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兩分顏色大開染坊

半面妝女!

半面妝女, 是一種由年老女人對年輕少女的嫉妒凝結而成的低等鬼怪。她們無法坦然面對自己的老去, 堅信吸食年輕女子的血肉可以使自己恢復青春,喜歡捏尖了嗓子, 偽作少女之聲與人說話。但所謂“雙目乃是心靈之窗”, 蒼老是一件無論如何也無法掩飾的事情, 她們吸食的血肉越多,下半張臉越年輕, 帶有眼睛的上半張臉就越蒼老, 一張臉的上下對比就越強烈。盡管如此,她們還是執迷不悟。

謝憐濕淋淋地出了水, 一腳踩在水缸邊緣, 準備飛身拿下, 權一真卻宛如回光返照一般,彈起來就是一巴掌。那半面妝女實在是太弱了,被他拍在地上,慘叫一聲, 道:“饒命!”

謝憐不慌不忙, 抓過道袍隨手披了, 道:“就是你盜走了錦衣仙?”

半面妝女忙道:“不是我不是我!我哪里敢闖神武殿啊!”

想想也是,一般的低等鬼怪,真沒那個膽子擅闖神武殿,不被打得魂飛魄散才怪。而且,這只半面妝女大概也和錦衣仙沒什么關系,粗略一看, 鬼齡大概只八十多,而錦衣仙的傳說已經大幾百年了。

謝憐道:“那你這錦衣從哪里拿到的?”

那半面妝女撿了頭巾,重新遮住自己上半張臉,聲音重新尖細起來,道:“回……回道長的話!是……我在鬼市里面淘到的……”

“……”

還能這樣?在鬼市里面淘到的???

謝憐無語片刻,又道:“那賣給你這件錦衣的又是誰?”

半面妝女惶恐地道:“道長!求放過啊!我也不知道,鬼市里面做買賣,又不要查祖宗十八代!”

說的也是。要是在鬼市做買賣得查祖宗十八代,鬼市也不會有這么熱鬧了。一個東西留了空子,才會活起來。謝憐問了一陣,問不出什么東西,確定這只半面妝女的確只是個懵懵懂懂的小嘍啰,道:“奇英,讓你殿里的神官來把這女鬼收了吧。”

權一真卻道:“不。我殿里沒有神官。”

謝憐道:“一個都沒有?你沒點過誰的將嗎?”

權一真理直氣壯地道:“一個都沒有。”

“……”

原來,這西方武神竟是獨來獨往,從沒點將過一人,連一個處理雜物的副手也沒有。謝憐好歹是因為養不起,權一真這種情況,大概只能說是性情怪異了。他只好自己翻出個陶罐,把那半面妝女收了,再從郎螢手里接過那件錦衣,抖開細看,不禁微微蹙眉。

邪氣是挺邪氣的,但怎么說?依謝憐之見,這種邪氣太流于表面,就猶如依靠胭脂水粉厚厚抹了一層堆出來的,而非自內而外散發的。謝憐直覺這東西并沒有傳說中那么危險,但還是保持了十二分的警惕。這時,權一真過來看了兩眼這件衣裳,道:“假的。”

謝憐一怔,道:“怎么說?”

權一真道:“這衣服是假的。真的錦衣仙,我見過,比這厲害多了。”

謝憐奇道:“你何時見過?其實見過錦衣仙的人也不少,但都還是沒法分辨,你為何如此篤定?”

權一真卻不說話了。恰在此時,靈文通靈至達,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道:“太子殿下,我們這邊接到消息,你菩薺觀西方二十里處似乎有小鬼持錦衣仙出沒,勞煩你去看看了。”

謝憐道:“又有?好吧。”看了一眼權一真,不出聲地通靈道,“哦,對了,還有件事,靈文,奇英見過錦衣仙嗎?”

靈文道:“奇英?啊,他哪里是見過。他可比見過要厲害多了。”

謝憐道:“這從何說起?”

靈文道:“那就復雜了。不知殿下有沒有聽過一件事。這鎮守西方的武神,原先不是奇英殿,而是引玉殿?”

謝憐想起,這段還是當初風師在極樂坊一邊脫衣服一邊告訴他的,不由微感辛酸,道:“聽過。聽說,這二位殿下原本是一對師兄弟?”

原來,當年引玉未飛升時,乃是他師門的首席弟子,某次見一蠻頭蠻腦的小兒流落街頭,一時好心,便求師父收留。這個小兒,就是權一真了。

同門數載,引玉可以說一直對權一真照顧有加。他率先飛升,還點了權一真的將。靈文道:“奇英你見過幾次,差不多知道的吧,他有點兒……”

謝憐接道:“不知世故?這是好事。”

靈文笑道:“好不好,要分人,分情況。有的人就會覺得他太我行我素了,也不懂禮數,不給人面子,初登仙京那些年,要不是引玉殿下幫他兜著引著,早不知給多少人打死了。”

謝憐若有所思道:“那兩位殿下應該關系很好。”

靈文道:“原先是很好的,壞就壞在,后來,奇英自己也飛升了。”

兩人都是打西邊飛升的,怎么辦呢?于是,兩人說好共同鎮守西方。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