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幽冥水府黑衣白骨 2

隨即, 他便否決道:“不會的。”

謝憐望向花城, 道:“骨灰乃是鬼界中人的命門,是他們致命的弱點。試想, 這么重要的事物, 怎么會就這樣擺出來?”

這一點, 還是他與花城初見時,花城親口告訴他的。不知為何, 他說得一本正經, 腦中卻是不由自主想到了花城另外幾句。而花城也凝視著他,謝憐不禁失神片刻, 隨即轉過頭, 輕咳一聲。師青玄道:“那……這究竟會是何人尸骨?”

眾人圍著那森森骨架研究起來。謝憐道:“首先, 這是一個男人。”

眾人都道:“看出來了。”

謝憐又道:“其次,這人雙手雙腳應該都很靈巧,尤其是十指。他應該練過一點武,但武藝不一定很高強。優秀的武人多半是童子功, 骨架不是這樣的。”

師無渡卻掃了兩眼就走開了, 道:“只要這東西不會站起來擋我們的路, 他是什么人都不重要。地師大人,你看這里可能縮地千里……”

誰知,話音未落,那具尸骨卻突然揚起了頭,猝不及防,向他撲去!

多虧謝憐眼疾手快, 一掌劈下,那尸骨被他手刀砍倒在地,散為一堆凌亂的骨架。師青玄道:“哥!”

在場五人里,花城是不會出手去護旁人的,只有謝憐一個是武神,一下子顯得尤為重要。師無渡雖被突襲,卻還算鎮定,方才也只退了一步,道:“這尸骨怎么回事?還有魂魄未散,附在上面嗎?”

謝憐蹲下,在骨頭堆里翻找查看一陣,搖了搖頭,道:“奇怪。”

師無渡道:“何處奇怪?”

謝憐站起身來,道:“這尸骨分明已經一絲魂魄都沒有了,否則,方才我們靠近的時候也不會覺查不到異樣的波動。”

師無渡道:“既是如此,為何它還能突然暴起傷人?”

沉吟片刻,謝憐道:“我想,是回光返照。”

師青玄奇道:“回光返照?那不是用在活人身上的嗎?將死之人……也還算是活人。”

謝憐道:“死人也是一樣的。比如頭七,也是一種回光返照,亡者逝世后七日回魂來見親人。其實,什么東西都是一樣的。我想,方才水師大人一定是刺激到了它,才使得它突然之間凝聚了所有殘余的力量,來了這么最后一下。”

因言之有理,師無渡對他的話越發重視,道:“那依太子殿下所見,會是什么刺激?”

謝憐道:“要么就是你說的什么話,要么,就是你身上有什么東西。”

師無渡道:“方才我說什么了?”

明儀喘了口氣,道:“……‘只要這東西不會站起來擋我們的路,他是什么人都不重要。’”

師青玄撓了撓頭發,莫名其妙地道:“這句話有什么問題嗎?難不成這位仁兄還是個暴脾氣?”

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謝憐道:“魂魄既已散盡,罷了吧。”將那尸骨斂好,重新擺上神臺,雙手合十,拜了幾下,師青玄也過來跟著他胡亂拜了兩把。五人在這幽冥水府中亂轉了一陣,此地空無一人,那傳說中的黑水玄鬼并不在家。水府結構復雜,設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偏殿,其中一間尤為隱蔽,尤為狹窄,門扇外描繪著奇異的咒文,正是使用過縮地千里后殘留下來的痕跡。

看來,整座黑水島上,的確有一個地方可以使用縮地千里。而那個地方,就是這間小小的偏殿。使用一間屋子作為特定的連接點,消耗的法力比完整重新畫一個陣法要小多了。而他們眼下也沒什么法力可以揮霍,真是剛好。明儀是行家,看了一眼便道:“這是個單向陣法。”

謝憐了然,道:“即是說,只能從這里傳出去,不能從別處傳回來,是嗎?”

明儀點頭,道:“耗的法力又可以折一折。”

師青玄道:“那不就是我們需要的嗎,我們就是只需要出去,太好了!趕緊走吧,別給那黑水主人發現了。”他一手架著明儀,另一手剛要打開門,明儀卻又厲聲道:“住手!有陷阱!”

師青玄一聽,蹬蹬蹬就倒退了三尺,道:“什么陷阱?”

明儀也活活被他往后拖了三尺,無語片刻,示意他再把自己架上去,對著那門上的咒文看了半天,篤定地道:“是陷阱。在這間殿里畫陣,一次最多只能送走一個人。”

師青玄道:“有這種事?那如果傳了兩個人會變成什么樣???”

明儀冷冷地道:“等這兩個人到達目的地的時候,你會發現他們被壓成了一個人。”

“……”

在場幾人,只有明儀是行家,其余人一個水神官,一個風神官,一個武神,這方面都不大拿手。謝憐第一反應就是去看花城,見他凝眉望著那陣,并未提出反對,想來明儀所言不虛,沉吟道:“若果真如此,不明就里的闖入者們想啟用此陣逃出生天,卻反而會……慘不忍睹。難怪說是陷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