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三神一鬼不見真仙

師青玄正色道:“我想試試, 看能不能自己把那東西解決了。不管怎么說太子殿下你也比較有經驗, 有空沒有?如果沒有,千萬不要勉強。”

此前師青玄幫了謝憐不少忙, 眼下他需救急, 有求于自己, 謝憐總不能在這時候就推說自己有事有心無力了。但花城遠來是客,還沒在這里玩幾天呢, 他走了, 誰來招呼花城?雖說他招呼得也不怎么樣。

正兀自思量著,花城卻一手支著下頜, 笑道:“哥哥可是要去瞧瞧那白話真仙?不嫌棄的話, 捎我一個可好?畢竟是個稀罕怪, 我也沒親眼見過。”

謝憐心道:“慚愧,三郎懂我。”好生感激他體貼,點點頭。師青玄也沒什么話說,他自然清楚花城不是來幫他忙的, 但花城至少不會搗亂, 來不來對他沒差。謝憐又道:“但那白話真仙神出鬼沒, 不知道什么時候、什么地方才它會再出現?”

師青玄道:“我也不知,實在不行,我打算到皇城最好的酒樓去包酒席,喝他個百八十天的,天天放鞭炮唱大戲,它總會出來的。”

謝憐道:“這也是個辦法, 不過,就算它出來了,也未定能抓得住。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風師大人是否查過,過去它的獵物都有些什么人?行事風格如何?看看有無規律可循。”

師青玄道:“這個我哥自然是早就查過的。”說著從袖中摸出一只卷軸,鋪展開來。謝憐湊上去一看,不禁道:“厲害,厲害。”

好家伙!這東西真是不大的魚都懶得下鉤,卷軸上一溜兒的名字,幾乎全是在人間大名鼎鼎的風云人物,而且無一不是下場凄慘。每一個的結局,都是崩潰自絕。

兵敗如山倒,橫劍自刎做個了斷的;萬千家財一朝散盡,三尺白綾了一干二凈的;求名求利求而不得,翻覆沉浮永墮奈何的。這些人并非是敗給了白話真仙,而是敗給了自己內心對于“失去”的恐懼。

不過,名冊上倒是沒有帝王。真帝王,自有天子之氣護體,不易為邪祟入侵。其實一般而言,有飛升潛質的人,也會天生一層靈氣罩體,令這些鬼怪退避三舍,所以,謝憐隱隱覺得師青玄被那東西纏上,不是那么簡單,許是有人暗中動了手腳刻意針對他。若真如此,這人必然不簡單,但師青玄被盯上時尚且是個嬰兒,又緣何會招惹到這種了不得的角色呢?

這時,花城道:“哥哥可否借與我看看?”

謝憐便把卷軸遞給他,道:“看。”

花城只粗略掃了一遍,道:“誰寫的卷軸?”

師青玄道:“我哥。怎么了?”

花城把那卷軸往桌上一丟,道:“不怎么樣。錯的離譜。建議你哥回爐重造。”

師青玄一聽就要拍板了:“血雨探花!”

謝憐拉住他,歉聲道:“風師大人坐下吧,坐下吧。算了,三郎說話一貫是這樣的,他不是故意的。”

師青玄坐下來了,自個兒懷疑道:“‘一貫是這樣的’?”

謝憐轉向花城,問道,“三郎,你說錯的離譜,是錯在哪里?”

花城也向他靠過去,兩人坐得近了許多。花城指了幾個名字,道:“這幾個,錯了。”

謝憐認真看了,那幾個都是惡貫滿盈的一方霸主,道:“你怎么知道的?”

花城道:“因為這幾個是我殺的。”

“……”

謝憐道:“這上面不都是自殺嗎?”

花城道:“我動手之前,叫人去跟他們先打了個招呼,他們就自己了斷了。不知道這算不算我殺的?”

不知道這算不算他殺的,但大概可以算很誠實。師青玄不自在地咳嗽了幾聲,嘴皮子微動,道:“鬼不要在神官面前坦白地描述自己是怎么殺人的行不行。鬼不要和神官在其他神官面前光明正大地討論這種問題行不行。”

花城又指了幾個名字,道:“這幾個,也錯了。”

謝憐道:“這又是誰殺的?”

花城道:“黑水殺的。”

謝憐一怔,道:“那位黑水玄鬼,不是一向很低調嗎?”

花城道:“不代表他不會殺人。”

隨即,他對師青玄道:“尊兄給你的這份卷軸錯漏百出,根本沒用心查證,反而很有攪亂視野的嫌疑,一堆破布而已。所以我建議,撕了重寫。”

師青玄奪回了那份卷軸,道:“我哥才不會這樣!”言語雖蒼白無力,語氣倒是很篤定。親弟弟的事,師無渡應該不會不用心,那么,還有一種可能,謝憐問道:“術業有專攻,水師大人在查證過程中應該也借助了他人之力。敢問整理卷軸的人是誰?”

遲疑片刻,師青玄道:“靈文。”

謝憐揉了揉眉心,不說話了。靈文殿雖然總被其他殿的神官罵效率低下,但也不至于犯這么多錯,簡直就是一份敷衍了事的草稿。毒瘤們的關系看上去還挺好的,至少表面上是挺好的。個中到底有什么彎彎繞繞,恐怕外人是弄不清楚的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