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合靈柩棺舟出鬼海

然而, 謝憐卻因為過分緊張, 過分心虛,仍是緊閉雙眼, 渾然未覺。

上次水中渡氣, 是花城主導的。他動作太強勢, 吻得太重,謝憐事后也不敢多回憶, 只記得嘴唇腫痛酥麻。這次由他主導, 卻是小心翼翼,只是輕輕貼住, 不敢多用力分毫, 仿佛生怕把花城弄醒了。可是再一想, 他本來目的不就是為了要把花城弄醒嗎?而且吻得太淺,唇瓣彼此之間貼合不緊密,氣息泄露,豈非徒勞無功?

于是, 謝憐仍是閉著眼, 一面心中高速默誦道德經, 一面微微分離了唇,輕吸一口氣,再次貼上。

這一次,比前一次吻得更深,謝憐含住花城那兩片微涼的薄唇,緩緩渡入氣流。

過程中, 他始終閉著眼,不敢多看,在渡了五六口氣之后,想著該再按一按花城的胸口了,誰知,睜眼一看,正正好迎上了花城睜得極大的一雙眼。

“……”

“……”

謝憐雙手還捧著花城的面頰,四唇剛剛才分離,雙方唇瓣上都還殘留著柔軟酥麻的觸感。一時之間,兩人皆是化成了石像,仿佛一陣風吹過,就都碎了。謝憐固然是已經驚得呆了,一貫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花城又何嘗不是驚呆了?

謝憐簡直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沒有當場腦部溢血身亡,好半晌才道:“三郎,你醒了。”

花城沒說話。

謝憐一下子放開雙手,向后躍出數丈:“……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想給你……”

給他什么?給他渡氣?

鬼會需要渡氣嗎?這話他自己說的人都不信!

謝憐卡住了,花城也一下子坐了起來,朝他伸出一只手,似在強作鎮定,道:“……殿下,你,先冷靜。”

謝憐雙手抱著自己腦袋,整個人都稀里嘩啦的,最終,雙手合掌,對花城猛一鞠躬,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喊完,轉身,拔腿就跑,落荒而逃。花城終于回過了神,起身追上來,在他身后喊道:“殿下!”

謝憐捂著雙耳,邊跑邊高聲懺悔:“對不起!!!”

死!快點死了!不死就挖個坑假裝已經死了!

他跑得飛快,瞬間沖進密林深處。跑著跑著,突然迎面飛來一只利箭似也的東西,謝憐眼下雖然大受刺激,身手反應卻是半點不差,甩手一抓便抓住了一根骨刺,他猛地剎步,向來襲方向望去,卻什么都沒望見,只看到簇簇簌簌而動的灌木。有危機四伏,他一下子冷靜下來,轉身往回跑去。道:“三郎!”

花城原本就緊跟著他,這一轉身險些撞進花城懷里。謝憐抓過他的手就往叢林外奔,道:“快跑,森林里有東西!”

原本追著他跑的花城又被他拖著跑了回去,回到海灘,謝憐才松了口氣,道:“還好,還好,沒跟過來。”

花城也道:“嗯,島上是有些小東西,不過沒事,不會跟過來的。”

聽了這話,謝憐一下子想起,花城怎么會怕這種東西?低頭一看,自己還抓著他的手,又僵了,趕緊松手躍開。

二人中間隔著幾尺,默默無言了一陣,花城嘆了一聲,扯了扯衣裳的領子,道:“方才真是多謝哥哥救我了。人身實在是有諸多不便,下個海還喝了幾口水,咸死了。”

謝憐可沒那么傻,知道這是花城在給自己找臺階下,當然也只好順著下了,低頭含糊地道:“沒有,沒有。”

頓了頓,花城又道:“不過,哥哥做的有點不對。”

謝憐一怔,訕訕地道:“不對嗎?我……以為渡氣就行了。”

花城道:“嗯。不對。今后可不要隨便對別人這么做,不然可能……”

不然,可能不但沒救成人性命,反而害了人性命。他說的一本正經,謝憐一陣羞慚,暗幸以往沒做過這事,不然就真的罪過罪過了,忙保證道:“不會了,不會了。”

花城點頭,莞爾。雖然謝憐心內是很想請教花城,究竟怎樣渡氣才是對的,但他哪里還敢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結,先暗暗記下,望望四周,道:“這島竟果真是個荒島,沒有半點人煙么?”

花城道:“當然。這里是黑水鬼蜮的中心,黑水島。”

他很篤定。血雨探花和黑水沉舟,這兩位絕應當是認識的,謝憐道:“三郎以往來過這里嗎?”

花城搖頭,道:“沒來過。不過我知道有這么一座島。”

謝憐蹙起了眉,道:“不知風師大人他們漂到哪里去了,在不在島上。”

此地是南海黑水鬼蜮,是人家的地盤。裴茗主場在北方,地師非是武神,風師什么狀況更不用說了,萬一出了什么事,惹上了黑水玄鬼,能與之抗衡的也就只有水師了。但師無渡的天劫還不知何時到來,形勢實在不樂觀。謝憐問道:“三郎,那位黑水玄鬼,脾氣大么?如果有神官誤闖他的領域,進了他的家門,他會怎么樣?”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