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合靈柩棺舟出鬼海 2

話音剛落, 二人一陣腳重頭輕, 由躺變立,那棺舟竟是陡然豎起, 又迅速倒下, 生生翻了一個大跟頭!

花城一手緊緊摟著謝憐的腰, 一手墊在他頭上護住,道:“抓緊我!”

要是在外面, 比這會子顛來倒去再三倍, 謝憐也能應付,壞就壞在眼下囿于一方狹小空間, 手腳施展不開, 也不知外面究竟遇上了什么東西, 只能凝神戒備暗暗心焦,道:“萬一棺舟裂了?!”

花城道:“沒事。裂了也不怕。有我,你沉不了!”

他們此時緊密相貼,花城這句幾乎是吻著他的頭發說出來的, 謝憐甚至能感覺到他喉結處傳來的微震, 心神略略一散, 隨即,又被劇烈翻騰的棺舟奪去了注意力。這舟仿佛變成孩童的玩具,被一三歲小兒拿在手里拼命搖晃、狂甩不止。萬不得已,謝憐一手摟緊花城,一手扶緊棺木。

混亂之中,兩人上上下下、翻來覆去不知換了幾輪體位, 把對方身上什么亂七八糟的地方都撞了個狠、擦了個遍。別看花城瞧著是個少年模樣,真被他撞這么久才知道,他渾身上下都是硬的。謝憐被折騰得眼冒金星,好容易感覺消停會兒了,發現他已被花城壓在身下,身上沉沉的簡直教他喘不過氣。謝憐勉強舉起一手,抓住花城撐在他身側的堅實小臂,輕吟一聲,頭昏眼花地道:“夠了沒有啊……”

不知為什么,花城沒回他的話。而謝憐一句未完,呼吸便猛地一滯。因為,他忽然覺察到,自身某處,發生了一點不同尋常的變化。

“…………………………”

剎那間,謝憐的心情,比看到鐵樹開花還不可思議。至少,看到鐵樹開花,他不會像現在這樣腦海里一片空白。

十二萬分的羞慚和窘迫,聚成比棺外更猛烈的風暴,將他打得落花流水。謝憐慌忙屈膝,誰知這個姿勢不太巧,他一屈膝,似乎碰到什么不該碰的地方,惹得花城一聲低喝:“別動!”

他這一喝,語氣極重,謝憐又慌忙收腿。可不屈膝的話,他又怕花城覺察到此刻他身體的反應。那就真的不如一頭撞死在棺材里算了。本來是可以用“身不由己”來解釋的,但尷尬的是,方才在島上已有前事。一次兩次還能說是無意,三次四次,怎么說得清?!

情急之下,謝憐脫口道:“不行!三郎你……別碰我!”

沉默須臾,花城沉聲道:“好。我們出去。”

謝憐如蒙大赦,道:“出!”

突然,一陣強烈的失重感來襲,二人所處的棺舟,竟是騰空而起!

與此同時,花城和謝憐各自在棺木內壁上拍了一掌,那棺舟登時四分五裂,二人從舟中脫身,雙雙躍出。月光之下,謝憐回頭一望,只見一條巨型水龍銜著那口支離破碎的棺材,正在大雨中咆哮,仿佛一口獠牙咬碎了食物,發現是個空盒子,大為惱怒。方才,必然就是這條水龍一口咬住棺舟狂甩不止,倒騰來、倒騰去。

棺舟本已出海,漂了一陣,卻被水龍游過去叼回,二人落地,又回到黑水島。海岸邊上多了兩道身影,正是水師無渡和裴茗將軍。師無渡法印未收,迎著風雨,似乎還想召那水龍,裴茗拍他肩膀,道:“水師兄!水師兄,你悠著點!這一輪過去了,下一輪不知道又什么時候來,攢著點力氣。”

原來,方才那陣突如其來的大雨,是師無渡天劫的伴音。眼下漸漸小了些,師無渡甩手,轉向花城和謝憐,質問道:“你們怎么回事?”

“……”

裴茗也道:“是啊太子殿下,你們解釋下吧,怎么回事?你們在里面干什么?”

那棺舟炸開的時候,他們緊緊相擁的姿勢必然被看得一清二楚了。謝憐眨了眨眼,正要開口,忽然發現,他和花城,在狹窄的棺舟里顛來倒去一陣后,都是發絲凌亂,衣衫散亂,要多不正經,有多不正經。而抹去臉上雨水,他面頰還是滾燙的。

花城走了一步,擋在他身前。半晌,謝憐輕咳一聲,道:“……沒怎么回事,就是……棺材太小了。”

師無渡莫名其妙:“我又沒問這個。”

裴茗則指指他們之前在海灘上留下的一堆廢木料,道:“那棺材是你們現做的吧。你們不會把它做大點嗎?”

“……”

這棺舟的型是花城和謝憐一起定的,當時似乎真的誰都沒想過要做大點。謝憐只好道:“說的也是,哈哈,哈哈。二位大人是剛剛才漂到這島附近的么?”

裴茗道:“不錯。水師兄和那黑水鬼蜮的洋流斗了一路,剛剛才到了這島上,居然就看到一具棺木漂浮在黑水鬼蜮的海面上,真是神奇。”

謝憐的心緩緩懸起,微笑道:“是啊,真是神奇。”

師無渡道:“你。”

他轉向花城,瞇眼道:“在大船上不是說,在黑水鬼蜮能不沉下去的,只有裝過死者的棺材木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