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了死結水師斗玄鬼

明儀的聲音從身后傳來:“你一個人嘀嘀咕咕地在說什么?”

師青玄身體僵硬, 道:“我……我……我……”

謝憐想幫他說話, 舌頭卻是不聽使喚。也沒辦法,平日里最信賴的摯友, 居然就是自己最恐懼的東西, 并且一直潛伏在自己身邊。眼下四野無人, 不知他究竟想干什么,換了誰不害怕?

突然, 明儀五指收緊, 師青玄肩膀一痛,這就被他按了下去。

與此同時, 溪水中竟是突然伸出一雙慘白的手, 抓向師青玄喉嚨。

水鬼!

明儀一按, 這手抓了個空,他再轟出一掌,水中傳來尖叫,想是那東西被打散了。師青玄跌坐在地上, 明儀把他拉起來, 道:“你莫不是腦子有毛病, 在黑水鬼蜮里隨便找溪水洗臉。”

“……”

師青玄方才用浸泡了水鬼尸體的溪水讓自己清醒,該是略感惡心,然而他完全沒心情注意這些,臉頰發梢都滴著水,濕淋淋的仿佛一只落湯雞,失魂落魄, 只是呆呆任由“明儀”拉起,呆呆跟著他走。

其實,細細想來,所有關于這位“明兄”的事,都透露著一股古怪。

他是地師,于是理所當然地,一路上所有的縮地千里陣法,都是他畫的。而這本該是他的看家本領,卻頻頻出現狀況。

他們一行四人從菩薺觀被莫名其妙傳送到了博古鎮,風師水師在黑水島上的傳送又出了狀況。是傳送之殿久年失修嗎?是有別的東西作祟嗎?是幕后黑手太神通廣大嗎?

何必想太多?最簡單的答案,就是全部都是明儀動了手腳!

風師第一次被“白話真仙”帶走,是他看丟的;失去了法力的風師,也是被他第一個發現的;一直陪伴在師青玄身側對他的恐懼和行動了如指掌的是他;知道風師口令,可以驅使“白話真仙”威脅他親手把傾酒臺防護陣的門打開的也是他。

當時,他親手劈爛風水殿招牌,卻面不改色,也許是因為特立獨行,又也許因為,他根本是故意而為之。

借著由頭在仇人面前光明正大地劈爛仇人的招牌,仇人還得感謝他,何其囂張大膽。

對這些細微的古怪之處,謝憐不是從未懷疑,他也親自試探過——那三個問題。但他從來沒有想過,居然能發生這么膽大包天、不可思議的事:一只鬼,常年偽裝成一位神官,一直潛伏在他們中間!

黑水沉舟,一貫低調?

常年以另一個身份存在,當然低調。

當時“明儀”的回答,的確沒有破綻。那是因為他吞噬了白話真仙,擁有了它的能力,可以將它作為嘍啰驅使,絕境鬼王,必然凌駕于其之上,當然不受那特性的限制。想說真話說真話,想說假話說假話。

那具尸骨手腳靈巧,符合地師身份。為什么要把它供在幽冥水府里?必須的。因為那畢竟是一位神官的尸骨,如果不慎重對待,只草草葬了,絕不能善后,必然壓不住棺材板,因此,只能以隆重之禮相待,供在自己殿內。

但是,讓謝憐猜到他身份的,卻不僅僅是這個,而是它那一撲。

水師問那尸骨為什么回光返照?明儀搶著回答了“只要東西會站起來擋們的路,是什么都重要”,可事實上,恐怕刺激到真正的明儀,根本不是這句,而是后面的四個字——“地師大人”!只因為,他才是真正的地師!

而假冒他的人,就站在面前,并且輕描淡寫地故意把他們往錯誤的方向上引導了。

有時,“明儀”又故意反其道而行之,往正確的方向稍微撥拉那么兩下,摘脫嫌疑。比如,他對花城說“你果然在上天庭埋有眼線”。可那個眼線,不就是他自己嗎?所以花城才挖苦地回他“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潛意為:“何必裝模作樣?”

不過,“眼線”一詞,恐怕不準確。這二人之間,應當是協議。如,情報交換。

兩位絕境鬼王利益合作,豈非雙贏?黑水混入了上天庭,掌握天界大小動向,花城則扎根人間,信徒遍布。除此之外,是否還有更多合作,就不得而知了。君吾派“地師”到鬼市去臥底,簡直是大水沖了龍王廟,送盜入賊窩。

“明儀”潛伏至今,大概只出現了兩次意外。第一次,是那火龍嘯天之法。

冒名頂替者自然不會閑得沒事來這么一出,謝憐更傾向于,那火龍嘯天之法,是真正的明儀某次逃出去的時候釋放的。

要完全偽裝成另外一個人混入上天庭,不對那個人足夠了解是不行的,所以,被頂替者,必須留下活口,一點一點從他口里摳細節。包括經歷、技藝、法寶的使用方式等。假明儀,應該是在真明儀剛剛歷劫、還沒來得及升天的時候,就擄走了他關押起來。否則如果真明儀已經和其他神官有了接觸,冒名頂替更容易被拆穿。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