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賢太子羹迎不速客

原本企圖大展身手的謝憐, 在這一晚, 信心經歷了一波三折。

花城倒是有提議過,不如讓他來做飯, 可謝憐怎好意思讓他幫自己修過門、幫自己打掃屋子、再幫自己做飯?哪有叫客人這么做的道理, 況且, 這把堂堂絕境鬼王當成什么了?

好在他從鎮上帶回來的存貨不少,雖然昨晚給謝憐下了一大半到鍋里, 卻也還剩下一些饅頭餅子、蔬菜瓜果, 將就著啃啃得了。但是啃完之后,又該怎么辦?

到了第二天, 這個問題就不攻自破了。一大清早, 菩薺觀的門就被一群村女敲開, 送了幾大鍋粥和一只燒好的雞來。眾村女皆含羞帶怯,是沖著誰來的,顯而易見。謝憐不禁暗暗慨嘆:長得好看,真的能當飯吃。

那只燒雞給兩個孩子分著吃了, 謝憐只喝了一點粥, 花城什么也沒動, 道:“哥哥在此地真是受歡迎。”

謝憐笑道:“三郎不要取笑我。大家分明醉翁之意不在酒。”

那一碗下去之后,戚容在觀外掙扎了整整一個晚上,號啕不止,什么我寧可給郎千秋抓住,給他千刀萬剮,也好過在你這里被你下毒!什么太子表哥我錯了, 求求你給我解藥吧!并且似乎看到了許多幻覺,谷子簡直被嚇壞了。一大早起來戚容一派萎靡不振,一張臉已經青了,眼下低頭呼嚕呼嚕就著谷子手捧的碗喝稀飯,終于緩過一口氣,啞著嗓子道:“屁咧!什么受歡迎,誰沖他來的?就他那個寒酸樣兒!還有,狗花城你也別得意,你也就能吸引這種山旮旯里的村姑了,還不都是你穿的那么有錢,她們才巴巴地貼上來!你要是穿得像個乞丐,我才不信她們還看得上你!”

謝憐心想,這話可就不對了,便是花城穿得像個乞丐,謝憐相信,他憑乞討就可以討出一座金山來。但也沒有說話,只慢悠悠地忙活起來。過了一會兒,一陣氣味飄了出去,戚容又號起來:“你又在干什么!這是什么!”

謝憐溫聲道:“那鍋‘百年好合羹’。我正在熱它。”

花城一聽,立刻輕輕拍手,道:“好名字,好名字。”

戚容道:“這玩意兒你他媽還給取了名字?!?!住手!!!”

不消真喂給他,隨便熱了熱就喚起了戚容的恐怖記憶,不敢再說話。吃完了這頓,郎螢默默把碗筷都收了,似乎要拿去洗,謝憐道:“不用了,你到旁邊玩兒去吧,我來就行了。”

也許做飯他不行,洗碗他還是可以的。花城看著郎螢帶著谷子出去玩兒了,道:“我來吧。”

謝憐推辭道:“你就更不用了,坐著就好。”

話音未落,這時,忽聽門外吃飽喝足閑得沒事干的戚容吹了兩聲口哨,油里油氣地道:“喲,小妞兒,盯著本大爺看做什么?是不是動春心了?”

這鬼方才還說他看不上這山旮旯里的鄉野村姑,回頭就撩上了,還撩得如此俗套。謝憐搖了搖頭,心想還是把他拖進來吧,免得放在外面嚇著人家。誰知,還沒打開門,外面便傳來陣陣村民們的驚呼:“絕世美女啊!”

“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會到我們村里來……”

“我這輩子還沒見過這么標致的姑娘咧,還一來就來兩個!”

緊接著,門外便傳來一陣叩叩的敲門聲,竟是在敲菩薺觀的門。謝憐心中納悶:“絕世美女?還有兩個?兩個絕世美女怎么會來敲我的門?啊,莫非,是那富商帶著新老婆來還愿了?”一想到這個可能,連忙取了那“本觀危房求捐款”的牌子,準備擺出去。這時,又聽一個女郎冷冷地道:“這門口的是什么東西,真辣眼睛。”

緊接著,另一個女郎的聲音納悶兒道:“難道是養來看門的?不會吧。不至于挑這么品位低下的靈獸啊?”

這兩個雖是女聲,謝憐卻都是聽過的。風師青玄和地師儀!

他本想立即推門出去,然而,猛地回頭,看見身后在供臺邊慢悠悠收拾碗筷的花城,又止住了動作,謹慎地從門縫往外望去。

只見兩名身材長挑的女郎立于門外。一名是個唇紅齒白的白衣女冠,體態風流裊娜,甩著拂塵,雙目炯炯;一個是名黑衣女郎,膚色雪白,眉目美而銳利,且臉色極差,負手而立,望向別處。那白衣女冠正滿面笑容,四處拱手,道:“哈哈,謝謝大家,謝謝大家,不用夸了,不要太高調。你們這樣,我很困擾的。差不多可以了,謝謝。哈哈。”

謝憐:“……”

四周黑壓壓圍了一大群看美女的村民,看完美女又開始對戚容指指點點。戚容不樂意了,狂叫道:“看什么看!老子喜歡躺地上怎么樣!都滾開!有個屁的好看!”村民瞧這人舉止詭異,臉色兇惡還發青,嚇得一窩蜂散了。師青玄對戚容道:“這位……綠色的公子,請問太子殿下現在在觀里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