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爭喜功厄命斗若邪

那彎刀抖得越發凄苦了。謝憐有點手忙腳亂, 順著它的刀背輕輕撫弄下去, 道:“對不起對不起,剛才沒看清是你, 再不會了。”

弄了幾下, 厄命瞇起了眼, 顫動也終于止住了。謝憐又問道:“你主人呢?”

忽然,后方傳來一個聲音:“不用理它。”

謝憐回頭一看, 一下子站起身來, 又驚又喜,道:“三郎?你怎么來了?”

身后那施施然而來的少年, 正是花城。他又把黑發束成了一個歪馬尾, 上身白色輕衣, 紅衣扎在腰間,袖口挽起,露出蒼白卻結實的手臂,以及手臂上的刺青, 一走路, 靴子上的銀鏈子叮叮清響, 十分隨意,仿若鄰家二九少年郎,卻也十分瀟灑。他咬著根小野草,對謝憐笑道:“哥哥。”

謝憐原打算安頓好兩個孩子之后,再去找花城鄭重道謝,誰知他竟是自己來了。花城不緊不慢走到他身邊, 單手把插在地上的銀色彎刀拔了出來,拿在手里看了看,將彎刀扛上肩頭,道:“哥哥這邊忙,不必勞煩你特地去一趟,所以我就自己來了。你還忘了這個。”

他背上竟是還背著一只斗笠,取下來給了謝憐。這是謝憐忘在那富商家的,他一怔,忙道:“我把它忘了,真是有勞了。”

說完,忽然想到,昨晚某件事發生后,他對花城說過“我在找斗笠、我的斗笠不見了”,那是稀里糊涂中說的胡話,花城卻居然真的去幫他把斗笠找到了,猛地一陣難為情,好怕花城拿這個來開玩笑。幸好花城提都沒提,笑著轉移了話題,道:“哥哥又撿了兩個小孩兒?”說著隨手揉了揉谷子的頭頂,揉得人家頭發亂七八糟,谷子卻仿佛很怕他似的,直往謝憐身后躲。謝憐道:“沒事的,這位哥哥是好人。”

花城卻道:“哪里哪里。我壞得很。”嘴上這么說著,卻是一翻手,衣袖里翻出了一只小小的銀蝶,撲騰著翅膀,悠悠飛到谷子面前。谷子黑溜溜的眼睛睜大了,目不轉睛盯著那小銀蝶盯了一會兒,終于忍不住伸手去抓了。

如此一來,他對花城的警惕也大大減淡了。隨后,花城狀似漫不經心地掃過郎螢。與他掃過谷子時自然的目光不同,他看郎螢時,目光冷銳,不甚和善。郎螢低下了頭,也惴惴不安地縮到了謝憐身后。

謝憐把斗笠拿在手里,道:“你來就來,還把菩薺觀掃一遍做什么?”

花城道:“只是順手清理一下屋子而已,不覺得把廢物都清理出去之后神清氣爽嗎?”

“……”謝憐記起了失蹤的戚容,心想花城該不會是把他當垃圾一樣丟了吧。這時,忽聽菩薺觀后傳來一聲慘叫:“該下地獄滾油鍋殺千刀的狗花城!殺人啦,花城殺人啦!!!”

谷子大叫道:“爹!”邁著兩條小短腿奔了過去。謝憐也趕緊跟上。菩薺觀后有一條小溪,平日謝憐洗衣淘米都是在這里,此時,戚容也泡在水里,身上還緊緊縛著若邪,極力把臉掙出水面,奮力吼道:“我不出去,我就不出去!我就要在這個身體里、呆到他死為止!我是不會屈服的!!!”

花城吐了那根野草,道:“你當你是什么英勇斗士嗎?廢物。”

謝憐無奈道:“……這是前幾天我在一座山上抓住的。他附到人家身上,怎么也不肯出來。這人還沒死,強行剝離魂魄,非把肉身毀了不可,真是……三郎可有什么辦法?”

花城道:“嗯?你是問讓他生不如死的辦法嗎,有的是。”

這話就是在威脅了,戚容罵道:“你們兩個!真是破鍋配爛蓋!蛇蝎心腸!咕嚕嚕嚕嚕……”沒說完便又沉入溪水中。雖然謝憐看到他便想起化為骨灰的母親尸身,心中有氣有悲,但這肉身卻是別人的,一定得保住,便把他從溪水中提了起來,放到菩薺觀門口。戚容一天一夜沒吃東西,餓得前心貼后背,又被花城一頓惡整,有氣無力,谷子給他喂從富商家偷偷帶回來的肉餅,他啃得狼吞虎咽直掉渣,真是可惡又可憐。謝憐搖了搖頭,發現戚容四肢僵硬,并非是由于若邪捆綁所致,大概是花城施了什么法術,定住了他身形,于是道:“若邪,回來。”

若邪綁了好幾天戚容,早已委屈得不行,“哧溜”一下便下來,像條白蛇一般一圈一圈地把謝憐整個人都纏住了。謝憐開了門,一邊安撫它,一邊把它從自己身上解下來,道:“好了,好了。待會兒給你洗澡,別難過。先到旁邊玩兒去吧。”

若邪便沒精打采地游到旁邊去了。花城也隨手把厄命一丟,厄命自己尋了個體面的姿勢,落下立住。面壁的若邪忽然發現,一旁倚著一把銀光閃閃的彎刀,小心翼翼地靠近。厄命刀柄上的那只眼睛也骨碌碌地轉到這邊,打量起它來。芳心則死氣沉沉地一動不動,沒有任何表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