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一夕寒露偷梁換柱

“……”

雖說謝憐以往基本上的確在把自己當成一個不舉之人過日子, 但“當作自己沒有那個東西”和“真的永遠失去了那個東西”, 還是有著本質區別的。他霎時驚出了一層薄薄的冷汗,喝道:“躲開!”

話音剛落, 那劍倏地抽離, 謝憐抓緊機會前行。須臾, 又猛地一拉師青玄:“當心!”

師青玄前方又落下一劍,幾乎是貼著他頭頂刺下的, 要不是謝憐這一拉, 當場就被釘在這里了。他駭道:“好險好險,你怎么知道他要往哪兒下???”

謝憐道:“不知道, 猜的!”也就是直覺了。對于殺氣, 他已幾乎練到了不用腦子也能作出反應的地步。緊接著, 第二把、第三把、第四把劍也插了下來,一道道鋒利的劍光攔住了三人的去路和退路。隨即“轟”的一聲巨響,上方傳來劇烈的震動,簌簌下落灰土碎石。謝憐道:“上面開轟了!”

那轟隆聲一下比一下響, 震動也一次比一次大, 明顯一點比一點靠近。前后都被利劍攔道, 均是年輕銳利的上品寶劍,芳心一大把年紀了還不知道能不能硬碰硬,明儀不知從哪里摸出一把月牙鏟,艱難地在狹小的空間里向另一側挖起了洞。師青玄在一旁快要口吐魂煙了:“明兄你到底行不行,明兄你快點好嗎,都怪你這么久都不用這法寶, 沒事多用用親近親近知道嗎,你看看都生疏成什么樣了!!!”

其實生疏也是可以原諒的,沒辦法,畢竟整個上天庭除了謝憐能面不改色背著一柄鏟子整天走進走出,真沒別的神官干得了這種事了。明儀額頭青筋暴起,道:“閉嘴!!!”

謝憐忙道:“別生氣別生氣,通了通了!”

果然,明儀手上一用力,洞就打開了。他抄著一把鏟子在前方瘋狂開道,師青玄在中間瘋狂鼓勁,謝憐作為唯一個還沒瘋狂的人負責斷后。地師那寶鏟果然神奇,就這么幾下,已經重新挖出了十幾丈的地道,過了一陣回頭一看,洞口正在漸漸合攏,而原先他們被困住的那處上方,泄了一絲微光下來。

謝憐立即道:“他快打穿了!”

明儀瞬間挖得更瘋狂,忽然動作一滯,向上望去。謝憐也和他一個反應,因為他們都感覺到了,此地上方寂靜無聲,沒有動靜,應該是一座空殿。

既已被人發現地道,無論如何先出去再說。明儀轉而向上挖去。師青玄道:“你們確定這個地方挖出去后沒人嗎???”

明儀道:“沒聽到聲音。除非在睡覺!”

當然,一般神官不用睡覺,更不會大白天的在自己殿里睡覺,所以應該不存在這種可能性。誰知,明儀一鏟子上去,三人破地而出,三顆頭一探出來,剛吸了一口新鮮空氣,還沒吐出來呢,就看到對面擺著一張榻,榻上躺著一個四肢大開的少年,正在睡覺。

謝憐:“???”

這還真有神官大白天的在自己殿里睡覺啊???

聽到動靜,那少年翻身坐起,滿頭卷發睡得亂七八糟,眉頭緊蹙,抓了抓頭發,睡眼惺忪地看著床榻對面的三顆腦袋,似乎不明白為什么自己殿里會出現這樣的東西。三人都裝作無事發生的樣子,趕緊從地洞里爬出,誰知,師青玄就快爬上來時,突然大叫出聲,謝憐回頭一看,竟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腳腕。

那手的主人正是裴茗。即便是在地道里,他也極有風度,道:“我說是哪里來的小老鼠在我宮殿底下鉆洞,青玄你怎么跑出來了?這是要到哪里去?你哥生氣起來你知道的,趁他沒發現趕緊回去。”

若邪飛出,擊退了他的手。裴茗一躍而出,道:“太子殿下,地師大人,你們二位沒事做嗎,無故攛掇風師離家,說不過去吧。”

謝憐道:“風師大人雖是水師大人的弟弟,但終究是一位神官,也有幾百歲了,裴將軍你別說得他好像個三歲小兒一般。就算講道理,無故囚禁上天庭的仙僚,怎么說也是水師大人那邊比較說不過去吧。”

如果他的猜測沒錯,那風師還真不能留在上天庭了。權一真在榻上目光呆滯地看著這邊,似乎還搞不清楚情況。裴茗提劍凝神道:“奇英別看了,先過來幫把手,拿下再說。”

思考片刻后,權一真果然來幫把手了。

他跳下榻來,掄起自己方才躺的榻就砸向裴茗。果然是幫了把手,只不過,是幫了謝憐他們的一把手。裴茗冷不防被一張榻砸個正著,整個人都驚呆了,道:“奇英!!!你打我干什么????”

權一真對謝憐擺擺手,大概是示意他們快走。謝憐等人懵了片刻,趕緊地走了。師青玄不知是不是受了傷氣血不足,跑了幾步面色發青,謝憐扶他一把,明儀則把他直接抓過背了起來。謝憐把手放在門上,掏出兩枚骰子,回頭對那少年道:“多謝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