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白話仙人喜宴哭喪 2

也是在很多年以前, 謝憐遇到了一只白話仙人。

那次, 他剛剛憑一己之力,蓋好了一座小茅屋。正當他站在下面欣賞新房子時, 突然, 角落里有一個細小的聲音說道:“你這房子, 過兩個月就要塌啰。”

師青玄道:“你怎么辦?”

謝憐道:“沒怎么辦。我說:‘過兩個月?七天之內它還能立著,那才是奇怪。’”

“……”

花城微微一笑, 隨即, 這笑容便淡去了。

那白話仙人躲在暗處,等著吸謝憐的恐懼、煩躁、不安之情。然而, 它巴巴地吸了半天空氣, 等謝憐都洗洗睡在新屋子里了, 也什么都沒吸到。

雖然謝憐沒看見它的真身,但也能感覺出,它大概很生氣。

沒過幾天,夜里一道蒼雷劈下, 整個房子都焦了。

那只白話仙人頗為高興, 大概是覺得焦了和塌了差不多, 它的詛咒算是應驗了,這下謝憐總該害怕了。然而并沒有。它還是沒吸到任何可以果腹的東西。它當然不甘心,于是,它便跟在了謝憐身邊,等待下一次喜事到來。

誰知,這一等就是大半年。這大半年間, 謝憐身上居然一件喜事都沒有!

要是一般人,也就放棄了。但白話仙人還有個特點,就是愛死磕,盯上了一個人就要死死跟著,所以也跟著苦苦餓了大半年。最后,機會終于到來了。

某日,謝憐收破爛進賬一大筆,發了一小把橫財。白話仙人樂壞了,憋了這么久,立即使出渾身解數,爆出長長一串謝憐有錢之后吃喝嫖賭染上一身病倒欠一屁股債的精彩人生,滔滔不絕詛咒連連。謝憐一邊點著錢,一邊聽得津津有味。聽完依舊是洗洗就睡了,那白話仙人也依舊什么都沒吸到。

當天夜里,謝憐的破爛堆就失火了。

火撲滅之后,滿臉黑灰的謝憐對那白話仙人慨嘆道:“可惜了。全都燒光了,一個子兒也沒了。昨晚你說的那些醉生夢死、浮世流金,我還一件都沒有體驗過呢。我覺得,你講的挺有意思的,要不然,你再說一遍吧。”

如此下來三四次,到后來,謝憐甚至會主動上去問它,你有沒有什么想講的?你要不要講幾句?那白話仙人終于再也受不了了,它逃跑了。

對白話仙人而言,謝憐這種瘟神,真是極不友好。要么他就沒有喜事,空等數年;要么他就對一切厄運習以為常,沒有任何恐懼不安;而且他運道之差,超乎白話仙人的想象,所以它們的詛咒對謝憐而言不痛不癢,簡直是祝福,或是在講白日夢。

總之,從此以后,謝憐便與白話仙人絕緣了。他甚至有點懷疑,是不是那只白話仙人逃跑后到自己族群內部大肆宣揚過他有多惡劣了。

聽到這里,師青玄沒繃住,噗了一下。花城淡聲道:“很好笑嗎。”

師青玄也知不妥,立即正色了,肅然道:“對不住了,太子殿下。”謝憐笑道:“無事。反正我也覺得挺有趣的。”

他總結道:“白話仙人是從人的恐懼之心中吸取法力,再借此法力,促使預言成真,然后再作出新的預言。如此循環往復,到一個人被徹底打垮、心如死灰為止。所以,越是心志不堅,越是吃虧;而擁有的越多,害怕失去的就越多。”

頓了頓,他又提醒道:“是有風師大人的信徒接到了此類祈愿,向您求助嗎?您是風神,這東西不在您的管轄范圍內,接到的話,可以移交武神。”

師青玄卻道:“不是信徒遇到了,是我自己遇到的。”

這下,謝憐更奇了:“您自己遇到的?白話仙人一般應該不太敢惹神官。就算惹了,以神官之尊,也用不著怕它們的。”

師青玄嘆道:“若是在我飛升后遇到的,自然不足為慮,但……此事說來話長。”

話說數百年前,風水二師在為人時,生于豪門大富商賈之家。

師青玄為次子,出生之時,舉家歡喜,為此子取了乳名“玄”,廣施粥點,行善積德。當時,有一位算命先生喝了粥,看到了襁褓里的嬰兒,問了生辰八字,說了這么一番話:

“吃了你們家的粥,我說句話。你們家這個兒子,命格雖好,但一言難盡。要是想救,必須得盡量低調,別讓他從小養成張揚的性子,不許他出風頭,記住悶聲發大財,如此方可平安渡過一生。絕對不要給他辦喜事,會招來不好的東西。”

這話可太不好聽了,簡直跟白話仙人也差不多了。師家又是商賈人家,格外重這些,當場拉下臉把人攆走了,他的話自然也沒放心上,幾日后,便又為師青玄開設宴席,張燈結彩,鑼鼓齊鳴。

然而,宴席上,正當眾人喝得高興,紛紛對著襁褓里的師家二公子唱祝詞時,驀地從地下傳來一個聲音,唱道:“不得善始,不得善終!”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