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三神一鬼不見真仙 2

師青玄道:“它在我們離開菩薺觀后閃進去篡改了陣法?”

隨即便自己推翻了:“不!不會這樣。”

謝憐也道:“不可能。剛才我們已經推門出來了, 就算在這之后它閃進去動了手腳, 我們也應該是到達原定地點才是,因為陣法已經啟動, 再改也無效了。所以, 它能動手的時間, 只有一瞬間。”

也就是在明儀畫完陣法、師青玄吹熄蠟燭后、整個菩薺觀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的那短短一瞬間!

可是,這就跟謝憐剛才的說法矛盾了。師青玄道:“但方才屋子里, 分明只有我們四個。”

小小一座菩薺觀中, 三個神官,一位鬼王, 要是中途多了什么東西, 他們還能都不知道?而如果是他們中的某一個人趁黑暗動的手腳, 最有可能的,會是誰?

師青玄忍不住看了一眼花城。雖然立即收住,但花城也沒漏過這一眼,笑道:“看我做什么?照我說, 你不覺得地師大人更有嫌疑嗎。”

明儀也掃了他一眼。花城道:“別只顧著猜后來是誰動了手腳, 如果他一開始畫的陣法就是錯的呢?”

明儀不反駁, 沒表示。師青玄卻聽不下去了,道:“花城主,稍等一下哈。我知道你們之前有過節,不過呢,明兄真不是這樣的人,他這次就是臨時給我拉來幫忙的, 也沒理由這么做。”

花城道:“做一件事,不一定非得要理由。其實,風師大人你自己也很可疑。”

“啊?”師青玄萬萬沒想到,這也行,指自己,“誰?我?!”

花城道:“嗯。賊喊捉賊,豈非常見得很。你究竟是為何而來?若你與尊兄當真如此忌憚白話真仙,怎至于整理出那么一堆破布?要說是你們二位串通起來設局,故弄玄虛把我們引到這里,也不是沒可能。”

看他神情便知,根本就是在信口一通肆無忌憚的瞎扯,但竟也有模有樣,扯得似乎誰都值得懷疑起來。師青玄都快動搖了,道:“我……我有那么無聊嗎?”

花城笑道:“同理。我也沒那么無聊。”

人家用什么打他,他就用什么原樣打回。謝憐正想著事兒呢,擺手道:“好了,你們都停停吧。事情還沒解決就開始懷疑自己人了。”

花城哈哈一笑,不說了。他的態度很明顯了,不幫忙,也不搗亂,就純粹是來玩的。不用巴巴地指望他,也不用小心地提防他。沉吟片刻,謝憐道:“其實,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在屋里的地師大人畫好陣法的時候,屋外已經有一個人,在門上畫了一個更強勁的陣法。”

當時,師青玄為了不讓屋外的戚容聽到他們談話,丟了一個隔離術,菩薺觀被封閉了,相對來說,在屋外動手腳,比在屋內不容易被發現。同類陣法兩兩相撞,強勁者勝。這個“強勁”不僅僅取決于布陣者自身法力高低,還取決于畫陣的材料。明儀當時用的是謝憐收破爛時撿回來的同行不要的陳年朱砂,如果有人用了新鮮血液“壓陣”,自然要更勝一籌。

師青玄立刻接受了這種可能,道:“屋外?會不會是青鬼?他都那樣了,還能作妖嗎?”

謝憐道:“不能了吧……”

花城淡聲道:“他七天之內別想動。不過,屋外的人,可不止他一個。”

這話似乎意有所指。謝憐道:“總而言之,大家先別亂猜,免得傷了彼此信任。”

走了幾步,又道:“那怪物的話真奇怪,為什么說,這里會成為風師大人‘永不想再記起的噩夢’?這地方會遇到什么東西嗎?”

四下望望,師青玄微微蹙眉,道:“……慢著。這里好像……”

話音未落,忽見明儀目光一凜,一掌隔空劈出,正是劈向師青玄后腦。謝憐喝道:“風師大人當心背后!”

卻見明儀那一掌“砰”的一聲,劈裂了一樣寬大的四方形事物。那東西從天而降,直沖師青玄腦門砸來的,他跳開幾尺遠,拍心口道:“好險好險!”再低頭一看,瞳孔驟然縮小。謝憐上去一瞧,也微微心驚。那東西居然是一塊匾額,藍底金字,寫著“風水殿”三個大字。

把一位神官神殿的匾額劈為兩半,這可是大大的忌諱。明儀收掌,面色冷峻,師青玄怔了片刻,立即一揮衣袖,把那裂為兩半的牌匾掃沒了,低聲道:“都保密,保密!千萬不要說出去。讓我哥知道他牌匾讓人砸了,非得氣瘋了不可!”

謝憐轉身,道:“這……竟然是一間風水殿?”

不錯,他們出來的這間破屋,正是一座風水殿。

水師乃是財神,沒有人不愛財,有他坐鎮的宮觀,向來香火旺盛,居然會有如此破敗的光景,簡直就如同一疊銀票被扔在大街上風吹日曬雨淋沒人撿一般不可思議。師青玄重新搶進殿中,廟里到處都是蛛網、老塵,一派無人問津的凄涼。翻了半天,終于在屋后廢棄雜物堆里,翻出了兩尊慘不忍睹的神像。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