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我菩薺觀為之絕倒

“沒錯, 就是嘴唇!”

天眼開信誓旦旦這么說著, 眾僧道都覺得很奇怪:“為什么是嘴唇?”

“哪有單單嘴唇冒鬼氣的?口脂精啊?”

謝憐下意識一把捂住了口。

未曾想,千燈觀擁吻一夜, 花城沾到他身上的氣息, 到現在還沒有褪去!

天眼看指他道:“喏喏喏你們看, 他心虛了是不是!”

謝憐又立即把手放下來,強行克制住轉身去看花城聽到這句后神情的沖動, 雖然現在花城滿臉繃帶, 也看不出什么神情。他溫和地道:“誒,這位道友, 你誤會了, 其實, 是因為我生活比較拮據,一物多用,比如這個罐子。”

他舉起手里道陶罐,真誠地道:“雖然偶爾我用它來裝鬼, 但是一般情況下, 我用它來腌咸菜。用這個罐子腌出來的咸菜, 風味獨特,吃了自然會……不信大家可以自己試試。”

……道理上來說,這種做法也不是不可能。眾僧道將信將疑,眾村民則齊齊捂嘴:“啊?謝道長,難道,你以前送給我們的那些咸菜, 也是這樣腌出來的?”

“那我們吃了豈不是也一嘴鬼味兒?”

平日村民們供些瓜果蔬菜,謝憐就回贈一點自己腌的咸菜,連忙舉手道:“不要擔心,送給大家的罐子是分開的!”

天眼開怒道:“你有病吧!吃這種東西你不怕減陽壽啊?廢話少說,你觀里還藏了人,不止一個!讓開!”

這次,他生怕再被村長攔下,話音未落便向前沖去。謝憐見勢不好,連忙退入屋中,抓起昏倒在地的權一真,拎著他衣領一陣狂晃,沖他耳邊道:“奇英!聽好!我,要再喂你吃玉潔冰清丸了!”

聞言,權一真雙目猝然大睜。與此同時,剛剛沖進來的天眼開一聲慘叫,捂著額頭又跳了出去,道:“大家不要進去!有埋伏!”

眾僧道果然不敢輕舉妄動,圍過去護住他道:“天眼兄,你看到什么了?”

天眼開道:“我什么都沒看到,我就看到一大團瞎眼的白光!”

“哎呀道兄不得了了,你的天眼冒煙了啊!”

天眼開一摸,果然,他額頭上那道紅痕變成了黑痕,悠悠冒出了一縷仿佛蠟燭被吹熄后的白煙。他大驚失色:“這……這!”

靈文放下慢條斯理啃了半個的饅頭,道:“外面吵吵嚷嚷的,到底怎么了?”

一僧人道:“天眼兄你看,觀里有兩小兒和一女子,外加這個道人,這四個人里到底哪個是‘他’?”

天眼開使勁兒揉額頭,然而,就是開不了眼。他看到的那團白光,是權一真的靈光,當一位神官覺得自己即將遭遇極大的危險、生命之挑戰時,罩于體外的靈光會本能地爆高幾倍。謝憐就是利用這一瞬間爆炸的刺眼強光,閃瞎了那道人的天眼。倒不是說讓他幾十年功力毀于一旦,只是幾天之內應該都不能再開眼了。接著謝憐一手拿起裝著丸子的盤,權一真徹底清醒了,緊緊抓住謝憐的手,啞聲道:“我不吃。”

謝憐反握住他的手,道:“不要怕,不是給你吃的!”

重重包圍著菩薺觀的一群法師七零八落交換了一圈眼神,參差不齊大喝一陣,一涌而上。然而,謝憐還沒迎上去,他們便被一道無形的屏障彈開。上空四面八方傳來一個沉沉的聲音:“你們這群蒼蠅一樣的老和尚臭道士,還纏上了癮?居然膽敢追到這里來,活得不耐煩了!”

“花、花、花……”

“花”了好幾個,最終天眼開還是懾于其威,沒敢直呼其名,磕磕巴巴地道,“……花城主!你、你少嚇唬人了。我們都知道,銅爐山要開了,你為了不受影響,封了自己的法力,眼下、根本沒法像以往那樣囂張!束、束、束手就擒吧……”

雖然他說到后來底氣已經沒了,但謝憐感覺得到,花城現在很生氣了,立即沖進屋里把他抱了起來,低聲道:“不要說了!也別浪費法力了,保存實力。都交給我就好!”

花城的軀體一開始微微僵硬,被他抱起來后,似乎漸漸消了氣,沉聲道:“好。”

謝憐抱著他,感覺到花城的年紀似乎又變得更加幼小了,現在大概最多只有十二三歲小孩兒那么大,不由微微心憂。他一手抱花城,一手執芳心,走出來道:“你們就沒想過青鬼戚容是騙你們的嗎?”

誰知,聞言,眾僧道卻是一臉怪異。天眼開疑惑道:“青鬼戚容?他騙我們什么了?他為什么要騙我們?”

謝憐微微蹙眉,道:“你們找來這里不是他告訴你們的?”

天眼開啐道:“你當我們是什么人?還要一個‘兇’來通風報信?我們會跟那種東西同流合污?”

不是戚容?那消息是怎么流出去的?

他還來不及細想,群僧道已經攻了上來,謝憐一劍蕩開七八劍和五六個法杖,一僧道:“阿彌陀佛,道友何以定要護著這妖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