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渡天劫東海起大浪

那牛道:“嘿, 我又沒夸你, 有什么不敢當的?這邊忙著種地,沒看見什么人來。”

裴茗道:“既然如此。”說著, 往前邁了一步, 眾農人立即齊刷刷舉起了鋤頭, 道:“踩死了!他踩死了!”

裴茗微一皺眉,道:“什么踩死了?”

那牛道:“你把他們辛辛苦苦種的莊稼踩死了, 道歉吧。”

裴茗低頭看了看, 耐著性子道:“沒看錯的話,這只是野草吧。”

那牛奇怪地道:“你一個打打殺殺的將軍, 你懂什么?是草是莊稼, 我們種地的難道不比你清楚?”

雖然謝憐已經看出雨師鄉的人只是在故意刁難裴茗了, 但他也忍不住好奇起來到底是草還是莊稼了。裴茗堂堂坐鎮北方的武神,怎會因此種無聊的原因向一群農人道歉?直接無視了,又向前幾步,提氣喝道:“青玄出來!你哥現在渡劫, 勢頭不好, 要出事了!”

“……”

師青玄原本是打定主意躲屋子里不出去的, 反正裴茗不會硬闖,但一聽這句,道:“什么?!”這便開門沖了出去。

裴茗掃了那牛一眼,道:“你果然又跑這里來了!”

師青玄一臉愕然,須臾便反應過來,又往回一跳, 道:“你你你別唬我,哪有這么快?這也太突然了,我以為至少還得幾個月?”但方才在仙京,水師又的確是匆匆離開的,仿佛是去應對什么要緊的事,他立即并起二指去觸太陽穴。這是通靈術的手印,然而,舉起手他才記起自己已盡失法力了,連惆悵都顧不上,連忙抓住謝憐道:“太子殿下,幫我問問,這是真的嗎?”

謝憐和明儀都進入了通靈陣,果不其然,里面已經亂成一鍋粥,糟心極了。各位神官似乎有不少都在即時圍觀東海那邊,都喃喃道:“我的天……這架勢……不愧是水橫天!”

“這這這,這能挺過去嗎……”

法力越高強、渡劫次數越多的神官,面對的下一道天劫就越兇險。師無渡壟斷水路、稱霸財路,這又是他的第三道天劫,此劫如何,可想而知。謝憐道:“是真的。”

那牛還攔在路上,裴茗不好硬闖,遠遠地道:“你又不是小孩兒了,誰拿這種事騙你!渡天劫又不是約吃飯,還能算好日子換身新衣服再去?說來就來措手不及!他現在在東海海上,東海翻起了大浪,誰都進不去也出不來,正斗著浪突然有人報告你跑了,你讓他怎么安心渡劫!”

師青玄道:“那你趕緊告訴他我在雨師鄉啊?!”

謝憐聽了通靈陣里即時轉述的情況,道:“不行了。現在水師大人渡劫的那整片海域都放開了一層狂亂的法力場,他恐怕正亂著,沒人能跟他說的上話!”

師青玄沖了出去道:“帶我去看!”

裴茗伸手道:“走!”

明儀卻忽然閃身,攔在師青玄面前,神色凝重。師青玄道:“明兄怎么了?”

明儀凝眉不語,謝憐卻大概猜得到他是怎么想的,又為何要攔住師青玄。

現在去助水師渡過這次天劫,當真是正確的嗎?

若換命格一事屬實,水師必然要接受相應的懲罰。那么,現在還未追究他的責任,卻要先去幫他更上一層樓,這樣做,當真沒有什么不妥嗎?

之所以能猜到,是因為謝憐也在思考這個問題。師青玄猶豫片刻,終是一聲長嘆,道:“……明兄,我……多謝你。但不管怎么說,那畢竟是……我還是放心不下,先把眼前這關過了再說!”

說完,他沖到裴茗身邊,回頭道:“多謝太子殿下!多謝雨師大人!多謝牛!多謝各位!來日再報!”兩人先匆匆走了。明儀留在原地須臾,也跟了上去。謝憐望著他們的背影,沒動身,花城從屋里慢慢走出來,道:“哥哥不去嗎?”

想了想,謝憐還是搖了搖頭,緩緩地道:“這件事我沒法兒管。先看看他們自己如何解決吧。”

師青玄身在其中,到此時都不能想通到底該怎么做,他也是頗感為難。雖然謝憐能理解師無渡為什么非要這么做,但他并不能認同這種做法。理想的結局是師無渡自行認罪,自領責罰,明儀大概也是這么希望的,所以才攔住師青玄。但以水師之心高氣傲、驕縱霸道,這幾乎不可能。在那么高的位置上坐了那么多年,沒有誰會愿意自己下來。

如果換個人,謝憐大約會把這件事馬上捅到上天庭去,但想到風師一貫的親厚友好,在其兄危急關頭,他暫時沒法翻這個臉,那樣仿佛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分毫不念往日情面。也只能先看他們自己如何解決了,若最終解決的還是不妥……

想到這里,他對花城自嘲地道:“三郎,大約你之前的忠告的是對的。哎,這事兒。”

花城微微一笑,正待開口,謝憐臉色卻又倏地一變。只聽通靈陣內靈文道:“什么?!幾百個漁民的船都被攪合進去了???在這個當口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