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笑戲言亂我亦亂卿(第3/3頁)

隨即,花城笑了,也坐了上來,道:“哥哥是太累了。擠擠。哥哥莫怪。”

謝憐點頭,努力往右邊坐,想給花城多挪出一點位置,花城卻伸手攬住他右肩,往回帶了帶,道:“不必了。夠寬了。”

事實上,不夠的。這步輦也是做得巧,一人坐寬了,兩人坐卻又有點擠了,除非像謝憐小時候那樣,一個人坐另一個人腿上,那才剛剛好。謝憐道:“你方才離開的可巧,上天庭一下子下來了三個神官。”

花城哼道:“三顆毒瘤是么。我早料到了。”

謝憐開玩笑地問道:“莫非就是因為這個才跑的?”

花城也開玩笑地回道:“不,我是去叫車了。如何,哥哥,我這幽冥鬼車,是不是比上天庭神官那些銅馬金車要有趣得多了?”

謝憐道:“有趣,有趣得很。”笑了幾下,想起風師異狀,又笑不出來了,正了顏色,道:“對了,三郎,方才你要跟我說的,是什么事?”

不經意間,二人對上了視線。花城還攬著謝憐右肩,未曾松手,仿佛正將他摟在懷里。若從外看,只能看到步輦紗幔內兩個交疊的人影,依偎在一處,不分不離。而紅幕之內,花城笑了笑。

他道:“哥哥,成親吧。”

“……”

謝憐茫然道:“……啊?”

如此凝望,如此言語,近在咫尺,無處可避。登時,謝憐眼前五顏六色,腦中一片空白,整個人都僵了。比僵尸還僵。

見他這幅形狀,花城收回了手臂,嘻嘻地道:“開玩笑的。哥哥被嚇到了嗎?”

“……”

謝憐好容易才回過了神,道:“……你太頑皮了。怎么能拿這種話開玩笑?”

豈止是被嚇到。簡直嚇得他險些心臟驟停。竟是帶上了一絲連自己也沒覺察到的微慍。

花城哈哈道:“我的錯。”

他伸直了一雙長腿,交疊起來,架在前方,晃晃靴子,銀鏈相撞,發出叮當清響,果真頑皮得很。若在以往,謝憐會覺得他這少年心性很有趣,很可愛,現在卻不知為什么,被那聲音擾得靜不下來,莫名其妙煩惱不已,怔了半天,忍不住在心里又說了一次:“怎么能拿這種話開玩笑呢……”

不過,想想也對。正是因為真的不在意,所以才能拿來開玩笑。

花城注意到他神色有異,一下子坐正了,道:“殿下,你別在意,剛才是我錯了。我以后再也不開這種玩笑了。”

見他如此鄭重道歉,謝憐反倒內疚了,心想:“莫不是傻了,一句玩笑話罷了,有甚大不了的。況且三郎只是說‘成親吧’,又沒說和誰成親,你又是想到哪里去了。快回來!立刻!馬上!!!”

在心里猛呼了自己幾巴掌后,定定心神,謝憐笑道:“不不不,你有什么錯的?別誤會,我方才是在想風師大人那事,所以神情嚴肅了些。”

花城道:“哦?水橫天都下來了,他那事應該解決了吧。”

兩人都極為配合。謝憐認真思考起來,輕輕搖頭,道:“三郎,你當真覺得,這事解決了嗎?我總覺得,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師青玄一向對其兄敬愛有加,方才脫險,一見其顏,卻是這個反應,不由讓他生出一個可怕的想法——那個哄騙師青玄打開門的人,會不會就是師無渡?

雖然師無渡當時應該是和靈文、裴將軍他們在一起的,但法力高強的神官,若要使用分身術去做什么事,也不是特別困難。他正想繼續對花城述說自己的一些疑慮和猜測,花城卻道:“不。這事已經結束了。”

他語氣篤定,謝憐不由一怔,道:“三郎?”

花城凝視著他,道:“哥哥,你信我嗎?”

謝憐也凝視著他,道:“我信。”

花城緩緩地道:“那么,相信我:風師,水師,地師,靈文,裴茗。這些神官,你離他們越遠越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