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神提神不如鬼吃鬼

謝憐繼續道:“我斗膽猜測, 那位賀生, 單名一個玄字。并且,他的生辰八字, 和風師大人是一樣的。”

偷天換日, 瞞天過海, 可不是隨便找一個都能成的,必然得符合某些特定條件。

從那白話真仙第一次抓到師青玄時問的三個問題來看, 它牢牢記住了兩件事:

第一, 獵物名字里有個“玄”字;第二,獵物的生辰八字。但它不認得獵物的臉, 還要師青玄自己走上去給它看。因為師家補救得早, 除此以外, 大約也一概不知。

所以,若要找一個人給師青玄擋災,必須是一個和師青玄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出生、并且名字里帶有“玄”的男子。

這樣的替死鬼,太難找了。但天下何其之大, 往死里找, 不一定沒有。仗著他大水師的勢, 撒網下去,還真找到了這樣一個人,而且,居然還是個有飛升潛質、即將渡劫的!

這等好事,怎能放過?較之苦修,何其便捷。機不可失, 失不再來!

說到這里,一旁明儀似也反應過來了,神色漸漸凝肅。師青玄先是點了點頭,忽然想起什么,望向靠在門邊的花城。畢竟這種事兒可不能當著一只鬼的面討論。花城卻抱著手臂,笑道:“風師閣下不必看我,你該擔心的不是我,這事可與我無關。你不如擔心一下,上天庭有沒有其他人抓到尊兄這個把柄了。”

明儀沉聲道:“你果真在上天庭有眼線。”

花城無所謂地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地師被派到鬼市,原本就是去查這個的,但看樣子,那眼線埋得極深,臥底了十多年,還是沒查出來到底是誰。花城說這件事與他無關,謝憐自然是信的,不多想。但他還說“不如擔心一下上天庭其他人”,謝憐又忽然想起了一茬,問道:“風師大人,那夜在傾酒臺你為何自己把護法陣的門打開了?是不是有人叫你出去的?那人是誰?”

師青玄道:“有。就是白話真仙。一開口就……”

謝憐雙手籠袖,道:“但它怎么會知道你的通靈口令?”

“……”明儀黑著臉道,“還不是這個人自己,整天到處要跟人交朋友,有空沒空都要聊幾句!話多!”

師青玄冤枉道:“明兄你話不能這么說,找我聊的都是上天庭的神官,我可沒跟這東西自報過家門!”

謝憐道:“既然那白話真仙蟄伏多年,卷土重來,能把水師大人……這種秘辛都查得清清楚楚,要弄到風師大人的通靈口令,也不是難事。一定是有誰把你的通靈口令泄露出去了,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都可以順著這個查查。”

明儀又道:“所以,你看清它是個什么樣的東西了嗎?它把你叫出去后干了什么?”

“……”師青玄似乎頭痛起來,道,“我不知道它長什么樣,它施了咒術,我看不清。”

他說得含糊,也沒說看到了什么,明儀臉色冷峻起來。謝憐猜測,大抵是一些血社火原型的血腥畫面,確實也不好描述。半晌,師青玄嘆了一口氣,道:“是我沒用。我要是能自己飛了,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

師青玄原本的命數,在凡人里來說,大概算是很好的了,否則那白話真仙也不會盯上他。但恐怕還遠遠達不到能飛升的程度,這種人都是有一層靈氣罩著的,非人之物難以下手,況且,哪個妖魔鬼怪愿意主動招惹未來的神官?

一個人能不能飛升,不是說聰明就行的,聰明又努力也不一定行,更不是砸越多天材地寶就越有用。有時就是那么可氣。十年寒窗,不及人天生才思敏捷出口成章;百年嘔心瀝血,比不過人彈指一揮間的一縷悟念。

沒有那個命就是沒有。哪怕水師花再大血本往弟弟身上砸,如果沒換命格,很可能就止步于中天庭,頂多做個下級神官的領頭羊了。能走到如今這一步,無限風光,全是因為兄長偷了本屬于別人的東西,安在自己身上。但凡有一點兒良知和自尊,得知真相后的滋味,可想而知。

如果沒有這一出,那原本真正擁有飛升氣數之人,今天又會是何等風光?

想到這里,謝憐腦中忽然閃過一道靈光。

他道:“不。風師大人,叫你出去的,不是白話真仙。”

師青玄把臉抬起來,道:“啊?那聲音肯定是它,我不會記錯的。”

謝憐道:“不不,聲音是它,不代表本體還是它。各位,還記得嗎:白話真仙盯上的獵物,最后都是自殺身亡的。但是,有一個人例外。”

頓了頓,他道:“賀生是怎么死的?血社火里是怎么演的?是自殺嗎?”

師青玄睜大了眼睛,道:“不是自殺。是……”

明儀道:“力竭身亡。”

謝憐道:“沒錯!即便厄運纏身,直到最后一刻,賀生也沒動過要自殺的念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