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白話仙人喜宴哭喪

謝憐道:“如何?”

明儀“啪”的一聲, 臉面朝下, 倒在供臺上,似乎失去了知覺。

另一邊, 師青玄則默默無言, 流下了兩行清淚。

“……”

謝憐遲疑道:“二位大人, 到底如何,可否振作起來用言語點評一番?”

師青玄回過神來, 抹了一把眼淚, 抓住他的手,用力握了握, 含混不清地道:“……太子殿下。”

謝憐反手握住他, 道:“什么?”

師青玄大著舌頭, 說不出話,半晌,涕淚齊下地去推明儀,道:“明兄……明兄!明兄你怎么了, 振作一點, 你醒醒!”

明儀趴在桌上一動不動。師青玄一貫是不能忍受別人不給自己回應的, 越推越狠,最后終于掐住對方搖晃起來。謝憐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提醒道:“風師大人要不然你先放下掃帚,有話好說。”

師青玄掐著掃帚,回頭大聲道:“啊?太子殿下你說什么?我聽不清!”

謝憐無奈,對著他耳朵喊道:“風師大人!你手里的不是地師大人, 地師大人在這邊,這邊!”

這時,明儀猛地坐起身來。他居然瞬間恢復了男相,臉色鐵青,劈頭蓋臉就是一句:“我有心魔了。麻煩助我祛除下。”

一勺羹居然能吃出心魔來,謝憐被震懾了,囁嚅道:“……沒有吧……”

師青玄卻指著明儀,雙目圓睜道:“慢著,你!你是什么妖孽,敢在本風師面前耍花槍?明兄呢,快我掩護你,我們先一起拿下他。”說著一手抓那掃帚,一手便祭出了風師扇。這一扇子下去,整個屋頂肯定馬上就飛了,謝憐連忙上去抱住他,道:“使不得使不得。兩位大人,你們都醒醒好嗎!”

“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嚯嚯嚯嚯……”

戚容在門外捶地大笑,罵道:“活該!狗官!快升天!痛快!解氣!”

屋內兩位神官東倒西歪,呻吟不止。花城抱著手臂倚在墻上,謝憐看看他,再看看地上抱頭蜷縮的風師與地師,小聲道:“是不是水加的還是少了……怎么會反應比戚容還大?”

花城挑眉道:“我覺得挺好的。是他們口味的問題吧。常有的事。”

謝憐卻沒想過,戚容平日里吃的都是些什么,神官們平日里吃的又是什么。兩相對比,神官們感受到的落差和刺激更大,反應自然也更劇烈了。當然,他更沒想過,那鍋東西過了花城的手之后,有沒有多點什么了。

郁悶和內疚之下,他給師青玄和明儀各自灌了足足七八碗清水,二位神官才悠悠轉醒。雖然仍是如戚容一般面色發青、兩眼發直,但好歹神智已清醒,口齒也清晰了。唯一的一點小問題就是師青玄還是止不住地眼淚流,說話時不時咬一下舌頭,但也沒什么大礙。

一番雞飛狗跳,一個時辰后,四人終于圍著供臺整整齊齊地坐了下來。

明儀依舊臉朝下趴在桌上,一動不動,狀如死尸。謝憐正色道:“風師大人,你方才說有很重要的事想請我幫忙,究竟是什么事?”

面色憔悴的師青玄往門上丟了個隔音法術,確保外面的人聽不見了,才啞著嗓子道:“……是這樣的。咳咳,咳咳。太子殿下你大隱隱于市,在人間修行了八百年,走的多見得多,應該遇到過不少妖魔鬼怪吧?”

謝憐抱著雙手,道:“是遇到過一些。”

師青玄道:“那我想請問,你……有沒有遇到過‘白話仙人’?”

謝憐一怔,道:“喜宴哭喪,白話仙人?”

師青玄壓低了聲音,道:“正是!”

忽然,謝憐感覺一陣毛骨悚然,一股嗖嗖的冷氣順著脊背竄了上來。

與此同時,似乎有什么人在他耳邊,一邊輕聲冷笑,一邊哼著一支詭異無比的小調。

原本從窗子和破洞里漏進陽光、溫暖明亮的小小菩薺觀也不知何時黯淡下來,仿佛被籠罩在一片巨大的陰影之中。而謝憐的四肢也越來越冷,冰涼如鐵。

“……”

“……”

“……”

謝憐忍不住裹緊了衣服,覺得還是有必要直說了,道:“我想請問一下……誰在笑?誰在唱歌?誰在我背后吹冷氣?誰把屋子弄得這么暗?”

師青玄抹了抹眼淚,道:“哦,都是我。是我施的一點小法術,不要在意,只是為了更有氣氛一點。”

供臺邊另外三人皆無言以對。半晌,謝憐扶額,無奈道:“……風師大人,要不然,這冷風還是別吹了吧,這個天氣,大家都穿的不多。而且其實本來氣氛是不錯的,你一手動加冷風,配音樂……反而都攪沒了。”

師青玄道:“啊?是這樣嗎?”于是一揮手,撤去了那涼颼颼往四個人背后灌的冷風,道,“不過屋子還是就這么暗吧,我點個蠟燭,更有感覺。”說著,果真拿出一根蠟燭點上了。幽幽的火光照著兩張雪白的臉和兩張白里帶青的臉,果然很有氣氛,很有感覺,只怕是讓屋外的戚容看了都要嚇得鬼吼鬼叫什么鬼。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