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荒山嶺大鬧黑心店 2

萬萬沒想到, 原來, 那伙計居然信守了承諾,果真沒供出他們, 說的是別人。

看來, 除了他們之外, 還有一個“奇怪的女人”,帶著一個小孩兒, 投宿到了這間客棧。

天眼開等人面面相覷, 參差不齊地比了一圈手勢,正待踹門, 突然屋里燈光一滅, 剪影消失。緊接著就是“蹬蹬蹬”一陣又急又快的腳步聲, 一個女郎猛地拉開房門,大罵道:“深更半夜的一群臭男人聚在老娘門前想干什么啊?你們奶奶我要洗澡了,你們過來是想干什么?啊?!”

這女子身姿窈窕,素面朝天, 雖然氣勢活像一只斗雞, 但千真萬確是個女子, 啐了一口,擼起袖子又罵道:“還是群和尚道士咧,你們不是出家人嗎?這么六根不凈的?!”

幾個和尚囁嚅道:“誤會、誤會一場……”

那女郎柳眉倒豎,揚手作勢欲打:“我管你們是誤會還是開會,再不走,小心奶奶賞你們一盆洗澡水!”

“哎哎哎, 你這個女施主,怎么這個樣子?這么不注意人品的?”

“快走快走……”

雖然那女郎臉孔陌生,謝憐卻覺得她說話聲音和架勢都極為熟悉,須臾,低聲輕呼:“蘭菖?”

花城道:“不錯。是她。”

見眾人走了,蘭菖似乎松了口氣,左看看、右看看,趕緊進屋把門關了。她不濃妝艷抹,素顏示人,雖然眼角眉梢細紋稍多,頗顯老態,但卻意外的很有幾分秀麗,謝憐險些沒認出她來。若當日在神武殿上她是如此示人的,裴茗的澄清恐怕就沒那么有力了。之前銅爐山重開第一次萬鬼躁動,各地鎮壓的妖魔鬼怪跑了不少,其中就包括蘭菖和胎靈。若伙計所說的“奇怪的女人”是指蘭菖,那她帶著的孩子,豈不就是……

謝憐對花城低聲道:“胎靈肯定也和她在一起。那東西太危險,不能讓他們這樣亂跑。”

可是,這間客棧本身就是一間黑店,還有一群逐花城而來的人間法師在此煩人。要在這種情況下抓住他們,談何容易?

那群僧僧道道走到了樓梯口,伙計道:“怎么樣?不是各位道爺要找的人嗎?”

天眼開道:“不是!唉!我再問你,那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帶小孩的道士?”

伙計一想,道:“帶小孩的道士沒有,不過,獨身一人的道士倒是有!”

聽了這話,眾人又來了精神,壓低聲音問道:“在哪里?”

那伙計也低聲道:“在這里。”

這一次,他指的是另一個房間。眾人再次面面相覷,再次躡手躡腳地隨著他一起過去了。

誰知,這一次,他們剛剛走到距離房門還有三丈的地方,忽聽一道銳利的破風之聲,一道黃符從門縫里飛出,擦著天眼開的臉頰掠過,釘在了他身后的墻上。眾人一驚,紛紛去看那符,竟是真的如鋼片一般,插了一半在墻里,驚得不輕。

幾人正要沖進房去,天眼開卻攔住他們,道:“不是他!但也是個厲害角色,大家不要輕舉妄動,多生事端。”又拱手道,“打擾高人了。誤會一場。”

屋內那人沒回答,的確是頗有高人風范。眾人退開,有人問:“道兄,你為什么說屋里的不是他啊?那破爛道人擲暗器,手法不是一般的強勁嗎?”

破爛道人……謝憐想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暗器”是指玉潔冰清丸,心想:“好吧……”

天眼開低聲道:“當然不是。同樣是擲暗器,屋里這個人的手法和勁力,比那破爛道人稍微弱一些……”

話音未落,“嗖嗖嗖”地從他們身后射來七八道黃符,羽箭一般釘在門上、墻上。眾人大駭,不敢再說,飛速奔下了樓。謝憐見都散了,悄悄打開門,從墻上拔下一枚黃符,收回屋里。花城兩根手指捻了那黃符,看了一眼,輕飄飄地丟掉了,輕飄飄地道:“天眼開眼光的確不錯。”

那黃符外,整個兒鍍了一層靈氣,所以射出去時才如刀片般鋒利、如鋼鐵般深深入墻三分。

但之前,謝憐將可以入腹的丸子打出精鋼彈珠一般的威力,卻是全憑自身對力道的控制和爆發,不含任何法術靈力加成。畢竟,他過了大幾百年沒有法力傍身的日子,早已習慣凡事都只靠自己,不靠法力。天眼開就是據此定奪的高下。

謝憐暗自思忖:“這間客棧到底聚了幾方人?為什么還有這樣一個道人在店里?莫非是為伏魔降妖而來?這些凡僧俗道沒發現倒也正常,這人如此水準,不可能沒發現這間客棧有古怪。不管怎么說,更不能讓那群和尚道士發現三郎在此了。他們要是嚷嚷起來,給這房里的道人聽見了,恐怕又要多個人追在后面。這一個恐怕比他們幾十個加起來都不好對付。”

眾人重新下樓,回到大堂,圍著長桌坐了。謝憐從花城戳出來的那個洞里看到伙計道:“我這就下去叫廚房重做,各位道爺麻煩再等等,嘻嘻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