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癡心子血化錦衣仙 2

“奇英殿下?殿下?你在聽嗎?”

謝憐伸手在權一真面前揮了揮。權一真方才似乎出了神, 這才回魂, 道:“哦。”

看來是沒在聽了。謝憐也不好說什么,道:“那我們眼下當務之急, 就是要找到這件錦衣了?它的原型是……”

權一真接道:“一件無袖無頭、麻袋一樣的血淋淋的衣服。”

謝憐笑道:“這不是知道嗎?我還以為你沒看過卷軸呢。不過, 但因為這件衣服是妖邪之物, 神奇至極,千變萬化。世上衣裳千千萬, 要找到這樣一件衣服, 無異于大海撈針。”

權一真道:“哦。那怎么辦。”

謝憐道:“拿到這件衣服的妖魔鬼怪,一般會化作商人, 在人口密集處詢問是否有人想買或者以新換舊。但那是幾百年前的事了, 如今要是有誰這么做, 多少有點怪異,不過它們的習慣和思想方式一時半會沒這么容易改變,總之先去城里,多多留意這方面的消息吧。”

這種東西, 鬼比人更關注, 鬼界的小道消息比人間的靈通, 也就是說,直接問花城,肯定省事不少。但前不久謝憐才對他說了暫時別見面,有求于人又立刻吃回頭草,未免不好看。而且錦衣仙剛被人盜走,盜竊者肯定也不會這么快就敢拿著它出來害人。權一真點頭, 起身,跟著他走了兩步。謝憐覺察到郎螢也跟了上來,道:“你就留在這里吧。”

郎螢搖了搖頭,謝憐還沒說話,忽聽身后“咚隆”一聲,他又倒下了。

謝憐猛地回頭,道:“你怎么了?”

權一真臉上那陣紫氣又泛上來了,憋了一陣,終于憋不住了,翻身跪在地上,“哇”的一聲,吐了滿地。

“……”

吐完之后,權一真翻了個身,仰面朝天,口吐魂煙。謝憐道:“奇英……你還能走嗎?”

權一真四肢平攤,道:“我覺得,不能了。”

“……”

無奈,謝憐只得將失去了戰斗力的權一真拖到一旁,蓋了張被子,讓他暫時好好休養。

到第二日,權一真的臉色才稍微好點,謝憐反正是不敢讓他亂吃東西了,找村長家借了點粥,帶回來給二人喝。權一真坐了花城往常坐的位置,不知為何,郎螢一直盯他,似乎不大友善,謝憐把粥放到兩人面前,無意間道:“三郎……”

話音剛落,兩人都看他。謝憐動作一僵,這才反應過來方才脫口叫了什么,輕咳一聲,道:“大家繼續。”

兩人在供桌邊喝粥,謝憐則提著斧頭出了門,一邊劈柴,一邊回憶卷軸中提供的線索:“錦衣仙原先鎮在一座神武殿里,神武殿的封印是極強的,且宮中戒備森嚴,高手如云,簡單的萬鬼躁亂恐怕沒法使它自己逃掉,定然是有人瞅準了機會,趁亂盜走……”

以往都花城劈柴,輪到他自己,不知為什么總覺得劈得沒有花城好。權一真凄凄慘慘地喝了幾口稀粥就在菩薺觀里倒下繼續睡了,郎螢則走了出來,似要幫忙,謝憐道:“不用啦。三……郎螢,待會兒燒水,洗個澡吧。”

他想起來,郎螢似乎好久都沒沐浴了。鬼的確是不會有油脂汗垢,但整天在外面晃,該沾的灰可不會少。不過也不能直說,不然傷人自尊。郎螢似乎怔了怔,沒接話,而謝憐已經把柴搬進去燒水了,道:“昨天我到鎮上賣破爛,給你買了兩件秋天的衣裳,洗完了你看看合不合身?”

郎螢剛把那新衣服穿在身上,聽了這句,二話不說,掉頭就走。謝憐拉住他,語重心長地道:“別走!沐浴是一定要的。放心,我不拆你臉上繃帶。”

郎螢依舊拒絕,悶頭出門劈柴去了,就是不肯進來,謝憐無奈,只得撿了一堆柴,燒了水,自己脫掉衣服。若邪從他胸膛一圈一圈地褪下來,郎螢又抱了一堆柴進來,見他赤了上身,登時瞪大了眼。而謝憐用手試了試水溫,正覺得剛好,已經穿著褲子坐了進去,見他進來,道:“哦,來得正好,麻煩把那邊墻上掛著的斗笠下面的卷軸遞給我。”

郎螢非但沒過來,反而退到門外,“啪”的一聲反手就把門關了。謝憐莫名其妙。沒過一會兒,郎螢又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一腳把門踢開。謝憐忙道:“別踢這門!這門是……”

郎螢卻側目不看他,徑直走到里面,把在地上挺尸的權一真拎起來往外拖。權一真似乎一睡就很深,只有地動山搖的大動靜能讓他醒來,就這么被拖了一路也無知覺。謝憐哭笑不得,道:“你干什么?沒事的,又不是姑娘。進來吧。”

花城不在的時候,他又不是沒在菩薺觀里沐浴過。畢竟菩薺觀真的是太小了,生活條件艱苦,有個水缸可以洗澡就不錯了,沒有那種帶屏風的長方十丈的大浴池可以讓他劃船慢慢洗著玩兒。不過,有意無意的,謝憐從沒在花城面前這么做過。但因為眼下的人不是花城,是別人,他一點兒也不覺得有什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