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銅爐山重開萬鬼躁

觀他神情, 似乎右眼正傳來陣陣劇痛, 難以忍受。謝憐當即一步搶回去:“你怎樣了?”

花城嘴角微動,卻強忍著沒答話, 厄命刀柄上的銀色眼睛睜開, 眼珠瘋狂轉動起來。而花城放在神臺上的那只手手背青筋微起, 似想掀翻那神臺。謝憐舉手要碰他,花城卻低聲喝道:“別過來!”

謝憐動作一滯, 花城隱忍著道:“……殿下, 你,快離開我。我可能……”

謝憐道:“你這樣子叫我怎么離開?!”

花城微慍道:“你再留在這里我……!”

千燈外傳來一波比一波高的鬼哭狼嚎, 鬼市大街上群鬼倒了一地, 哭天搶地, 抱頭尖叫,似乎都頭痛欲裂、死不如生。戚容卻在前面跑的飛快,只因為他附在一個活人身上,雖然這肉身讓他的法力被削弱了一層, 但也作為一道屏障把針對鬼體的攻擊削弱了一層, 因此就他還能勉強活蹦亂跳, 抓緊機會趕緊奔逃。那幾個抱著谷子的女鬼跌倒在地哎喲哎喲叫著頭痛,唱不出催眠的小曲兒了,谷子迷迷糊糊醒來,剛好看到戚容撒丫子狂奔,連忙爬起來追上去,喊道:“爹!爹!等等我!”

戚容邊跑邊回頭吐舌頭翻白眼, 道:“嚕嚕嚕嚕啦啦啦啦,乖兒子,爸爸走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谷子還是邁著兩條小短腿在后面追,看他越跑越遠,“哇”的一聲就哭出來了:“爹!你不要不要我。爹,帶我一起走!”

戚容呸呸呸道:“走開!走開!別追我!礙事的東西!”

他一口唾沫飛得老遠,打在谷子額頭上,把谷子彈得往后跌倒,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哭得撕心裂肺。謝憐聽不下去了,沖出千燈觀怒道:“戚容!”

戚容一見他攔在前方,嚇得趕緊往回跑,過程中一把撈起地上的谷子,道:“你別過來!你過來我現在就把這小拖油瓶腦殼咬掉給你看!!!乖兒子,你要給你老爹當口糧,真是有孝心!趕明兒個爹就把你煮了,紅燒還是清蒸你自己選,哈哈哈哈哈哈!”

謝憐哪里怕他,正要追上,卻聽身后一陣巨響,原來是花城把桌上筆架墨硯都掃到了地上,似大發雷霆。萬不得已,謝憐沒空去管戚容了,轉身回去,道:“三郎……”

突然,花城猛地抱住了他,顫聲道:“我說謊。別離開。”

“……”謝憐在他雙臂中僵成一塊鐵板,道,“三郎?你認得出我是誰嗎?”

他似乎已經神志不清了,根本認不出面前的是誰,只是緊緊摟住謝憐,喃喃重復道:“……我說謊,別離開。”

謝憐睜大了眼。千燈觀外傳來戚容得意的長笑和谷子的嚎啕大哭,戚容道:“嘿嘿!狗花城!讓你整天看不起老子!讓你整天一副了不起的屌樣!現世報是不是!倒下了吧!”

大街上嗷嗷慘叫的群鬼都沒了力氣,但也罵了起來:“青鬼!你這種沒用的破爛玩意兒,哪來的底氣罵我們城主?!”

聽到旁人的嘈雜喧嘩聲,花城似乎格外憤怒,抬手就要轟飛他們。謝憐連忙反手抱住他,壓下他的手,柔聲道:“好,好。我不離開,我不會離開你的。”又一舉手,令千燈觀大門自動合上,令戚容不能在這種情況下進來,揚聲對外道:“要滾快滾,沒空搭理你!再不滾小心……啊!”

誰知,花城光是抱住他還不夠,猛地把他整個推倒在玉案上。這下好,筆墨紙硯,散了一地。謝憐的手劃過臺上那碟朱砂,掙扎間,在紙上留下幾道殷紅的痕跡,《離思》中,“除卻巫山不是云”的“巫山”二字沾了嬌艷欲滴的紅痕,無端嫵媚。謝憐道:“三……”

話音未落,花城便摁著他的肩,吻了下來。

戚容顯然是聽到了不對勁的聲音,哇哈哈道:“太子表哥,你可小心點!狗花城現在肯定跟條瘋狗似的,逮誰咬誰!老子出去幫你們宣傳一下,跟狗花城有仇的和尚道士可不少,趁現在都趕緊來找他算賬吧!呵呵哈哈哈……”他的聲音漸漸遠去,謝憐心中一緊。萬一戚容真的叫來一大幫以往花城得罪過的法師道士,乘鬼之危,眼下這么個狀況,鬼市群鬼如何能毫發無損?

然而,花城不給他思考這些的空裕。分明不是活人,沒有體溫,此刻的軀體卻是滾燙異常,仿佛發起了高熱。謝憐與他雙唇緊貼,被迫承受著從他那邊洶涌而來的熱潮熱流,原本去推拒的手抓緊了他肩頭紅衣。

也許是花城的法力太過強勢了,灌得他整個喉管、胸腔到腹腔都暖暖的發漲,難受極了。謝憐感覺再這么被迫承受下去,他整個人就要被花城強渡過來的東西打通了,一咬牙,用力一掌出去。然而,雖是打了一掌,但他沒法對花城真的出手,也只打在肩頭,這一下不輕不重的。花城用力攥住他手腕,壓下,繼續發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