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人行于隧劍懸于頂

師青玄被他捏住下頜, 灌了幾口, 用力猛嗆,呸呸呸吐出了大半, 弄得胸前污了一片。他大叫起來, 頭往上一撞, 撞翻了碗。師無渡臉現黑氣,道:“摔!你繼續摔!怕什么, 藥多的很, 你摔一碗,我給你再送二十碗!灌到你下去喝為止!”

師青玄咆哮道:“啊!!!你能不能不別管我, 讓我自生自滅算了!”

師無渡厲聲道:“我是你哥, 我都不能管你誰還能管你?!”

師青玄不說話了, 頭轉向里側。半晌,師無渡在榻邊坐了下來,緩和了語氣,道:“我去給你把扇子修好。”

師青玄道:“我不要那扇子了。”

風師甚為喜愛他那絕品法寶風師扇, 有事沒事都要拿出來把玩一番, 大冬天的飛雪漫天也紙扇輕搖雷打不動, 眼下居然說他不要風師扇了,謝憐越聽越奇。師無渡道:“不要了也行,正好給你煉個新的法寶。”

師青玄頭又轉過來了,道:“新的我也不要!你放我下去吧。”

師無渡回頭,道:“下去?下哪里去?”

師青玄道:“下人間去。我不想再待在上天庭了,我不想做神仙了!”

師無渡白皙的額角青筋突起, 道:“笑話!不做神仙,去人間?你當人間是什么好地方?少丟人現眼了!多少人等了多少年想飛升,中天庭又多少神官擠破了腦袋想進上天庭,我看你是不知道!”

師青玄怒道:“是啊!我不知道!我就想做個游俠散仙,不行嗎?!”

師無渡道:“不行!做你的逍遙游俠散仙夢去!我……”

這時,他臉色一變,似乎有通靈至達,報告了什么消息。師無渡一下子站起來,二指抵在太陽穴上聽了一會兒,面色越來越凝重,須臾,對師青玄道:“你給少添亂!我近日忙,沒空理你!等我渡過第三道天劫,再也由不得你這樣跟我胡鬧!”說完,甩手火速出了寢殿。

待他走遠,謝憐悄無聲息地翻了下來,推窗欲進,卻怎么也推不動,想來是設了禁制。他怕萬一施加過警示法術,不敢硬開,于是壓低聲音道:“風師大人,風師大人?”

師青玄在榻上一動,轉頭,大喜道:“太子殿下?!”

謝憐道:“是我。你這是怎么回事?我沒法打開門窗,能換個方式進來嗎?”

當以正常方式打不開門窗的時候,武神會換什么方式進入一間屋子,可想而知。師青玄忙道:“別別別!千萬別打爛啊,我這里門窗都覆蓋了術法的,一硬闖,整個風水府都會知道有人來了,除了我和我哥,都非得從里面打開。”

謝憐道:“可你又被綁成那樣?”

師青玄瘋狂掙扎起來,道:“殿下你等等!看我崩開這繩子……”

“……”謝憐看他整個人在榻上滾來滾去,時而彎成蝦米,時而挺成鐵板,艱難無比,小聲鼓勁道:“努力啊大人!”

那綁住師青玄的繩子,粗略看看,也不是什么法寶靈器,以風師的法力,勾勾手指就裂了,何至于這樣了還沒斷?莫非,師青玄當真傷的很重,連這樣的程度也掙不開?

正在此時,師青玄塌下突然傳出一點異樣的動靜,一只手從下面伸了出來。謝憐吃了一驚,頭皮一炸,道:“風師大人小心!你床下躲著一個人!”

師青玄臉色也變了:“什么?!”

話音未落,一個黑影便從塌下迅速爬出,站在了他床前,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

這人一身黑衣,戴一張鬼面,真不知是何時藏在這床下的,也不知此刻他要干什么。師青玄被五花大綁在床上,瘋狂打滾欲掙脫,謝憐被禁制攔在門外進不來,當真危急無比。謝憐正欲破窗而入,卻見那人一把將鬼面推了上去,壓低聲音道:“閉嘴!”

師青玄瞪大了眼睛,道:“明兄?明兄!明兄我的媽,我的好兄弟,快!幫我松綁!!!”

明儀一只手就扯斷了他身上的繩子,師青玄活了活手腳,爬起來沖去開了窗,抓起謝憐雙手猛搖:“太子殿下!謝謝你還記得我!”

謝憐拍拍他肩,輕輕巧巧地翻進了寢殿,道:“這寢殿不是有禁制嗎?地師大人怎么能進來的?”

明儀道:“本行罷了。”

說完,他似乎發現了什么不對,撿起地上那繩子看了看,抬頭問師青玄道:“你怎么這點東西都掙不開?”

謝憐也定睛一看。那繩子豈止是非法寶?根本就是普通的繩子。以風師法力之強勁,怎可能被這樣一團東西禁錮了大半天還掙不開?

師青玄面色一僵,明儀突然一把握住他左手手腕,神色冷峻起來,道:“怎么回事?”

謝憐也握住了師青玄的右手手腕,探了片刻,愕然道:“風師大人,怎會如此?”

師青玄的體內,居然一點法力都沒有!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