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癡心子血化錦衣仙

頓了頓, 君吾又問道:“奇英呢?”

謝憐四下望望, 的確沒在神武殿上看到那少年武神。或許是近來上天庭接二連三出事,靈文殿忙得飛起, 靈文也多了幾層黑眼圈, 道:“奇英已經許久沒來集議了, 從來都聯系不上。”

旁的神官有砸了咂嘴的:“這小子又跑哪兒去了?”

“又沒來啊?可以天天不來集議,真羨慕。”

君吾道:“奇英現下不知去了哪里, 找到他后, 我會通知你們盡快匯合。”

謝憐欠首,道:“是。”

人間早已入秋, 天氣微涼, 菩薺觀亦是如此。謝憐雖身著單衣, 卻并不覺寒冷,不過,回去路上,他還是用收破爛的錢買了兩件新衣, 帶給郎螢。

花城回了鬼市, 戚容抓了谷子逃跑, 眼下,菩薺觀也只剩下一個郎螢了。前段時間覺得很擠,卻仿佛突然冷清了。謝憐遠遠便看到郎螢默默在觀前掃地,將金黃的落葉掃作一堆。

不知是不是錯覺,謝憐總覺得郎螢之前勾腰駝背,畏畏縮縮, 眼下肢體卻舒展了許多,看著總算是個疏朗的少年模樣了,不由微感欣慰。上去拿了掃帚,正要攜他入觀,埋伏多時的眾村民卻都圍了上來,大媽大爺、大叔大嬸、姐姐妹妹,七嘴八舌道:“道長回來啦!”

“又去城里收破爛啦?辛苦了辛苦了……那個,最近怎么沒看到小花呀?”

“是呀是呀,幾天沒瞧見了,怪想這小伙子的。”

“……”謝憐微微一笑,道:“小……花回家去了。”

村長道:“啥?回哪個家?我還以為這就是小花的家,他不是已經跟你住一起了嗎???”

謝憐道:“沒有沒有。他只是出來玩的,現在我們都有事,就先分開了。”

那夜,花城后來又連連追問,謝憐始終一口咬死了二人只是打了一架。銅爐山重開,花城也多了些事要應付。如果真的讓新一位絕境鬼王出世了,對三界都會形成沖擊。花城和黑水,雖然一個高調,一個低調,但都很有格調,都算是自持身份、自有分寸,誰知道這次會生出個什么樣的東西?萬一生出個戚容那樣的瘋子,還要和他們分地盤,那就棘手得很了。于是,謝憐借口近日多事之秋,說二人最好這段時間各自忙各自的,暫時先別見面,忙完了再約,便和和氣氣地告別了。

雖然似乎顯得突兀又冷淡,仿佛翻臉不認人,但謝憐實在是沒辦法。

他暫時沒信心能藏好。

這時,他身后的郎螢忽然開口道:“火。”

“……???”

謝憐這才發現,心不在焉中,一時沒留神,他居然又拿起了鐵鍋和鍋鏟,把剛帶回菩薺觀的肉和菜又糟蹋了。鍋底的火躥了幾尺高,就快燒著天花板了,連忙一掌拍熄滅。但是拍得太用力,把整個灶臺都拍塌了。這么砰砰乓乓一陣,謝憐懵了,一手拿鍋,不知所措。正是吃飯的時刻,村民們都捧著大碗在門口吃得歡,被嚇得又圍了過來:“怎么了?!怎么了?!道長,你屋子又炸了嗎?!”

謝憐忙打開窗子,道:“沒事,沒事!咳咳咳咳……”

村長過來看了一眼,道:“哎喲我的媽,慘成這樣!道長,我看你還是把小花叫回來吧!”

默然片刻,謝憐道:“算了。畢竟……他又不是我家里的人。”

等他回過神來時,郎螢已經幫忙收拾了滿地狼藉,桌子上也多了一盤姹紫嫣紅的東西,是他走神的時候胡亂裝盤的。如果上次那碗東西,配取個名字叫百年好合羹,那么這次,就應該叫萬紫千紅小炒肉。恐怕除了花城,沒第二個人能吃下這種東西了。謝憐自己都看不下去了,轉身去洗鍋,揉了揉眉心,道:“算了,別吃了,倒掉吧。”

誰知,他洗了鍋再一轉身,卻見郎螢接過了盤子,已經默默吃下去了。謝憐一驚,連忙上來阻攔,扶住他道:“……天,你沒事吧?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郎螢搖了搖頭。因為繃帶把他的臉遮得嚴嚴實實,看不出他到底什么表情。連戚容和黑水吃了他做的東西后都會神智不清,郎螢居然還能挺住,究竟是餓到了一定地步還是他無意之中打通了任督二脈?謝憐自己逗了逗自己,勉強笑了,收拾過后,就休息了。

菩薺觀內兩張席子,一人一張。謝憐一想到身下這張席子是他和花城一起躺過的,睜著眼怎么也睡不著,但又不敢翻來覆去吵到郎螢,掙扎許久,正想干脆起來出去透透氣,卻忽聽窗子咔咔一響,有什么人輕輕推開了木窗,翻了進來。

謝憐背對窗子,側臥在地上,驚了。

什么人這么想不開,居然敢來菩薺觀偷東西,這不是血本無歸嗎?

那人動作極輕,身手極佳,若非謝憐五感靈敏過人,必然也覺察不了。他翻進來后,直奔功德箱。謝憐立刻想起,之前那功德箱里塞了滿滿一箱子金條,這人莫非是沖金條來的?可那些金條他早拿到上天庭交給靈文,讓她幫忙尋找主人了。再凝神細聽,謝憐發現,那人居然不是在撬鎖,而是在往功德箱里,一根一根地塞什么東西!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