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幽冥水府黑衣白骨

而在岸上, 他們的身后, 卻還是空無一人!

謝憐一路上都提著芳心,一見此景, 反手回刺。那黑影分明被他刺中, 卻如刺中一團水波, 散開一陣漣漪,原地消失。花城也微微側首, 望著那黑影消失的方向皺起了眉。隨即, 水中倒映出現了更多影影綽綽的人形,一張張慘白的臉和一雙雙慘白的手是他們在黑夜中唯一的醒目之處。謝憐一劍掃出, 喝道:“裴將軍!到水邊去, 看倒影!水中倒影能映出那些東西!”

若非是在鬼域之中, 這些小鬼根本近不了神官的身,裴茗方才是看不見敵人,眼下覺察端倪,盯著水面, 刷刷兩劍便把圍向他的一群鬼影盡數解決。而師無渡也終于注意到了倒影的異樣, 跪在水邊, 低頭道:“青玄?你在那兒嗎?!”

那水是黑漆漆的,鐵牢也是黑漆漆的,融為一體,難以覺察,只有那只手是白的。須臾,一張臉忽然探到鐵欄中間, 正是師青玄!

他似乎也看不到鐵牢外的師無渡,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神情,雙手抓鐵欄,拼命把頭往外擠,似乎正在大喊呼救,卻一點兒聲音也傳不上來。喊了沒一會兒,突然有五六只干癟的枯手,扒滿他的頭、臉、脖頸、肩,生生把他拖了下去!

見狀,師無渡罵了一聲就要往水里跳,裴茗一把拉住他,道:“水師兄不可!焉知這不是陷阱?南海的水調不過來了,你身為水神官進到別人的水域里,豈非人為刀俎你為魚肉?”

師無渡拍上他的肩,只說了一句:“那麻煩你幫我在外面照看著。”說完就推開了他,縱身一躍,跳入了黑水湖中!

他一入水就再沒浮起來,裴茗道:“水師兄!”卻沒法跟著下去,只因他清楚,這湖下大約有個“界”。就像一些古墓里設置的機關,外人闖入,可以從外面打開墓門,但一旦進去了,墓門自動關上,從里面就打不開了,盜墓賊就這樣被困死在里面,難保這個“界”沒有類似的設置。謝憐道:“裴將軍!你別下去,你現在腳邊就有尸體,快回海灘去做棺材準備離開,我下去!”

裴茗道:“太子殿下?你行嗎!”

謝憐道:“你的法力到了這兒也折扣得差不多了,咱們差不多,干打我比你有經驗!”

裴茗再看他身邊的花城,想起他能浮于水面,這兩人在這里用處只比他大,不比他小,不多一句廢話,拎了地上那小鬼尸體奔出林去。謝憐回頭道:“三郎,還是借我一點法力……一點,一點就夠了!”

花城一語不發,在他后腰輕輕一拍。芳心劍端登時掃出一道巨柱一般的白光,包抄而來的眾小鬼一擊斃命。謝憐無言片刻,隨即收了劍,道:“我走了!”

二人一齊躍入水中。然而,黑水湖底,除了湖水異常冰冷,居然并無異常。而且和黑水鬼蜮的“入水即沉”不同,這水明顯能浮人,和尋常的湖水無異。謝憐心覺怪異,主動往下游去,不一會兒便游到了湖底。水下沒見到什么奇異的機關,也沒見到風師和水師。他蹙眉思索片刻,向上游回。片刻過后,謝憐破水而出,吸了幾口氣,抹去臉上湖水,這才發現,岸邊景象,已經不一樣了!

黑水湖邊,已然多出了一座鐵牢,正是方才倒映在水中的那座。

但除此之外,湖邊其余的景象,都還是一模一樣的,而且過分靜謐,反倒顯得十分詭異。師無渡已經上了岸,正抄著一塊大石,怒砸那鐵牢的大鎖。他乃是水神官,眼下進入了其他水法大能的地界,調不來自己域內的水,正如拔了牙、去了爪的猛獸。謝憐和花城上得案來,師無渡一見謝憐便雙眼一亮,舉手道:“武神!來得好!快,用你們武神的方式解決掉它!”

“……”

謝憐心想,這下大家都知道武神的好了吧,默默上前就是一腳,那大鎖應聲斷裂。再一腳,牢門大開。師無渡沖進去道:“青……”

誰知,他還沒沖進去,里面先沖了一堆人出來,鬼哭狼嚎:“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嗚嗚嗚哇哇哇!”

這群人個個蓬頭垢面、瘦骨嶙峋,雙眼無神、衣不遮體,骯臟得仿佛十年沒有洗澡,胸前肋骨一排排凸出來,雙手亂抓,捶胸頓足,甚為可怖,嘴里還鬼吼鬼叫,如同一股奔涌的濁流泄出,師無渡簡直被驚呆了。

不過,這些人只是逃了出來,并沒糾纏,因此他呆了片刻也不管了,繼續往里沖:“青……!”

沒沖幾步,腳下猛地一個趔趄,那地竟是極滑,險些摔倒。而且鐵牢內還散發著一股難以形容的惡臭,謝憐在外面尚未進去都聞到了,屏住了呼吸,師無渡則以袖掩口鼻,繼續往里沖,終于喊出來了:“青玄?!”

牢內黑漆漆的,私下都是嗚咽的哭聲和奇怪的竊竊私語。半晌,一個聲音道:“……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