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笑戲言亂我亦亂卿

師無渡猛地被他一推, 堂堂水師, 險些跌坐在地,狼狽不堪, 愕然不已, 半晌, 才道:“青玄,是哥哥。”

師青玄吼道:“我知道是你!!!”

既然知道是師無渡, 并非神智昏亂識人不清, 那為何還這副反應?

師無渡又伸手:“沒事了……”師青玄一把打開,道:“沒事個屁!怎么可能沒事!你別說話了, 啊!我受不了!”

此言一出, 不光師無渡, 一旁的靈文和囑咐了屬下才回來的裴茗臉色都變了。裴茗道:“青玄,你別胡鬧,你說這話不是往你哥臉上扇耳光、心里倒砒霜嗎。”

平素師青玄聽到裴茗開口,非嗆他兩句不可, 眼下卻是抱頭不語, 根本不理, 鬼上身一般自顧自喃喃道:“我什么都不想聽。你也別說了。你讓我冷靜一下。你走吧。你趕緊走吧!!!”

師無渡終于忍不了了。

他喝道:“你胡說八道些什么!”

靈文也道:“風師大人,有事你就說出來,說出來也好解決……”

師青玄怒道:“你們聽不懂我說什么嗎?!你們都滾,都滾行不行!!!啊!!!啊!!!!”他瘋了一樣地咆哮著,喊著喊著,竟是吐出了一口鮮血, 謝憐道:“風師大人!”

師無渡一把握住他的脈,探了片刻,霎時神色變得比鬼還恐怖,似乎當場也要吐一口血出來了。謝憐道:“水師大人,風師大人怎么了?”說著就要伸手去探,師無渡卻猛地把他的手打開,怒目而視,似乎絕不能讓謝憐探清師青玄身上到底是怎么個情況。隨即,他對弟弟道:“你病了,你被嚇壞了,我帶你回去治病。一定可以給你治好的。”

師青玄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我沒病。我是不是病了,你應該最清楚!你不要以為我瘋了,我清醒得很,我從來沒有這么清醒過!”

師無渡抓著他就往車上拖,喝道:“你不懂,不要瞎說。”

師青玄狂叫起來:“明兄,明兄救我,太子殿下救我!”

他伸出雙手,一手抓一個,謝憐和明儀都握住了他伸來的手,師無渡卻又將他蠻橫地拖走了,道:“走吧,沒事了,哥哥在這兒。”

師青玄仍在大喊大叫,裴茗和靈文幫著師無渡按住他。明儀道:“你弟弟不想跟你回去!”

謝憐也道:“那白話真仙還沒解決,水師大人您打算……”

師無渡厲聲道:“什么白話真仙,壓根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他病了,腦子糊涂了,僅此而已!”

謝憐道:“可是風師大人……”

師無渡打斷他們,道:“這是我弟弟,難道我不會為他好?我家里的事,不勞二位外人費心!煩請二位大人也別在外亂說,管好你們自己就行了!”說完,便在師青玄面前一揮手,拂面而下,拂暈了強行帶上金車。他話雖然難聽,卻聽得謝憐一怔,是這個理,畢竟,師無渡才是師青玄的親哥哥,他難道還會害師青玄?況且,還有另外兩個神官陪著一道呢,跟他們回去才是最安全的。人家家里人都出面了,外人又怎好再繼續插手?

那裂為兩半的風師扇落在地上無人問津,靈文將它拾起,對謝憐二人道:“太子殿下,地師大人,莫要見怪,水師大人也是關心則亂,這事屬家事,家丑不可外揚,還望二位守口如瓶。他日定當給二位大人賠罪。”幾句寒暄,也匆匆上了車。那金車轟隆轟隆,平地起飛,升騰起來。望著那一道煙霞漸漸消失在夜空中,謝憐這才確定,水師居然真的就這么把風師帶走了,而他們,在折騰了這許久后,也居然真的就這么被丟在此地了。

明儀轉身要走,謝憐回過神來,道:“地師大人!”

明儀頓足,回頭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放心,花城的事,我不會說。”

謝憐松了口氣,道:“多謝。你上去看看風師大人么?”

明儀一點頭,轉身繼續前行。雖然謝憐也很擔心風師,但上天庭醫仙大能都比他有用,而且師無渡必定不愿讓外人見到弟弟的狂態,怎么想,眼下也不是探望的好時機。反倒是方才花城突然離去,更叫人難以放心,權衡片刻,還是決定先去找花城。打定主意,謝憐離開傾酒臺,飛速趕起了夜路。可用不了縮地千里,也沒有銅馬金車,能靠的只有這一雙腿,在山路上奔走。一邊走一邊心想:“三郎那邊到底遇到什么情況了?方才瞧他神情、聽他語氣,似乎事態不輕。希望這次我能幫上他一點忙吧。”

行了不到一炷香,忽然,他覺察前路妖氣彌漫,視物不清,不由放慢了腳步,心道:“不會吧。又遇到什么東西了?”

站在路邊,靜觀其變,許久,前方妖氣中,傳來了一陣奇異的號子聲。

“噫吁嚱、噫吁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