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船行鬼域入水即沉

謝憐道:“四絕之一, 黑水沉舟?”

“四害, 不是四絕。”

“……”謝憐這才想起來,他居然下意識里直接把戚容從這四個人里排除掉了。大概是因為他真的沒辦法把“青燈夜游”和其他三位放到一個等級上。

惡補過卷軸的謝憐, 對這位“黑水沉舟”也有些粗淺的了解。傳說, 這是一只隱居海外的大水鬼, 和“血雨探花”一樣,都是銅爐山里廝殺出來的, 雖說一貫低調, 但也只是在人間和天界低調,據不完全計算, 他少說也吞噬了五百多只各地著名的妖魔鬼怪, 其中, 有四百多只都是修為高強的水鬼。黑水鬼蜮,就是它棲息的地盤。

正如鬼市是花城的地盤,“一過此界,無法無天”, 到了他們的地界, 他們說了算。鬼界有一流傳甚廣的句子:“陸上赤為王, 水里黑做主”,便是據此而來。“赤”,自然是指一身紅衣的血雨探花,“黑”,便是這黑水玄鬼了。

裴茗道:“水師兄你這次可是真倒霉。玄鬼不像青鬼,一向不怎么愛惹事, 幸好還沒漂多遠,趁沒被發現趕緊調轉船頭吧。”

其余人都看他:“你調啊?這船不是你在管嗎?”

裴茗也奇怪:“沒調嗎?這船應該自己會調,用不著動手的。”

然而,那船舵的確是紋絲未動。無法,裴茗只得自己上去手動把舵,手一放上去,他眉就皺了,謝憐也過去道:“推不動?”

絕不可能是因為裴茗力氣不夠,謝憐對自己的力氣還是很有信心的,但他也推不動。明儀上來查看片刻,道:“可能被什么東西卡住了,我去底下看看。”

師青玄道:“明兄我跟你一起下去。”

師無渡道:“回來!不許再亂跑。”

因他還在渡劫,不可讓他動怒或分神,影響心情,師青玄不敢違逆,訕訕回來,明儀便自己一個人下甲板底下去檢查了。謝憐本也想去幫忙,但他自知不如地師能修會造,去了也幫不上忙,再加上眺望四周黑漆漆的海面,想起了更重要的事,凝神道:“會有漁民也漂流到這一帶了嗎?”

花城目力極佳,方才一直配合謝憐搜救,許多漁民就是他先發現的,眼下望了一圈,道:“應該沒有。黑水鬼蜮在南海,漁民漂不了這么遠。而且這一帶海域設有屏障,沒有特殊情況,普通人進不來。萬一進來了,也沒救了。基本上沒有東西飄進來還能不沉的。”

這里居然已經是南海了,沒成想不知不覺間漂了這么遠。謝憐試了一下,通靈術果然已經完全被阻隔了。之前雖然斷斷續續,但好歹能通,現在卻是一片死寂。雖說眼下的海面還算平靜,但不知有什么兇險暗流潛伏在海面下,天又越來越暗,他直覺不妙,道:“既然沒有漁民流落到這一帶,如果待會兒地師大人修不好船,我們不如棄船先上岸,水師大人重新回到東海的渡劫處,我們也好繼續搜救。”

裴茗道:“也行。”隨即打開了船艙的門。

誰知,打開門后,里面卻是空空如也的船艙內部,而非陸上景象,他臉色登時變了,道:“縮地千里失靈了?!”

花城哈哈道:“這不是理所當然嗎,既然通靈術都失靈了,縮地千里為什么還能用?”

裴茗回頭,望向這邊,道:“這位小兄弟,我看你小小年紀,好像鎮定得很,一點也不擔心啊?”

謝憐道:“現在船已經飄進鬼域了,還在下沉,走也走不了,先想辦法解決難關吧。”

師青玄朝甲板底下喊道:“明兄,你看的怎么樣了?能修好嗎?”

明儀在底下道:“沒壞!也沒東西卡住。是別的東西讓它失靈了。”

裴茗沉聲道:“是玄鬼的法力場。”

說話間,整個甲板又是猛地一沉,謝憐再一看,居然已經有大半船身都陷入了水中。若是普通的船只,早就扛不住了,因為是仙家所造,還在負隅頑抗,拼命上掙。他道:“凡事必有例外,沒可能這帶水域什么東西都浮不起來!肯定有東西不會沉下去的。”

花城道:“有。”

眾人都望向他。花城抱著手臂,閑閑地道:“有一種木頭,能飄在黑水鬼蜮的水上而不沉下去。”

謝憐推測了幾種常見的特殊木料,道:“檀木?沉香木?槐木?”

花城卻道:“棺材木。”

“棺材木?!”

花城道:“嗯。向來沒有誤闖黑水鬼蜮的人能活著回去,只有一次例外,就是因為那艘船上,有個運親人尸體過海回家鄉的人,沉船后,他騎著一口棺材漂回了岸邊。”

裴茗挑眉道:“這位小兄弟知道的還挺多的。”

花城也挑眉,道:“哪里。你知道的太少罷了。”

師無渡雖是仍持著手印在打坐,目光卻移了過來,微微瞇眼,道:“裴兄,之前我就想問了,此人到底是何人?什么來頭?為何與你們一道?”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