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四鬼神聞說血社火

謝憐一下子站了起來。師青玄也一腳踩上桌子, 擼起袖子似乎就要沖下去。謝憐卻連忙拉住他道:“沒事沒事, 風師大人冷靜。”

師青玄道:“眼珠子擠出來了也沒事嗎???”

謝憐道:“沒事。此地竟然可以看到血社火,當真是難得。”

師青玄連忙把腳從桌子上拿下來了, 道:“血社火?那是什么?”

二人重新坐下, 謝憐道:“不同地方的社火有不同的流派, 血社火就是一種特殊流派,極其罕見, 我也只是聽說過, 從沒見過,因為它的表演血腥獵奇, 而且妝術絕密, 不傳外人, 現在是越來越少了。”

師青玄愕然:“妝術?這些都是假的?這這這……這也太逼真了,我還以為是什么邪法變出來的!”

他所言絕不夸張,謝憐也嘆道:“民間幾多能人異士啊。”

看那些游行的表演者們,非但腦門上的利器“入木三分”, 有的腸穿肚爛, 缺胳膊少腿, 在地上爬行,哭天搶地;還有幾人抬著一個高高的木頭架子,橫梁上吊著一個女子,脖子拴著繩子,仿佛懸梁自盡;又來兩個人,拖著一個女郎的兩條腿, 那女郎衣服被撕得破破爛爛,臉朝下生生被拖了一路,地上留下一條長長的血痕,真真如地獄光景。分明都是人在表演,卻比到處都是鬼的鬼市恐怖多了。跟這里比起來,鬼市簡直就是個熱熱鬧鬧的人間集市。那妝真不知道是如何化出來的,就算是謝憐對這種傳統有所耳聞,第一眼見到時也險些以為是妖魔來臨。

不少女人和孩童按捺不住好奇心要擠到人群前看,真看見了卻又被嚇得尖叫后退。師青玄道:“太子殿下,你不是說社火旨在慶祝嗎?哪有這樣慶祝的,人都要嚇跑了,小姑娘們要做噩夢的,這種表演看了人心里真的會高興嗎?”

人看了這種表演會不會高興,那還真說不準。事實上,殺戮見血,的確是會使人興奮的。不管有沒有恐懼,恐懼過后,許多人心底也會生出一絲快感。這種血社火,方言里似乎還有個名字叫“扎快活”,謝憐的理解是:一刀子狠狠扎下去了,扎死人了,心里就快活了。

在人們內心深處,是有著對“殺戮”的渴求的。

不過,謝憐當然不會說這么多,只凝神看了一陣。浩浩蕩蕩的游行隊伍中,有一名黑衣白面男子,身形高挑,骨瘦如柴,手持利器,猛地向一個衣著華麗的表演者頭上砸去,那刀子登時插入對方頭顱,他再用一柄長槍,將對方挑起,掛在空中,殘忍血腥至極,跟真的當場行兇殺人一模一樣,嚇得人群一波驚叫,也有一波叫好。謝憐道:“我猜他們在表演一個故事,這個黑衣男子應該是主角,他殺的這些人,應該都是反角,是惡者。整個故事,是想表達‘懲惡揚善’。”

說到這里,謝憐心中忽然一動,道:“風師大人,仔細看。”

師青玄道:“在看呢。”

謝憐道:“我是讓你看故事。看他們演的是什么人,什么樣的一個故事。那白話真仙把你送到這里來,肯定有原因的,它剛好挑在今天,也許就是為了讓你來看這一出血社火。”

那黑衣男子雙眉緊鎖,神情痛苦,一人“殺”了隊伍里上百名“惡人”,自己也被亂七八糟的利器刺了一身,最后,摟著好幾個皮開肉綻、喉懸白綾的“尸體”,垂頭不動,竟是個同歸于盡的下場。一列隊伍過去,下一列隊伍繼續演,如此循環。謝憐道:“你們看出來是什么故事了嗎?”

師青玄雙眉緊鎖,道:“沒有。感覺沒怎么看懂,他盡在殺人了。”

花城在謝憐身旁,悠悠地道:“想來并不是家喻戶曉的故事。問問本地人,是不是選自地方人物志吧。”

恰好酒樓伙計又上來送菜,問道:“幾位貴客,好看不?刺激不?”

謝憐道:“好看,刺激。這位小二哥,問一聲,你們鎮上的血社火,演的是什么人?”

果然,那伙計道:“這個嘛,外地人一般是不知道的,都要問一聲。我們博古鎮的社火,演的是本地一個傳說人物的故事。相傳幾百年前,此地有個書生,姓賀。

“這個賀生啊,雖然家里很窮很窮,但他很有本事,從小就聰明得嚇人,學什么都又精又快,還是遠近聞名的孝子,做什么都沒話說。偏生他這個人啊,就是倒霉得很,有什么好事呢,都不長久。

“他讀書考試,明明考得最好,卻因為沒給考官送禮,得罪了上面的人,被故意藏了他的卷子,換了張白卷,好幾年都榜上無名;他定親,未婚妻青梅竹馬,如花似玉,溫柔賢惠,偏偏老婆和妹子都給大戶人家搶去做了侍妾,一個不從,生生給打死,一個不堪凌辱,自盡了;他去理論,反給人家誣陷通奸偷竊,關進大牢不給飯吃差點餓死,七十多歲老爹老母為了給他求情,磕了一晚上的頭,沒用,關了兩年才放出來,娘沒人照顧,早病死了,爹一大把年紀還要干苦力養家,也只剩一口氣;他不讀書了,去做生意,因為做太好,被其他大商戶聯合起來打壓,賺的一點錢都被搜刮了干凈,還倒欠一屁股債。”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