要帶走我兒子。我找了他幾百年了!不要帶走我兒子!不要把他交到天上那幫人手里!!”

看來, 鬼市群鬼果然都知道謝憐是天界人士了。蘭菖尖叫一聲,抱著肚子在地上打起滾來,她的肚子仿佛不再屬于她身體的一部分,宛如一個活物, 時而縮小, 時而脹大, 時而上下左右挪動,黑煙愈發濃烈,想來是這邪里邪氣的胎靈回到母腹中養了一會兒,恢復了一點元氣,又要作怪了。女鬼們散開了一會兒又上去壓她,根本壓不住, 于是左邊的妖魔鬼怪們紛紛嚷道:“看我們的!”上前來按。場面無比混亂,謝憐握緊了拳,道:“蘭菖姑娘!你腹中胎兒的力量遠比你強,而且它可以傷你但你舍不得傷它,你根本拿它毫無辦法!你遲早會被它吸干破體而出的,快放它出來!”

若是蘭菖不自己把她藏在肚子里的東西放出來,她遲早要被這兇殘的胎靈吸干再撕成碎片,謝憐就不得不親手剖開她的腹部。雖然比看著她被自己的兒子撕成碎片好,但如果沒到萬不得已的那一步,他哪里愿意做這種事?他不想做的,自然也絕不想花城代替他去做。可這女鬼蘭菖性子執拗至極,就算痛得尖叫連連也不肯放那胎靈出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寧可自己來,一咬牙,道:“得罪了!”

誰知,他一把手放到芳心劍柄上,花城立即按住了他,沉聲道:“不用。”與此同時,蘭菖腹間忽然爆出一陣金光,刺得附近一堆妖魔鬼怪齊聲大叫“哎喲!”,逃了開來,都道:“什么東西!”

謝憐定睛一看,那金光淡下去之后,那急著往外沖的胎靈仿佛被什么東西鎖住了一般,蘭菖的腹部也平了回去。而鎖住它的,是她腰間一根腰帶。

那腰帶看似平平無奇不惹眼,可謝憐再仔細看,愕然道:“……這東西為何會在你身上?”

即便因為洗了太多次而褪色了,謝憐也能看出來,這條腰帶,是天界的東西。

天界的許多東西,都是精巧的法寶。所以,在必要時,才顯出了它護主應急之奇能。并且,就算這繡花紋路被磨損得厲害,謝憐也能確定,這一定是神官的才能用的“金腰帶”。

看品階,還是位上天庭的神官!

在天界,贈以金腰帶,乃是一種頗為流行的風雅之舉,是有特殊意義的。一位男性神官將自己的腰帶贈與他人,這舉動本身就帶著曖昧含義,是什么特殊意義,可想而知,腰帶這種東西,自然不可能隨隨便便贈送,也沒那么容易遺失。謝憐道:“姑娘,莫非你這孩子……”

話到這里,他忽然想起,不管是不是魔窟,在大庭廣眾下問一個女子這種私密之事也十分不好,及時收住。蘭菖立刻道:“不是!”

謝憐心想:“我還什么都沒說,你干什么就說不是?”

他問道:“你這七八百年,可就是靠這根金腰帶撐過來的?”

聞言,一眾女鬼瞠目結舌:“……我的媽喲蘭菖,你有這么大歲數了?!”

“你之前不都說你只有三百歲嗎?”

“不對啊她還說過她兩百歲的!!謊報年齡啊!!!”

這胎靈大約有七八百年的修為,那么,它的生母自然也差不多是這個歲數。可這女鬼蘭菖又沒那么深重的戾氣,作為一只普通的女鬼,能留在這世上這么久,想來,這根帶有法力的金腰帶幫了她大忙。如果這胎靈的父親是個神官,它這么兇殘,也就愈發合理了。

一個神官,和一個凡間的女子私通,結果不知是始亂終棄還是冷淡不理,這女子橫遭慘事,腹中胎兒被人活生生剖出。如今母子兩個都化為鬼類,那胎兒還很有可能殺人無數。無論怎么看,這事情的嚴重程度都不下于宣姬那樁,而且,似乎還有點眼熟。

那這事接下來該怎么解決,就很好想了。謝憐立即轉身,對花城道:“三郎,這位姑娘……”

不消他多說,花城道:“你該怎么做便怎么做。不必問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